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當榮光過去

  雖然我自己算是個不太有前進、沒什麼長進的人,自己也很愛回頭看,但是最近我發現我並不喜歡演員主動或是被動的被困在已經拍攝完成的作品裡面。最最簡單的說法就是不喜歡演員被定型。但是比起定型與否,或許我更在意的是一個人離開了一個作品之後自身所處的位置吧。
  所以同樣會被定型,已經預期固定或是非固定有續篇的推理片或者是某些長壽劇集,我並不會覺得特別抵抗。尤其像偵探片或是刑事劇,與其看每一季都換新的題材和組合,還不如看喜歡的組合能繼續下去。當然這樣的感情多少有點矛盾,可是已知會繼續下去的系列,畢竟還是包含了演員的「現在」,所以感覺上有一點不同。
  我最開始強烈的不希望自己喜歡的演員一直碰觸或是被綁在過往作品上,大概是野村萬齋的「陰陽師2」上映之後。「陰陽師」是我認識野村萬齋的起點,我對於夢枕獏小說中的那種氣氛也還算喜歡,但是說實在話電影本身並不是拍得很好。尤其是在「陰陽師2」更因為讓我覺得導演非常混,而生了排斥感。當然那時我已經開始接觸狂言,也見識到狂言的魅力,所以不希望關於野村萬齋的話題只有「陰陽師」的心情也確實存在,而對那樣鬼混的作品不滿的心情也是有的。所以在「陰陽師2」之後,即使明白「陰陽師」系列的電影對很多人來說是唯一接觸野村萬齋的管道,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在過去很久之後還是只提「陰陽師」。前一陣子看到還有人希望看到第三集,我也覺得有些訝異就是了。
  直至今日我也還是認為這樣在一般的媒體曝光、吸引更多人接觸狂言並不是壞事,但是當作品拍完、配合上映的宣傳結束,我覺得那個作品就過去了。帶著因拍攝相關而生的變化往前走去,而作品留在後頭就好了。對於野村萬齋自身而言,他自己對於本業有著不可動搖的部份。可是拍攝電影之後,週遭或是狂言的觀眾席還是會發生一些變化,所以他也有必需等待那個部份的變化沈穩下來。這其實究竟是得或是失,也都還沒辦法論斷。
  如果「陰陽師」的兩作本身拍得好的話,我對於這個話題或是說有人還希望再看到續篇也許負面的感情不會那麼重。但是對於一個也不過幾小時的作品,而後一直和這一個人畫上等號,的確也有抗拒感。

  而最近讓我湧起這樣的情緒的,自然是演完「ちりとてちん」的茂山宗彥了(雖然因為是晨間連續劇所以知道的人大概也不多)。看著他和演了八九個月的角色告別之後,又一次一次被電視或是活動的企劃拉回來,那種感覺也是頗為複雜。誠然也是因為我對作品後半頗有不滿,覺得不合理處甚多,但是我是很愛徒然亭小草若的。只是若問我希不希望再看到他登場,我的答案也是否定的。
  一方面是故事己經完結,原先所謂的外傳也還是看出不太自然的痕跡,一方面是雖然徒然亭小草若跟茂山宗彥有一些背景相仿的部份(所謂的「家之子」),但是看到很多人過份的將兩者連結,或是到現在還是只提「ちりとてちん」、就算宗彥寫完全無關的事情,也還是有人一定要扯一樣的話題,而演員中也有人好像還沒辦法從其中拔出來,就會讓我覺得有些怪怪的。
  我不否認這部戲給宗彥帶來的正面影響、對茂山家狂言因而有點興趣的人也是三不五時在blog之類的地方可以看到。他認識許多不同世界的友人、又或者是有機會好好的學些落語(其實茂山家本身就很很多落語家和落語作家有交流,所以也不見得是為這個戲就是了),我覺得都是好事。尤其是演完戲讓宗彥的確多了些自信吧。即使我自己在這邊混亂或是不滿爆發(因為他拍攝外傳隔日病倒不能上台的事),他還是以他自己的步伐往前進的事的確讓我心安,他目標明年的「花子」跟幾年前他自己宣言的一樣,沒有違背。只是他也開始有些其他的工作、茂山家也開始面對跟「底抜けに」有關連的客人,也都是一些狀況的轉換。或許他的立場也還算是幸福的吧!不像真正登場的落語家們都只被期待電視劇裡出現的演目還有跟拍攝有關的逸聞,所以影響還算小,而茂山家們還有超強的長輩們在,也不用擔心他因此「誤入歧途」(老實說我也有擔心的時候,後來覺得七五三さん覺得OK就是OK,也才沒那麼介意)。但是說真的還是希望劇中某位跟宗彥交情不錯的演員不要再對這部戲念念不忘,那對他自己和對別人都好。

