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だんだん」第五週觀後感

  以前我也看了不少晨間連續劇,了解很多晨間連續劇受制約的狀況,但是為什麼近來的晨間劇都是細節描寫得不錯,而重要的地方不合理啊。雖然看著看著有點像自虐的行為,但因為還是看了,還是把感想寫一下。有提及劇情。
  上一週是真喜子寫信要求田島家若めぐみ要去京都,就去寄宿在她那邊。如果是她父親那裡也就罷了,但是明明是要寄在「花村」那邊,還先斬後奏再來拜託,已經夠詭異了。而外祖父也全然沒想可以叫めぐみ去住在她那邊、花村的女將即使覺得不妥又還是答應,答應完又唸東唸西,感覺也很不自然。結果又是為了讓のぞみ起了不平衡的心。而且與其說是めぐみ的影響,還不如說是星探石橋的煽動還比較多。
  現在我也覺得也許男演員們可能是受劇本拖累吧。所有的男性角色都寫得不太好的感覺。星探又在那裡誇下海口或是故意挑撥(第一週我就說過那樣的星探怎麼可能會成功?可是作中就是準備要讓他成功吧)。這一週又可以花錢包夢花的時段,然後放話讓人不爽。我覺得不管要怎樣表現,都沒有從他的表現中感受到真的從兩人的歌聲中得到感動而想要讓兩人出道的感覺,什麼我來改變你們的人生…等等的。那個我就覺得很扯。我自己也喜歡音樂,也有很多很多因音樂而心動的時候,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對於心動(或是覺得可以賣錢)的歌聲,所拿出來的態度會是那樣的。
  還有已經過了半年,めぐみ和嘉子感情都已經找到新的平衡點(或許也可以說沒打算描寫吧),弟弟卻還在生氣。對姐姐是氣只有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對父親氣母親和姐姐太可憐,又當場摔母親拿來的東西,說姐姐是因為家裡的氣氛才離家等等的。我覺得劇情安排弟弟受衝擊我是完全可以接受,但是場合和對象一換,生氣的理由就換,看了也真的有點煩。的確在那敏感的時期,可能真的有那種不知該向誰發散的東西,可是啊,應該有更好的表現方式吧(我是說劇本上)。一直帶刺刺大家,結果大家也搞不清楚真正的原因(而且看預告,大概唱個歌就可以解決的感覺…)
  然後父親忠是怎麼回事,那樣的說教一點脫服力都沒有。而且十幾歲離家出門前還抱了嘉子…(之後對真喜子一見鍾情還生了小孩然後分了一個回來…)
  雖然要安排祗園的嚴格才讓久乃一直出手管めぐみ,但是有些地方還是不合理。說要めぐみ在外節制行動等等會對夢花造成影響,因為祗園消息一下就傳開。但是若真是小道消息那麼盛行的話,當年真喜子懷了雙胞胎卻只抱回來一個、還有另一個也(要)來到京都生活的事應該會先傳開吧。外祖父和母親都因為めぐみ的出現而暴走、只有久乃還正常的事對のぞみ來說是好事,可是想到她要限制めぐみ的確也是不合理啊。別說談戀愛了,普通的學生跟異性走在路上很普通吧。就算不交男朋友,也多得是跟同學相處的狀況,這個部份要怎麼節制?
  想一想めぐみ比のぞみ幸福,並不是因為她跟了爸爸,而其實是因為嘉子的存在哩。有了嘉子才多了一對外祖父母、有了個弟弟,而且還是多了一個媽媽。而忠對自己的小孩のぞみ卻是不想管的感覺…。我覺得為了勉強鋪忠和真喜子分離的部份,又要勉強讓忠和嘉子早早結婚,所以還安排離家的忠抱住嘉子(我的解讀是忠對嘉子也是有一點情愫,否則這樣亂抱就更那個了),讓忠和嘉子結婚不是單純找人來照顧小孩,可是那個鋪陳還是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嘉子真的是好人,但是看男人的眼光真的有點…。
  為了めぐみ入學要穿什麼而弄成那樣是蠻好笑的,但是和服的話太誇張,套裝是還好,但是沒有事先不告知的意義嘛。久乃當下要めぐみ自己選也許是對的,但是非常殘酷,看起來就很像在說「生母和養母妳要選哪一個」。不管怎麼選當場都會有人難堪,而且我也覺得也沒有必要當下就選生母和養母吧。反正也覺得不是很愉快就是了。
  我喜歡嘉子感嘆めぐみ不知不覺長大的部份,也喜歡她要めぐみ不需要顧慮而叫真喜子「おかあさん」,但是又說「おかあちゃん」是她專屬的。那個感覺就很不錯。以那樣的母親的話,說不定未來碰上のぞみ,也可以拿出最大的包容力吧。
  のぞみ心境的變化(包括情境的描寫和週遭的人的反應和有演技)的部份是不錯,可是就是因為那個基盤不穩,疑問也會湧現。先別提星探說的話,她母親想做藝妓時外祖父還大大的反對,而她一樣想做藝妓時,難道外祖父或是母親一下子就贊成嗎?以那個年齡要決定職業,母親也有過臨陣脫逃的前例,實在周圍的大人不擋一擋也是很奇怪,反正就是擺明梗要留在後頭就是了。

  說真的演員們都還算努力,戲也不是不能看,但是原先為雙胞胎離散而離散、為了曲折而曲折的感覺實在是揮之不去。只是自己還繼續看下去,好像說戲爛也就沒什麼說服力就是了。
NHK晨間連續劇 | 留言:0 | 引用:0 |
<<當榮光過去 | 主頁 | ゆず──WONDERFUL WORLD>>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