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カーネーション」第二十三週觀後感

  當然是先入為主的觀念,但是因為我之前是看了大綱,覺得老年時期的內容還蠻鬆散,實際上看了果然如此,當然還有適應等等的問題,以下有提及劇情。
  如同我前一週所說的,這部戲在這最後所犯的毛病就是完全無視於觀眾的感情。今天雖然有三個女兒還是一樣的人演,勉強和前面一樣,可是三個女兒已經不是那麼主要的人物,在畫面上沒有出現幾分鐘,而且造型整個都變了。主要人物幾乎都安排他們死光光,店也改裝,和過去的聯結幾乎完全都斷絕。本來戲劇就是騙人的東西,從二宮糸子到尾野糸子,週邊的人配合著成長也換過很多回,但是重要的是有足夠的銜接,這次幾乎等於只有名稱銜接,連此週登場的主要人物孫女在前面都沒有明確介紹過,而是在小孩時代就是突然冒出來沒有任何說明的(長孫還有特別演出生)。尤其是看到網路上流傳實際上小篠順子的孫女並沒有變成小太妹,也會覺得整段有些是混時間的,即使我不討厭祖孫交流或者是那種青春滋味的描寫,可是在面顯然時間不足的狀況下難免讓我覺得有半週都在混。

  看到夏木マリ吃力的要表現對那些不成材的年輕男性發火的樣子,我其實深深的覺得七十多歲的尾野糸子也還是可行的(尤其是據說七十多歲之後時間又會大跳一段),既然麻生祐末也已經演更老的樣子,還算比較有活力的七十多歲應該還是可以繼續,然後等到會到最後的登場人物都登場而大家也都習慣之後,再換成更年長(例如近八十歲的女演員)也是可以的。倒不是我不喜歡夏木マリ,只是畢竟她是關東人,過去演戲時可能沒有什麼講關西腔的經驗,幾乎就是用力在講那些台詞,聽來不自然,也耗掉她自己在別的作品中可以表現出來的俐落颯爽。當然要演七十多歲的人或許也是理由之一,可是…。十多年前她在晨間連續劇「ひまわり」中演松島菜菜子的母親時的那種特別的味道在這邊不復存在。除了口音的問題,我想她可能很想接近小篠綾子的樣子(至少她的髮型和穿黑色衣服走的感覺,就像之前看的本尊的照片),可是對觀眾而言,應該比較介意的是小原糸子或說是尾野糸子,而不是小篠怎麼樣。至少我是這樣啦。也許在他們家族那麼多人都協力的狀況下(像是直子的服裝秀很像是直接拿小篠順子的來播),可能會覺得應該要比較接近小篠綾子一點,但是我想看的是接近尾野糸子的感覺。我不否認要尾野演七十多歲比較勉強,編劇一開始也並不打算就把七十多歲那一個事情當做結尾,只是假如讓尾野再多演一點,先讓她周邊的人先換、也先改裝等等之後,更後面的狀況再換人或許會順一點。人全部都換,又沒有找來最重要的主導演來收尾,場景也都換掉,熟悉的人也安排他們全都死光光…。沒有錯,像商店街比較親近的人都過世也不奇怪,但是像木之元的太太節子應該是比木之元小很多,而八重子大概也比系子大個幾歲,實在沒道理以那樣的方式就說他們全部都…,若是到八十幾歲的話還可以理解年長者都過世的事情,七十多歲的時候有一兩位活下來也不奇怪。而雖然沒交待重要的從業人員是不是死了(小說上似乎只有交待退職),但是劇中那種全然無交待的感覺也讓我覺得很不愉快。

  沒有錯,人世之間有很多變化,隔個十多年什麼都變是很合理的事。一般人也會離職會退休,那也都是人世之常,可是偶然登場幾次的客人沒有交待也就罷了,像昌子是在戰爭狀化惡化之前就一直存在的角色竟然連怎麼退場的都沒有交待,也還是讓我覺得頗為異樣。假如這一週留給尾野糸子而演一些六十多歲的部份,交待千代的離世和員工的退職,店逐漸走到一個新的局面而的人也進來之後再換人,孫女的部份也淡淡的就好(反正孫女本人一直強調自己不是那樣),雖然那樣我可能還是會嫌別的事情,可是至少不會覺得完全被扔在一邊,被告訴說「好,今天這個人是小原糸子,這個店就是前面的那一家店,這個女孩子是之前登場幾秒鐘的那個小孩,商店街的人全都死光光換成年輕的人進駐,員工也早就換掉了,但是這部戲還是同一部戲哦。」

