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甚至沒了感傷

  聽到中信鯨宣佈解散的消息,最先浮現腦海的就是標題的六個字。或許還說不上「沒了感覺」,但是真的也沒有什麼感傷的情緒存在。是因為大環境或是因為這個隊伍,我也說不上來。或許也都有之吧。
  或許因為中信鯨是後來在我對台灣的職棒失去了信心之後才登場的隊伍,所以最初也就有些疏離的感覺。但是這些年來我的心中,好像也一直把中信(和信)鯨當做負面的教材。比如說當有人會說「球隊應該要大財團來養!」的時候,中信的狀況就是一個實際上的失敗例。有人說該主場該二軍該什麼什麼問題就能解決的時候,中信又還是一個失敗例。而到了去年,明明是高薪的球星但依舊放水…。(我依然對那些說高薪就不需要放水的說法很不以為然就是了)
  也許我本來也就一直覺得中信不是隻有魅力的球隊。理由在哪裡我也說不明白。而事實上中信也一直是不太有人氣的球隊,即使是在那幾個看板球星出事之前,我也一直那樣覺得。表面上看起來許多該做的事也都有做,說「沒人氣」的理由也說不上來。多年之中說是全無球星也不盡然,說沒有有號召力的總教練也不是那麼一回事,可是總就是讓我覺得少了些什麼,即使是他們今日宣佈解散了,我也是不知那個原因在哪裡。或許唯一可說的,就是好像球團有種非庶民的公子哥般的感覺吧。
  一個球團的解散,但確等於很多人的失業。只是不管是什麼行業,在這年代中也都會有集體失業的事,所以坦白說我也沒有特別的感慨。也許多知曉一些球星我的想法又會不同,但是像我這樣對台灣的職棒保持了一點距離的人說,還真的想不出中信鯨球員的名字。對於這樣的我來說,真的就只是「又有人失業」的感覺而已。
  大環境的問題不能解決,確實是球員與球迷的悲哀。中信鯨這麼多年沒經營起來,也有不能只怪環境的部份。從球員的管理到行銷,顯然也是出了問題。只是在台灣,職業球團不像是資產而像負債,如今中信的本業也在這波金融風暴中受傷,就現實的考量上,賣不出去的賠錢貨可能也是切掉比較好,就狀況上來說好像也沒有什麼很能指責的部份。雖然環境弄不好球團的高層不是全無責任就是了,畢竟這些年裡中信的球星中出狀況的人…。
  我是從職棒前幾年的榮景一直看到時報鷹解散、味全解散、三商解散的世代。轉播權的紛爭衍生出的兩個聯盟或是球員轉隊的糾紛,乃至後來球隊的重組等等都看在眼裡,所以即使前陣子米迪亞的事件或是今日中信鯨的解散,我還偶爾會有像是過去事件重播的感覺。只是已是既不悔恨也不驚訝更不感傷。
  對於已經二十年的中華職棒走到這種地步,毫無情緒變化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早沒有了初時的天真,像是有些人相信只要做某件事就能救中職之類的。即使是有人說什麼砍掉重練,但是砍掉了的話真的能重練嗎?多年前有人說減隊救中職,味全就在得到冠軍後宣佈解散,可是這些年間因為減隊而救了中職多少呢?即使是問題叢生,相關與不相關的人都還以為只要某件事一成就能解決一切。像球團或聯盟冀望政府的補助(我個人覺得打放水球之類的斷絕需靠公權力,但是球團的營運不該讓全民負擔),球迷有人覺得某隊一除事情解決、以為某個制度導入就能解決、以為減隊就能解決、以為球員薪水高就能解決…,很多都已經不是天真而是自欺欺人了吧。
台灣棒球 | 留言:2 | 引用:0 |
<<越過 | 主頁 | 「33分探偵」第四集觀後感>>

留言

事已至此,夫復何言?

比較驚訝的是,球團的管理階層似乎也不在決策圈內,前幾天還發表了樂觀的言論,中信撤退的原因其中似乎有覺得花那麼多心力經營的球隊戰績卻不甚理想,這個可能是托辭,但是對照其他幾支球隊的老闆,甚至可以加上已經退出的企業主,他們大概是跟球員距離最遠的球團高層了

本來想,季後賽迴響也算熱烈,應該可以讓情形好轉些,結果想不到還是走到這個地步.....
2008-11-12 Wed 13:44 | URL | falconer [ 編輯 ]
  反正這些檯面上的人說的話是虛是實,誰也不知道。照現在中信的發言,從季初找兄弟合併,季末又找興農合併,根本就是早就不想玩,所以我是覺得球團高層渾然不知的機會很低。而這次前面的放話,可能也是在做樣子找理由下場而已。他們說不給糖就搗蛋不給球員就解散有可能一開始就是拖詞而已。說為了增加比賽好看度必須優先補強,但是若他們墊底也就罷了,問題是根本不是,本來要讓他們補也實在沒有任何明目,所以別隊也不太可能會答應,然後他們就藉這機會然後找個不受媒體注意的時間點解散…。
  我是感覺還有點惡劣啦,不過…算了。
2008-11-12 Wed 23:45 | URL | kksp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