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カーネーション」第二十一週觀後感

  雖然單集單集還有一些讓人會覺得讓人覺得情緒挺高昂的部份,只是想起整體的內容也會覺得好像沒有什麼。以下有提及劇情。
  或許是因為焦點還是離開了糸子,但是女兒們終究也是配角,所以要說起這週的梗概就是糸子想要退位但是結果優子不接。聰子開始做關於洋裁的修行,而優子和直子依然是整天吵來吵去…。說起來內容不是那麼單調,但是大概因為還是跳過了奮鬥的過程,所以相對起來沒有什麼意思。另外大概還有明明糸子之前一直不能理解直子做的東西,為什麼此時此刻突然會覺得那些線條很讚,因為時間的跳躍既沒有交待優子和直子是如何各自掌握自己的客群,也有點難看出糸子心境上的轉變,雖然她興緻勃勃的偷描女兒們的設計稿還算很有意思,可惜我會希望能再多鋪陳一下系子心情的轉變。

  當然這一週中她準備要讓位結果讓不出去的部份是不錯,可是真的就沒有對峙的那種痛快感吔。雖然也就如劇中糸子所說她沒像她老爸那樣,她的小孩也沒有那樣,只是優子要獨立的事情好像焦點放在北村慫恿,就沒有那樣的衝突。這種大事悶著不衝突,卻因優子悶悶不樂時而剛好經過電視前面就打起來,實在也是挺奇怪的。雖然糸子父親當年在這樣的年齡把店讓出來是事實,可是比她年齡大的八重子也沒有要交給誰而還繼續做,木之元一家關店之後也是夫婦兩人經營起咖啡店,而讓兒子出去工作,所以其實她本來就沒有非要退讓不可,倘若可以再針對她想要退讓的心情或是狀況多做描述,我會更能接受一點,雖然不能說全無交待,但是畢竟優子回來之後涉入這家店的部份也並沒有仔細描述,這部份如果更能有明確的鋪陳,糸子的心情會更明白一點。雖然優子自己在東京好像混出一點名堂之後覺得自己可以自己來,但是整體還是有一點…單薄。
  
  我想演員本身的能力也是有一點關連,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尾野,要像她一樣順利的演出年歲的變化本來就不容易,再加上她們的時間也比較短,像是演直子的川崎原來還是摔角選手,幾乎都是靠服裝或是情境安排在撐,新山可能演技經驗算比較多一點可能這部份還好一點,但是她講台詞就也是不那麼自然,安田前面看起來是還好(因為置身事外的時候比較多),可是進到這一週也比較明顯是靠編劇和演出手法撐,尤其當我知道前一週最後那邊她根本連編劇寫的內容都演不出來的時候多少是打了些折扣。

  走到後面,劇本雖然沒有什麼大問題(除了將不倫對象拆成兩個人相關的狀況一直很怪),可是或許沒有那麼多時間弄得更細緻一點,否則我是覺得可以在這一週教導聰子的部份多加著墨一點。故事是出現個難纏的人物而把狀況放在上面,否則讓聰子畫完圖之後應該可以交待一些糸子教人(或是由底下的人來教)的部份。我其實一直很介意的就是劇中不太有鋪陳糸子教導孩子的部份,包括有關於基本禮貌與應對,有關於店的經營方面的意見,還有此時親自教女兒有關洋裁的機會…。尤其這一週在退之際糸子一直拿自己跟父親比擬,倘若這當中其他的部份也能有跟父親比擬的部份時,這一個尋求隱退時機的狀況可能會更鮮明一點。其實在前面系子與三個女兒對峙時的那種氣氛就是糸子變得跟父親一樣,而小孩像她當年一樣,假如在金錢上面或是經營上面有一些明確的傳授或衝突的話,整體會更立體吧。像我雖然覺得糸子發現聰子忙著讓姐姐看她的設計而覺得「引退的時候到了」,可是過去完完全全沒有聰子向母親徵詢意見的內容,也沒有糸子告訴她圖該怎麼畫,即使的確可以想像那樣的情況,可是如果再多描寫一點點的話,我覺得比強調那個怪人客人還來得好。

  我其實不反對姐妹那樣一直吵架(然後兩個人都罩小妹),只是比起描寫她們十多歲時彼此對對方的一些屈折的感情,還有始終想要得到母親的認可的心情,現在事業的成功或者是想向外發展的部份也描寫得不那麼明確,相對也比較不能打動我,雖然我並不覺得難看,看的時候也還是挺愉快的,可是就是覺得哪邊弱了一點。

  其實真的要描寫完一個人的一生,到晚年換人我並非不能接受,但是以這些日子看尾野糸子來說,對於她的部份進尾聲卻是在故事中後段稍稍沒力的部份,還是覺得有一點點不甘心,真的若老年少一週,而把時間分給前面的話,應該有機會可以描寫得更深入吧。
NHK晨間連續劇 | 留言:0 | 引用:0 |
<<「美味詐欺」讀後感 | 主頁 | 「科搜研之女2011」第五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