  雖然這樣講,我並不贊成尾野真千子真的演到最後。看七十多歲的這一段,的確可以體會到年紀上的平衡很重要,只是如果是尾野糸子,可以在故事的鋪陳和安排上再多加處理。而我覺得雖然有讓一些事情與前面相連,夏木糸子一些在個性上的鋪陳是我覺得很難跟前面銜接的,即使有靠一些外在的東西跟物理的事件(例如摔壞掉的蛋糕)相連結,可是有些東西我仍覺得有些不足。當然她是上了年紀,但是至少在尾野糸子的最後還毫不畏懼的面對裝潢師父,豪邁的面對だんじり,要如何變成有人在外面催聲喇叭砸玻璃就嚇得半死的夏木糸子,我真的覺得有些不明白。人當然會變,人上了年紀也是會有所不同,只是照理說有些本質的東西沒有變,假如糸子是的確覺得有些害怕,但是之後忍不住發火或是衝出去怎麼樣,那才是糸子,而不是在那邊靜靜的吃蛋糕然後教孫女怎麼做。倘若這當中明確交待糸子隨著年歲的增長而改變的話自然是一回事,可是想像在這條街上了混了一輩子的糸子竟然會對小太妹的行動怕成那個樣子,我也會覺得有一些難適應,這些東西有必要通通一口氣來嗎?我真的有些不以為然。

  這部戲一路描寫祖孫的部份,所以糸子做祖母的部份多加描述我並不排斥,小太妹跟小太保間淡淡的情愫也很有意思(反正就是青春咩),只是若以看完整週來說,還是覺得整段話都是不必要的。也許那個又來一百反然後牽連後面的生意是有意義的,可是整體真的很鬆散,也完完全全沒有那種到老了仍然很有精力的活動的感覺。雖然比起尾野糸子的後幾週來說演員配置算是豪華了些,但是那個缺口並沒有補起來。觀眾跟尾野糸子所經歷的近五個月的歲月,不是一天兩天跑完三十個小時,而是每天十五分鐘加上其他的反芻等等的,雖然很難真的隨她走過幾十年,可是絕非這麼輕易抹去的東西。雖然製作單位有搬出「阿信」和「すずらん」來說,可是「阿信」根本是從老年倒敘當做起點,而「すずらん」一開始倍賞千惠子便是旁白,以她的口吻倒敘。我不記得她登場時間多長,但是在老年期時當時主角遠野有以孫女的身份登場。而「カーネーション」一開始就沒有配置旁白,都是由當下的糸子來講,有時候也有一些是回溯態度的口吻(例如對勘助的事就是說那時好像太心急),所以是全然沒有觀眾心理準備的,假如是一開始就知道有這種事,就算會不習慣,心裡也不會那樣不甘願,也不會為尾野真千子抱不平,這一點真的是差很多。

  因為人員配置,要換主角也就罷了,但是問題是沒有事先告知,也沒有以別的方式(如旁白)來暗示,再加上時間分配的問題也讓人覺得有問題。我還是覺得先不動尾野,佈景什麼的開始換,然後交待其他人的離去,再轉而交待一個人努力下去的老糸子也會是比較順的做法。聽到夏木糸子叫勘助「ヘタレ」的時候,讓一路看來的我覺得有些痛苦,因為她沒有真的經歷過尾野糸子的過程,即使想要帶有感情的叫,可是感覺真的不同,若是尾野糸子叫的時候給人的感覺真的就不一樣啊。就像尾野真千子在節目中以系子觀點選最喜歡的男性時她選的是勘助一樣,會是那樣的東西才是啊。

  木已成舟,說什麼也都只是自己的怨嘆,只是還是不免覺得大阪放送局太容易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前面受歡迎(不一定是收視率)後面就得意忘形,像是以前看「ちりとてちん」的時候(先不論故事其實三分之一左右就有莫大的破綻)因為出現了一些死忠的族群,製作人就得意到以為自己想的做的都是特別的,比如說他預告的最後一集會有特別的東西,其實就是連晨間連續劇都算常用的「先進一段內容再進片頭」,當製作人會因這樣的事情洋洋得意時就知道其實是多糟了。或許「カーネーション」製作側還不至於誇張至此,但是我覺得多多少少他們有沈醉於「冒險」兩字,而忘記了最重要的東西。本來戲劇就是充滿謊言的東西,重要的是在已知的謊言中如何說服觀眾,而他們卻完全撇開觀眾的認知、習慣與感情,這一點真的是讓人覺得頗為遺憾。

NHK晨間連續劇 | 留言:0 | 引用:0 |
<<「洗腦」讀後感 | 主頁 | 「科搜研之女2011」第六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