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相棒」PRE SEASON第一集觀後感

  雖然「相棒」的第七季已經開始,但是自從製作單位丟下薰要離開的炸彈之後,我對於看「相棒」未看完的進度也有一點興趣缺缺。即使看了過去集數,三不五時還會看到強調兩人合作無間或是「只有這兩人才是〞相棒〞」的感覺,雖然不知道第七季是怎麼發展,可是在看前面的作品那麼強調,實在很難相信製作單位所號稱的那是第四季以來就有的構想。反正我大概會等到事情成定局再來看新的「相棒」吧!目前我可能會先以把之前看過但是沒有寫感想的部份補一補,然後再慢慢進行新進度。以下有提及pre season第一集的劇情。呃,負評比較多。
  我對輿水泰弘的作品印象沒那麼好,倒不是因為他在第三季中想破壞原先安定的人物關係,而是因為我在看了第五季之後,對於「相棒」作品有很好的印象(主要是其中一些作品是一般推理劇看不到的)。所以最初看「相棒」最開始的單元劇時,是在衛星台剛好沒有新的推理片可以看,為了打發時間,大力推薦家中的推理片長輩一起看的。當時我還說「這個系列很不錯,比一般的推理劇還寫得好」,但是一看最開始的第一集……。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推理片,而且甚至並不傑出,也有不少破綻。雖然是因為已經是2001年的作品,跟新的作品比並不公平,但是總覺得跟更舊的作品比,也不突出。而且自身的結構上有問題。或許成功的還是因為右京那個有點怪人的感覺、還有只有熱血和衝勁的薰這樣的兩人組本身成功吧。
  第一集也完全是頭重腳輕的感覺。雖然不能說跟主要事件沒有關係,但是開頭那個的大場面跟後面的進行差太多,總是讓人覺得怪怪的。第一集算是導入部,關於人際關係的部份需要建立,這個部份我覺得可以接受,但是案件本身還是大…。
  雖然薰捲入事件的設定我不會討厭,但是問題是那也偶然過頭了。最開始他被挾持,就已經是他偶然在店中碰上的,造成他被調職。後來他隨便走進去的酒吧結果就是後來事件的中心,而且又被捲入殺人事件中。若不是人家利用他,也不會因為證詞的矛盾而最後成為關鍵。假如就算薰不小心走進那個酒吧,那個老闆不去動他,讓他捲進事件中(而且很快有疑犯登場),根本不會被發現他跟事件間接相關。當然劇中是安排因為真兇跟酒吧老闆說了此事,酒吧老闆他才想出這種方法解決,也由犯人說這是一大誤算,可是這個手法本身還是太離譜了。今天倘若不是薰,那個老闆隨便栽一個人好了,只要一被發現那個人不是兇手,酒吧多少就會被人懷疑啊。本來是表面上完全看不出關係的事情,還是因為關係者自己用這樣的方式曝露,實在是不甚正常,尤其是劇中的線也沒有交待酒吧老闆和被殺的松原有沒有關係。雖然也沒有交待松原是「怎麼」發現的。
  另外一個我覺得很令人疑惑的是,所謂的「舉發槍枝的鬼」是只有舉發「槍枝」嗎?自己買來的槍如果不栽給誰有用嗎?那是舉發有槍掉在路上嗎?假如是栽給早川賣的人,以那樣的揭發率早川可能老早就被幹掉或者是失去客源了。可是如果是沒有明確對象或是找到槍枝來源,會有那麼大的功勞嗎?如果他是栽贓給別的有犯其他案件的人,犯人完全沒有人會反駁嗎?即使不被採信,每個人都這麼說的時候,也還是會有人覺得可疑吧。不管想怎麼方式,實在是很難把舉發違法槍枝跟固定跟一個人買的事合理的結合在一起。如果是別的職業自己買東西衝業績可以理解,套在警察的事件上總是覺得什麼有什麼不對勁。
  雖然我可以理解最開始的設定可能就是被放起來冰的部屬不畏任何事而發內部的黑暗(這個在之後也多少有出現),最後跟犯人一起的場面的確也讓人覺得描寫得很好,而且也很確實的呈現兩人的性格。但是問題就是事件的根本上讓我覺得矛盾很多,結果上就很像先設定是警察內部高層的犯罪、而且有最後犯人和右京與薰相對以表現兩人心中的想法,後來再去想前面該怎麼圓。只是我怎麼想,也都還覺得有些矛盾。
  當然因為是最初期的狀況,小野田官房長官也是變成連續劇才加上的,搜查一課三人組也還沒成形(只有伊丹在,因為薰也是從那邊被貶過來的),米澤不是鑑識科的(所以意思上是跟之後的米澤不是同一個人就是了,雖然都是六角精兒演的),還有美和子跑去替薰出頭時對付右京、或是右京最後會小整薰一下…,或者是薰最最開始還很高興進了個特別的部門,結果發現是被丟進「人材的墓場」,算是有些比較前期的設定,對於這個部份自然我也是覺得很有趣,可惜就是故事本身太弱,實在很平凡。也是因為這樣,當時看完我也沒有很積極寫感想吧。
  


P.S.除了FC2這邊之外,之前寫的關於「相棒」的觀後感都在這裡
相棒 | 留言:0 | 引用:0 |
<<跌墜 | 主頁 | 越境─7/28寶塚「THE SCARLET PIMPERNEL」觀劇記>>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