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越過

  總是停滯不前的我,即使自己沒有跨出幾步,但在時間的洪流下,也早被帶離過去好遠好遠。想起那時的光景,第一個浮起眼前的,總是知曉事故的新聞之後,我打開空白的記事本,竭力想在上面刻上自己的感情的樣子。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也許有些事情也是因為就停留在當下,所以才會依然美好。可是呢,如果可以選擇,或許我還是會選擇感嘆著一個人的江郎才盡而非有志未伸。只是,如果沒有遭逢這樣的光景,我真的能夠忍受喜歡的人晚節不保嗎?我也不明白。畢竟像是運動選手究竟是在適宜時間引退還是戰到最後,我也總有複雜矛盾的心情。而真正的期待和想望,在得知失去的瞬間就已經變了質。或許,我還是沒有辦法去想像不可能發生的事吧。
  普通的生活,普通的任憑時間流轉。或許每到這樣的時候我會先想起的,都是自己再度胡混過去的歲月,然後才是曾經有過但現在不在的人。本來我所想起的,也絕非這一個人真實的樣子,而是留在自己心底的記憶,這記憶究竟跟本人有多大的相違,其實也毫無得知的機會。而如果和自己全無交集,那麼這個人的存在也會變得對自己沒有意義。所以某方面來說,一切的一切,還是因為有了「自己」這個因素在吧。
  雖說最初是由那一首廣告歌開始,但是如果不是在二十年前(的約莫這時候)買那張錄音帶,那麼一切感情也不會是這般變化和流動。曾經看過的每個節目、聽到的每一句話,結果都是現在的情緒的一環,無法切割。像若不是當時知道了這個人在音樂上的掙扎,我也不會有了暫離的決定。結果上變成為了留住這個人的聲音而後來又去補了那些時期的CD,可是我並不後悔,因為那時候我是用這樣的方式支持著這個人的理念,即使跟沒興趣的人所表現的行為是相同的。
  明明知道只是巧合,我被巧合的數字所困,其實也是自己的經驗造成的。只是理智上明知不可能,但心中那微微的介懷,也還是經過了漫長的歲月才解開。那東西那情緒其實跟所失去的人並不真的相關,可是卻也還是成為這些年歲月中自己心中的真實。
  刻在自己心中的東西,加添了自己有意識和無意識的重組,或許也都早已不是自己初時真正的心情,有些感情的濃度或許被誇大也或許被淡忘。只是即使是這樣,我仍確知我喜歡這個人的歌,喜歡這個人的音樂,而這樣的心情從二十年前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消失。
心情 | 留言:0 | 引用:0 |
<<趕稿的日子 | 主頁 | 甚至沒了感傷>>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