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平城京歷史館


2011.06.25


  過去多年間沒有走訪奈良,只是這幾年奈良卻變成我還算常去的地方。理由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或許奈良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比較熟悉而很容易去的所在。或許因為總也一直有些未了的部份,所以也比較容易動起再訪的念。這一次知道在平城京遷都千年祭時我沒有去成的平城京歷史館有重新開放,我也就決定花一點時間去看一下。

  過了為期一年的平城京遷都一千三百年祭之後,整個平城宮跡變得非常冷清。雖然那樣也不是太壞,可是對於我這種路痴型的人來說,在特殊的活動之後連相關的路標指引也都全部撤走還是會覺得有些不夠親切。雖然我走過一次也還算有印象,但是中間還是有一點猶豫,也還差一點錯過入口。像平城京歷史館那邊還配置了不少人員,但是沒來過的人要從車站順利的走到,感覺起來倒還是不那麼方便。或許平城京歷史館還是期待團體的來客,只是停車場也是空空如也。後來隔兩天我也在新聞中得知那部份的地上建物(停車場候車亭)有被管理世界遺產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要求要拆除,倒也有點感嘆。感嘆的是雖然知道千年祭之後必然會變得冷清,可是實際上看到當時大排長龍的熱門館在重新開幕一陣子之後的週六是這樣的無人聞問,而他們留下停車場的打算也還是希望有比較多遊客卻是沒什麼效果而且被糾正…。

  這自然是他們推進觀光的課題,像我雖然覺得平城京歷史館頗有意思,可是在一千三百年祭之後,那樣的單體要吸引比較多人參觀自然還是比較難。因為相關的內容真的蠻少的。對我來說的確誘發了一些特別的情緒,可是除了一艘復原船之外,幾乎就等於只有幾個影像的展示而已,以展示的份量來說,自然是有些不足。一般成人的費用五百日幣也讓人感覺比較高,不過(我去的時候)外國觀光客持護照可以免費入場,這一點自然是讓人高興。只是沒有付錢的我自然對營運沒有什麼幫助。

  的確,那一個會讓人覺得身歷其境的短暫影像算是頗有可觀之處。我也喜歡那個影像甚於其他形式的3D影像,但是會讓我更感受到衝擊的,其實是因為裡面提供的資訊讓我把過去已知的一些破碎的事情連結在一起。最重要的大概就是阿倍仲麻呂的事吧。以前我雖然在讀唐詩時,知道李白誤以為友人已逝而所哭的那位「晁衡卿」是來自日本的遣唐使,可是那時我並沒有在意他的名字,而心中一直對於李白會誤以為友人遭海難身亡的事有點介意。如果當時就去查,大概也會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這個在意的程度並不是真的太高。而或許過去也有機會知曉晁衡卿就是阿倍仲麻呂,可是沒有放在心上。直到在平城京歷史館看到的卡通短片(和立體影像是不同的部份),知道阿倍仲麻呂在歸鄉之際碰到暴風雨結果無緣再踏上日本的土地,才開始覺得或許他就是兆衡卿。後來旅程結束之後查詢相關資訊,也才確認果然如此。阿倍仲麻呂的確遭了海難,但是後來船漂到安南(越南)而撿回一命。只是後來他沒有機會再回到日本。那一次的航海也是鑑真和尚到了日本的那一次,只是鑑真和尚和阿倍仲麻呂乘的船並不是同一艘,所以結果也就大為不同。

  這些年多多少少聽聞過的鑑真和尚(好像有卡通吧,而我是因為唐招提寺的緣故多多少少有點印象),李白哭過的晁衡卿,聽過名字的阿倍仲麻呂,唐朝以及阿倍仲麻呂所望的鄉─奈良…在那個平城京歷史館中那些我腦中零碎毫無組織的知識片段收攏在一起,所以帶給我某些情感上的衝擊和知的喜悅。讓人有身歷其境感覺的影像則是讓我彷彿窺見了平城京當時的光景,所以花不少時間走這麼一趟我自然還是覺得挺有意義的。

  只是或許因為除了影像和遣唐使復原船之外內容還是比較少,依然讓我覺得有些不足。假如可以針對遣唐使有更多的介紹,會讓我覺得更有意思吧。從館中的影片和復原船中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好像還是少了一點。或許是因為地區的限制,能做這樣的介紹已是極限,只是我還是希望資訊再豐富一些,雖然會像我這樣會想仔細看看展示物的人倒不是那麼多,多增加一些展示物不見得能多吸引些什麼人,可是我就是喜歡偶爾被一些展示物觸動的感覺…。

  平城京歷史館的出口就在3D影像放映廳的後方,以動線規劃上來說也就是看完影片就離開會場。只是因為在影片要上映之際我還在看年表什麼的,而館員也說可以回到館內,所以我也就不客氣的再回到館內。只是因為人本來就不多,有一段時間甚至只有我一個人,後來又要請負責的小姐開放映廳的門,倒也有一點點不那麼自在。假如有另外一個出口的話還是會比較方便一點。像我覺得可以在復原船開個口、順便讓人參觀一下船艙之類的,只是考慮到動線的設計和場地大小的限制,大概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吧。

  離開了平城京歷史館,我又再度的走到一旁的朱雀門旁。從這裡望向太極殿,然後等待電車經過,不知為何那是我所喜歡的風景。或許我一直喜歡看著日常與非日常交錯,也或許我來到這裡探訪著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什麼,跟電車馳騁在曾經是平城京的土地上有些相同之處。接下來我也還是會坐上穿過平城宮跡的電車離開,但卻奇妙的帶了些關於這土地過去的記憶。在此跟過去交錯的或許不只是電車和我而已。

旅遊 | 留言:2 | 引用:0 |
<<「デカワンコ」第十集觀後感 | 主頁 | 內田康夫「鳥取雛送り殺人事件」讀後感>>

留言

我當時去平城京歷史館時,也是對阿倍仲麻呂的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現在科技發達,飛機幾個小時就到了,但在當時從日本京城到長安城要花兩個月的時間,真的是個很艱辛的旅途。
也許自己也是在異地求學工作吧,聽到這個故事時,覺得很心酸。一輩字沒有回故鄉,是怎麼樣的心情啊?
至於復原船,不確定是不是等比建造,如果是的話,真的好小喔,竟然要幾那麼多人。
2011-09-07 Wed 20:51 | URL | AGRI [ 編輯 ]
  船應該是有縮小吧,我有點不太確定,但是好像有寫的樣子。因為我去的時候天氣很熱,所以我沒有真的很仔細看。

  我自己沒有長期離開故鄉,但是看到阿倍仲麻呂屢屢想要回鄉卻不被允許,好不容易允許了卻碰到海難,日本有船來接卻又碰上安祿山之亂而無法成行…也是很感慨。那種心情光是想像都覺得很沈重,現代真的幸福多了。鑑真和尚屢次要到日本卻都碰上海難,也可以想像當時漂洋過海的艱辛啊。
2011-09-11 Sun 00:52 | URL | kksp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