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寫樂之謎

  說真的,我對日本的浮世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欣賞自然是會欣賞,但是並沒有什麼特別想要探究的心情。我對美術作品的態度大體是如此,如果實際上看到什麼作品有湧起什麼感情是一回事,但是並不太有專門對某一種美術品有特別強的想法。只是因為過去在電視上(主要是NHK)看過一些關於浮世繪作者寫樂的事,讓我對於這種成謎的部份有了好奇心,所以也就這樣注意過來。看完新的特集「 浮世絵ミステリー 写楽 ~天才絵師の正体を追う~ 」我雖然覺得仍無法全然肯定寫樂真的就是那個人,可是似乎是多接近一些寫樂這個「人」的某一面。

  其實過去到現在,我自己比較喜歡的的確就是寫樂是能役者的說法。只是雖然我覺得過去和現在的節目中的確都有一些蠻可以說服我的論點,但是像這個節目中基本上還是因循著一條線在直線進行,沒有介紹非能役者派的反駁,資料上也讓人覺得有一點在同一個圈圈內轉的感覺,我是覺得論證上仍有不夠完全之處。只是實際上的資料就是有限,也或許這樣的證據算是極限,可是因為有不少人為解釋的部份,我倒也沒有自己所支持的理論就此塵埃落定的感覺。只是的確能役者說能解釋很多東西。

  這次(其實也是幾年前就發現)最重要的證據是在希臘的一個博物館大量的日本作品的典藏中,發現了一枚寫樂的親筆畫(是畫在扇子上的)。整個推論就從這個畫應該是真跡開始。節目中介紹的理論提到了兩點,一點就是耳朵的畫法跟那些寫樂的浮世繪是一樣的,另一點則是扇子上所畫的歌舞伎的場面很特別,並沒有出現在其他所有的畫作中,如果要仿作,也該選更有名的場面…云云。之後又是這個親筆畫跟一些其他的收藏比對,認定是寫樂的作品。本來畫的真偽鑑定就不是我們這樣的普通人所能明確明白的,所以我也不是有什麼異議,只是畢竟節目其中一個立論的重點是那些版畫因為經過刻版師的手,一些親筆畫的特性會消失,所以光憑耳朵的畫法夠不夠判定真偽我難免會覺得有點疑慮。倘若節目中在這個部份也能說明這樣的畫法真的是別的畫中都沒有見過的話,我可能會少一點懷疑。

  看了節目我是可以理解在刻版的畫過程中會減損一些原畫的特色,在節目的介紹下,我的確覺得寫樂的筆觸有他的特徵(假如那真的是寫樂無誤的話)。該怎麼說呢,的確不像是有名的畫師的畫法,我自然是沒有看過那些浮世繪知名的版畫家的親筆之作,但是以直接的感覺上會覺得那些人在描繪普通的線條時應該筆觸會更流暢一點。節目中是敘述說跟其他有名的畫師的筆法相比的確不同,因而排除了寫樂是某個有名畫師的說法。這一點我是也算能接受,但是比較的對象有沒有涵蓋夠多人,我也不甚明白。

  另外節目中則是以某處館藏的扇子被斷定為寫樂所畫(跟希臘的作品比較)、根據其背景所畫的浮世繪內容而推測成畫於出版浮世繪的出版商死後,所以反駁了可能是出版商自己畫的說法。因為節目中基本上只放在有名畫師、出版商和能役者三種說法上,所以以削去法來說就留下了能役者之說。所以雖然還算有說服力,但是以我的性格就是會懷疑還有沒有別的說法,而無法覺得「因此得證」。

  只是我自己的確最喜歡能役者的說法。我心中也會覺得他能把演員在戲之後所透出的姿態描繪出來,說不定也是因為他自己的職業,讓他更容易看到那一面。畢竟他是能的脇役方,會有很長的時間在舞台上注視著能的主役方利用動作的格式化和面具等方式消除演員的某部份真實,這部份跟歌舞伎有一些差距。節目中自然沒有這麼說,這也只是我的感情論而已,只是這些年看戲時有時候會有一些想法是透過比較才會浮現出來,所以倘若寫樂是能役者的話,這部份的脈絡我倒也頗能接受。只是我這個想法跟「東洲齋」或是寫樂不以真名示人一樣,都是「若寫樂是能役者的話可以解釋得通」,但是並無法倒過來說所以寫樂是能役者。

  節目中提及齋藤十郎兵衛是能役者中的脇役方(ワキ方),是要壓抑自身存在的配角。這個部份倒也跟我前陣子漠然想著能樂界的組成,覺得唯有脇役方無法獨立出來運作有其悲哀有些相通之處。說真的,能我並沒有看過幾回,所以或許無法真的很精確的揣摩整體狀況,可是跟過往地位最低的狂言方相比,狂言有著可以完全獨立於能之外的自由度,而囃子方也可以單獨跟狂言方配合或者是單獨演奏,甚至主役方除了自身的舞台之外,還可以切割成仕舞或謠曲的方式,但是脇役方卻無法獨自做什麼演出。的確舞台上脇役方不可或缺,可是即使是時代改變,似乎那種附屬的感覺並未消除,所以若真的寫樂是能役者,的確對他這個人究竟為什麼要藏起名字、又卻在名號中留下一點線索,好像也是可以想像的。

  如果十個月之中數度改變畫風仍確有實證指出是同一人所繪(節目中把重點放在印刷的紙或顏料品質的低下、改採大量印刷的策略,並沒有明確說明有沒有可能換人,不過這部份沒有太大爭論的話或許沒問題吧),想像著原先恣意揮灑的寫樂在外在的壓力和現實下失去個性,心中也湧起很複雜的感覺。藏起自身真實的存在、用截然不同的方式所表達的自身的某一個部份,卻又因為現實的種種(包含歌舞伎演員的批判)而要一路改變,最後這個部份也也消失在世間,想到那樣的曲折,終究是多了些感慨。

  而節目最後介紹的被判定是寫樂所畫的版畫原稿,其實是不存在的共演與不存在的演目的場面,也就是他自己的想像之作。那些原稿沒有成版畫,而且是那個時代中所沒有的想法與概念。不曉得為什麼看到這個部份時,那個寫樂的人物像似乎又再鮮明了一些。也許他真的受了些挫折,也許有許多出不了口的意欲,但是或許他畫那些作品有更單純且明白的理由,就是他真的喜歡。若不是那樣,大概很難解釋他讓一些沒能共演的人在他筆下共演,而且演的還是他心中的故事。那樣一個超越那個時代所能接納的作品與概念,卻讓我覺得好像看到了那樣一個真實的人在那個時代中全力留下痕跡的模樣。只是他自己恐怕想不到在當時的環境下不被重視的一切,在未來的歲月中會成為許多人一路探詢的目標吧。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第三季第一集觀後感 | 主頁 | 未知>>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