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だんだん」第六週觀後感

     基本上這一週的第一集我就已經看不下去,錄下來的影像當日看完的也只有到週三,即使為了寫感想而把第六週補完,我接下來應該暫時不會看下去了。雖然可能還會錄一陣子,但是感想就寫到這週為止。先別說劇情的部份的瑕疪,最關鍵的大概就是重要的男角完全不得我心吧。以下有提及劇情,大概也有從開始以來至今批評的集大成(汗)
  為什麼男演員都那麼沒魅力,我覺得一方面是演員真的演得不太好,更大的部份是劇本寫得爛。照理說那種欠扁到不行的男主角還讓兩個女主角春心大動,我是一點都搞不懂。就算接下來有可能交待到他的過去,但是目前為止真的只有覺得這個男人很不怎麼樣啊。從第一週第一集就登場,而且還愈來愈討厭,看不出一點好處來,真的完全不能理解劇情的安排。就算這樣欠扁的男性,真要讓女主角喜歡,應該是要拍出他讓人心動的部份,可是我還真的舉不出任何一點來,這樣讓我覺得好像めぐみ和のぞみ是花痴一樣。當然現在めぐみ的部份還沒那麼明顯,但是當妹妹被亂罵一通,即使是搞不懂狀況是怎麼回事,還普通的和石橋去吃飯也很莫名奇妙。のぞみ那麼早就對石橋有意,是因為她的週遭只出現這個適齡男性嗎?明明知道他不安好心眼,隨便說一說就動心,實在是很沒有說服力。
  雖然晨間連續劇多是以女性為主的故事,但是男性角色能不能吸引人心,也是作品成功與否的關鍵之一。老實說「雙胞胎」裡出現的男性角色也很漫畫啊,財閥的少爺、鄰家的痴心大哥哥、受女性歡迎卻從未付出真心的孤獨的優秀學生…。但是即使是一開始就讓人看到森山比較壞的一面,但是他最初吸引香子的部份是棋藝和他下棋的手指,那個部份至少表現的讓人信服。我看了石橋六週,只覺得正常人應該老早把他甩到一邊、即使真要做歌手也不該跟他簽,結果還真的要讓女主角對他有意,真的是搞不懂。就算是雙胞胎同愛上一人的老梗,至少也該創造出一個讓人覺得有魅力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我只覺得雙胞胎是腦筋有問題、而且還有被虐傾向。
  而且我真的覺得編劇好像沒有真的被歌感動過的感覺。倒不是說因為自己有那樣的經驗而在那裡說什麼,可是她真的把音樂感動人心的部份寫得太平面了。第一週是星探先把めぐみ罵一頓說不能感動他的心,然後兩個人唱歌之後他再跑來說有被感動到;這一週弟弟要叫姐姐唱歌,也是因為之前弟弟說姐姐的歌好像可以治療受傷的心。還有之前唱一首就表達了要去京都讀書的決心…。我覺得應該要用某些場合或情境去鋪陳歌動了人的心的部份,而不是用說的。老實說我真沒想到劇本會拙劣成這個樣子。
  今日弟弟跑來要求姐姐唱歌…。其實在めぐみ唱完那首歌之後跟弟弟也朝夕相處了半年,可是弟弟在那裡爆是從從那之前、理應包含那段時間到之後,若是真的那麼想聽她唱歌,要求一下也是可以的吧!在那邊對全家人反抗,最後是「想聽姐姐唱歌」,實在是非常牽強。
  而且我覺得最牽強的是めぐみ說不要唱歌的狀況。我覺得真的很沒道理。也許作中有一點想要鋪陳她刻意壓抑之類的所以不碰,就是有點像「雙胞胎」中香子有一段時間說不碰將棋,結果滿腦子都是將棋的感覺,但是問題是「唱歌」是件非常普通的事。今天上了大學,跟別的朋友或同學一起有什麼活動的話,唱歌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是別的特殊活動,大家不能參與的話也就罷了,可是唱歌也算是某種共通語言,硬要排除在自己的生活中,反而不太自然吧。今天做職業歌手是一回事,唱歌是一回事,因為不做職業歌手所以不唱歌實在是非常不自然。原先在高中的時候的めぐみ就已經是在街頭唱歌,還不是高中畢了業,就算是考試時暫時封印,之後普通唱歌也是可以的。利用星探石橋在那邊攪和,弄得好像唱歌就等於職業歌手一樣,真是亂七八糟。