  不管是野村萬齋或是茂山宗彥,在我的心中的確都有他們的本業比其他活動更重要的基本心態,所以也是自己心中有抵抗感的原因之一。但是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因為他們有著本業存在、而且那個基盤無可動搖,所以比較不會受到外在環境的變化的影響。像雖然也算有本業,但是當年和泉元彌在演完大河劇之後,完全以電視的工作為優先而弄出很多臨時取消舞台的事,才讓自己的狀況惡化得那麼快。要不是覺得他這個人沒有讓我評論的價值,看到他有陣子還打著宗家的名號在中國發展,倒也想把他一些在日本周知的狀況再詳述一些的。反正他那種真的還自己以為二十歲就已經修得全部的狂言的想法,就讓我覺得這個人的狂言沒有任何價值了,光是他一個人讓「狂言師」的印象低落到什麼地步,想到也覺得蠻討厭的。

  對和泉元彌來說本業並不是一個真正最重要的基盤,所以結果上他也很快就不行。其實在一般的電視劇或是電影中,因為作品中的一個角色很受歡迎,結果環境和心態的改變而產生不好的後果的事例也所在多有。尤其像好萊塢一些童星在兒時成名而一下子有名有利,結果一整家人的人生都發生變化的例子也時有耳聞。 

  我常常回想當年NHK晨間連續劇「雙胞胎」的狀況。當時那麼受歡迎的作品,後來男演員們也都有頗不錯的發展(已故世的人除外),但是兩位女主角的狀況實在是不好。尤其岩崎ひろみ原先還算演蠻多戲的演員,但是在「雙胞胎」之後,她幾乎只有在大河劇「毛利元就」和些單集推理劇中登場,空白了一年多出來演唯一一部的趨勢劇,就已經是排名不知道第幾的配角了。而之後,除了一個時代劇的固定班底之外,也幾乎沒有連續劇集的演出,多年來也只有在NHK(包括教育台的戲劇)有再登場幾回。菊池麻衣子在「雙胞胎」之後鬧出換事務所的糾紛,後來倒還是有在一般的趨勢劇演幾檔配角、也有在午間劇登場,但是在戲劇上的成績也實在不出色。雖然有人說是因為作品太紅(也就是被定型)的後遺症,但是我始終覺得跟兩人對情勢的誤判就有關。菊池麻衣子的事情自然是很明白,因為在「雙胞胎」中她的角色也不討喜,演技上不如岩崎ひろみ是蠻明顯的,但是相對於大石靜寫將棋那部份的描述,對於麗子的生意到底是怎樣進行的都描述得很含糊,我覺得在敘述上也是有不公平的地方。當時「雙胞胎」結束時換事務所的糾紛似乎就有些人直指她根本搞錯狀況(也就是以為戲紅是自己的功勞)之類的。大概她或她的事務所有意識到,所以在移籍之後也算很樸實的活動了一陣子。
  戲能夠紅,岩崎ひろみ的功勞的確不小,但是或許她和事務所也都因為她在這部戲的表現而有了一些錯誤的認定吧。在電視劇結束之後,她似乎有一陣子的重心放在綜藝節目上而非戲劇上,時隔多年,她既不常在綜藝節目中登場,電視劇也很少有機會亮相。雖然機會跟演員的外表多少有關(那時候她比較胖),但是一般的民間電視台照理說不會放過那樣的話題性,像是內野聖陽在晨間劇之後也很快登上富士電視台演木村拓哉的哥哥,之後一檔的「あぐり」的田中美里也是早早就敲定了「with love」的演出,而當時野村萬齋也有許多民營電視台的邀約,只是他不為所動罷了。而菊池麻衣子則和演父親的段田安則還有演祖母的香川京子一起參與大石靜幾個月後在TBS的新作,演一個配角。所以我相信當時應該還是有些企劃送上門來。只是除了特別劇,岩崎ひろみ在晨間劇結束後登場的連續劇,卻已經是一年半後的「走れ公務員!」(而且還被腰斬),雖然好像有掛尾牌,但是戲份實在也很少。
