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藥師寺東塔

  6月25日晚上,我在奈良的商務旅館裡看著NHK新聞,突然看到主播報起關藥師寺東塔解體著工法要的報導。因為之前我早就知道東塔要解體修理,也已經跟它暫別過,所以倒沒有注意到原來東塔還沒有解體。隔日我坐電車經過「西ノ京」車站附近,從移動的電車中望見東塔的身影,後來還是忍不住在回程的時候進了藥師寺,再望一望塔的身影。

  其實這就是緣份吧。在之前和藥師寺東塔暫別過之後,並沒有去注意關於東塔解體的關連行事,知道原來還沒有解體時,我人就在奈良。而「西ノ京」又在往南的列車必經之路上,而我又還是從車窗望見了東塔。有時候就是一種感覺而已吧,像我之前去興福寺時因為太熱而沒有去仔細看的五重塔,也因為這次是下午去東大寺,回程來不及再去興福寺,而又再成為留待之後再補完的行程。雖是如此,我從去奈良開始,就已經去了幾次藥師寺,但倒也還是走了這重複的行程。

  有時候人的心理很奇妙。像是之前我和東塔暫別之後,在電車中看到東塔時,也還是很想下車,可是實際上走進藥師寺,真的望著東塔的時候,又覺得「其實跟之前沒有什麼不一樣」。雖然看的時候依然覺得東塔長得好看,光是看到也覺得心滿意足,只是心中同時也會有「其實沒有什麼不同」的感覺。而我或許既是想要追逐著那樣不變的風景,可是又希望自己能在旅途中接受新的刺激,所以也總是在掙扎吧。
  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在大熱天下在藥師寺內走動是很熱的事。或許那也是在夏日去那裡會碰到的日常的一部份。只是在解體修理的法要之後來到,還是望見了不那麼常見的風景。即使解體修理在過去必然也有好些回,執行法要的人早已變換,但儀式的本質或許是不變的。我雖然沒有參加法要,對法要也沒有什麼興趣,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這大概也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望見那樣的光景。或許在完成之後也還是會有法要,也或許還會有些儀式跟我看到的模樣相同,只是東塔的解體法要在我有生之年應不會再碰上,所以即使是望見那些痕跡,還是一種特別的緣份吧。

  當然東塔的本體並沒有什麼變化,我想就算在修理之後我還有機會走訪,大約也是分不出來跟記憶中的東塔有什麼不同。只是或許是因為東塔一直在那裡,過邊的萬千變化就像是濃縮在它身上,望著它時的感情依然是特別的。而或許我真的蠻喜歡那些塔,到哪裡也都覺得那些塔好看。雖然過去玩RPG時最討厭的就是塔,可是實體的塔的姿態也總是吸引著我。

  雖是如此,我終究沒有在藥師寺的東塔前停留太久。雖然是下午,可是畢竟是個大熱天。我雖然是從南國來的,也有注意要補充水份,終究還是不那麼想一直待在太陽底下。所以即使待了好一會兒,大概也不是真的多長的時間。而我我也提起腳步,真的和東塔暫別。望著一千多年歷史的塔,講起時間時總也會生出一些錯覺,以為七年也不會是很長的時間。只是七年在人一生中的比例跟東塔的歷史中的比例的差距的巨大,也是殘酷的真實。雖然這世界什麼都可能會發生,以為是必然的風景也只是我們的時間尺度中所以為的理所當然,但是想像當我不在之後,東塔也還是會承載著這些歲月中的每一瞬,也還是希望它的時間能藉由這樣的修理一直綿延下去。


旅遊 | 留言:0 | 引用:0 |
<<「向破案高手學心理推理學」讀後感 | 主頁 | 「デカワンコ」第十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