  而為了安排兩人一同上台讓親生父母看到,所以弄了一大堆牽強的理由(還用旁白說成像什麼命運的牽引),也是亂七八糟。種種「巧合」都不說好了,今天忠的目的應該是要帶兒子健太郎回去,頂多就是由認識路的人叫個計程車之類的自己去就好了,他跟前妻一起去接由後妻所生的兒子、而兒子因為這些相關事情真相揭露後一直在彆扭,那樣真的沒問題嗎?結果上就是為了要在父母面前再現兩人唱歌的光景,所以石橋硬把松江的伴奏也叫來、硬安排弟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而跑到京都,然後石橋自費叫出舞妓(一次也要好幾萬日幣)…。而且在普通的地方唱「赤いスイートピー」或是自創的「シジミジル」會受觀迎也很詭異。當然歌本身唱得不不錯啦,可是「赤いスイートピー」對一般年輕人來說應該是沒聽過的歌,要立刻起那樣好像很熱烈的反應實在也是很不自然。總之東拉西扯而安排這週結尾兩人再在一起唱歌,這當中拙劣的佈局讓我還蠻想吐的。
  這一週最開始我看不太下去的原因,還有一個是因為又一直強調十八年多之間のぞみ沒穿過牛仔褲之類的普通服飾,還有她母親說不能接觸外界的世界云云。舞妓是十五歲開始做吧。再怎樣在祇園長大(先別說抱著半歲不到的小孩立刻回到祇園的不合理),讀了六年小學、三年國中的時間中完全沒有穿過制服和和服以外的衣服的機率到底有多高?就算多喜歡祇園的世界,在不是舞妓身份、是一個普通的小孩時,難道沒有和朋友出去玩、或是自己跑去哪裡做什麼的經驗嗎?再怎樣如果去哪裡郊遊遠足之類的,穿和服也不可能吧。為了過份強調のぞみ那種羡慕的心情,一直強調那一點的淺薄描述也讓我有些反胃。
  再來是關於めぐみ的部份也寫得很平板。別說對自己妹妹被罵一頓還有辦法普通去跟人吃飯的脫線了。對於妹妹屢次扮演自己,而且裝自己說自己有關的事,那感覺照理說是很恐怖的,完全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我也覺得很奇怪。即使不是要罵妹妹,至少跟她說一聲也是合理的吧,畢竟已經是好幾回了,對於自己的主體性完全不在意我覺得很奇怪就是了。雖然我無法了解雙胞胎真正的心理,但是我自己會覺得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朋友和「自己」有一段自己不知道的經歷或對話,感覺並不好才是。當然那是我個人的感覺吧。
  可是該怎麼說呢,我覺得比起のぞみ的那個角色所刻意安排的曲折或是心理描寫,めぐみ還真的沒有(反而是養母嘉子的部份又因為丈夫的話和兒子的問題還比較困擾)。的確めぐみ的立場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可寫的(最曲折的部份已經過去了),可是那就是編劇的功力不足了。當年「雙胞胎」中麗子比較不討喜、的確到後期也被寫得比較混,但是父母親的注意始終在妹妹身上而造成她那樣的性格,其實是最最開始就有的。前一陣子看了雙胞胎的開頭,發現第一集的最開始就是麗子已經起床,問母親穿哪件衣服好,母親隨口說都好之後就忙著去挖香子起床,麗子就在梳頭什麼的。看了後面再看前面的部份,也會覺得原來看似那一家很普通的風景,就己經包括了後面要強調的東西。めぐみ部份的描寫,真的非常薄…。
  反之這部戲裡後面要講的東西,都是用台詞去用的,即使是後面要用的東西,也幾乎是用對白去埋的。當然因為大綱是已知的,所以也不是依靠直覺,可是在還沒進行到這裡的時候,聽到忠說「我一開始就是一心做捕蜆的漁夫」,就覺得之後這話的點就是編劇要鋪的;或是最開始石橋去見夢花時,在那裡說めぐみ那麼早就決定了自己的人生真讓人佩服,講那話的當下我就覺得這句話也是後面想用的…。所以整體來說沒有什麼流轉綿延的情緒的感覺。也因為沒有任何人心的風景的敘述或是情境的描寫,所以對於「歌的力量」感覺也很薄弱。
  其實因為三倉茉奈佳奈小時候演戲演得不錯,所以我對後來她們一直兩人綁在一起,在電視上沒有什麼機會演戲也覺得有點遺憾,所以看「だんだん」看到兩人在演戲方面仍有可為,我也還蠻高興的。這部戲中又有鈴木砂羽或是跟雙胞胎有點關係的人,一開始也對演員部份還算期待,但是真的是看不下去了。也許有機會多少會看,但是這一週我就已有迴避傾向(就是看到NHK播也先轉開,因為看錄影版可以快轉),所以…再說吧。
NHK晨間連續劇 | 留言:0 | 引用:0 |
<<越境─7/29神宮球場阪神養樂多戰 | 主頁 | 小遊戲>>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