  坦白說先別說是不是被定型,根本沒什麼機會看到她,怎麼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被定型。雖然岩崎ひろみ可能也不是一般連續劇女主角的料,可是如果有她當年的演技,變成像田畑智子那樣不錯的配角的機會應該還是有的吧。或許就是因為「雙胞胎」太紅,(自己本人或事務所)以為自己的「格」到了相當的程度,等到發現時間並不那麼容情,已經太遲了。之後她即使換事務所,能登場的機會也幾乎只有和自己事務所的人搭配演出,或是NHK再給一些機會而已。
  當然不只是她們。導演長沖涉一直念念不忘「雙胞胎」的風光,一直想重現當時轟動的狀況,所以在退休前也主導了「だんだん」,我覺得問題最大的就是為了讓雙胞胎分離的部份敘述得太勉強,所以也一直覺得他太眷戀過去的光輝而覺得不太舒服。
  說起來幾乎算無名的演員因為晨間連續劇的關係一下子變得家喻戶曉、走在路上有很多人出來,那個外在的環境的變化對於演員來說的確是很大的。再加上因為晨間連續劇的拍攝很辛苦(八、九個月中要拍攝的節目長度和拍攝一年多的大河劇是差不多的),周圍的工作人員還有其他演員也會對演主角的人比較寬容一點,所以年輕的主角們因此誤解了自己的狀況,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所以不管成績如何,我覺得像貫地谷しほり那樣完完全全就投入別的工作而沒有時間回頭看是最好的)。
  「雙胞胎」的例子我以前已經提過,這次重提主要是因為我覺得情勢的誤判可能有一部分是源自對於狀況的變化有了錯誤的認知吧。當一部作品結束之後,心情沒有重新整理,還沈浸在原先那部戲所受到的注目之中(不管是本人或是事務所),結果該走出去的一步沒有走出去,也變得難以挽回。或許對那樣年輕的演員來說是難免的事,可是岩崎ひろみ這樣年齡跟藝歷沒差多少、長年演戲的人,結果也會因為一部作品太知名而亂了後面的路,也是讓人有些感慨。

  其實現在在日本的電視上偶爾看到的年輕演員,有時候可能也因為自己演的一部或兩部作品好像成績不錯,就以為自己代表收視率,這當然也是電視台的收視率主義造成的,可是若了解收視率的意義,就會知道以為自己贏過某某的零點幾百分比根本沒有意義。有時候一些各擁其主的FANS也會做那樣很沒有意義的比較,以為自己支持的人就比要比較的對象多了1%的支持者,其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而一部戲成功的條件有很多,絕對不是因為單一的演員,可是就是因為收視率主義,有很多年輕演員也真的會以為自己代表多少百分比的收視率。結果有些人沈醉在自己的「成功作品」的收視率中,而不懂得當一部戲結束之後要能夠冷靜客觀的看待自己的過去。
  當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那樣不斷變化的環境中,要確實守住自己的軸和立場的人實在太少,所以事務所的功能也很重要,要能夠足夠客觀的判斷狀況而且做出適宜的決定。當自己旗下的演員飄上天、腳沒有著地的飄浮時,讓演員回歸地面就是事務所的責任。否則一直沈醉在過去,結果就是停滯不前。
  我其實也沒有什麼厲害的見識,但是回想起過去看過的種種例子,我會覺得好像也沒看過沈醉在自己過去曾演出的某個角色(或是那個作品帶來的輝煌)的演員,能夠在之後有很好的發展的。所以對於演員來說,捨棄一些過去的美好記憶或是光輝,應該也是挑戰下一個角色時必要的吧。
關於電視劇 | 留言:0 | 引用:0 |
<<越境─7/28寶塚「THE SCARLET PIMPERNEL」觀劇記 | 主頁 | 「だんだん」第五週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