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未知

  記得很多年前我在高中的時候,英文課本中曾經有一課是介紹跟如何影響颱風的實驗。雖然課文必然是更早以前的東西,但是我的印象中那樣的計劃到後來也是不了了之,到了之後根本也沒有聽說過類似的計劃或實驗,雖然這幾年的確有看過跟颶風來襲有關的半科幻節目,可是印象中這些年都沒有關連的討論,所以這些年以來我都覺得那都是一個被廢棄的研究,畢竟現在連精確的預報仍是辦不到的事,意圖想要去「控制」颱風自然也是難上加難。

  即使時至今日,對於氣象預報已經有一定的成果,但是因為預測的準度有限,所以對於台灣這個小小的島國來說,只要有某個程度的誤差,就會被批「不準」。當然預報的確有可以改進的空間,可是我漸漸也覺得預報終究有其限度,因為影響整個大氣的因素實在太多。科學技術的進步和各種研究在這些年愈來愈發達是事實,我也一直堅信人可以了解愈來愈多過去不了解的事情,但在那同時,我也覺得有很多時候人還是不能真的以為「人定勝天」,以我們所有的小小經驗去看整個環境的變化,而忽略了一些原先自然就有的法則。
  像是之前的八八水災(我一直覺得那其實也是八七水災,因為當日的雨量就已經非常高而有些災害已經發生,叫八八水災總讓我覺得有一點點在規避政府動作緩慢的問題,雖然過去已存在過一個八七水災)我自然是對發生的災難感到心痛,也是度過了幾日難眠的夜晚,只是在那同時我看著一些報導或是文字,知道大水流過而沖出一百多年前的河道、或者是讓過去在掩蓋在新建築下的舊建物也都現形,也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發生悲劇讓我痛心的同時,我也深切的感受到我們的無知。我們一直以我們很小很小的時間尺度在衡量事情,就像台北市大淹水那一年關於捷運的問題也是以「超過一百五十年的例線」(例線是平均值)的詭辯說是沒辦法而帶過,更別提真的一百五十年來一次的狀況下怎樣了。我並不知道實際上是不是真的是一百五十年以來才來了這麼一回,畢竟詳細的氣象資料應該沒有留那麼久,而過去的人口也不若現在這麼密集。只是過往的河道是那樣的,就必然是有那樣的理由,或許未來我們都該正視這樣的事實才是。

  有時候覺得很悲哀的是,這些以我們人的觀點覺得是天地異變的狀況,幾乎是一句話就能帶過,就是能量從高的狀態自然而然的往能量低的狀態移動。水順著地勢奔流又或者是地震,都是同樣的緣由。這是避無可避的自然狀況,至少也是我們存在的這個宇宙的基本邏輯,要去扭轉或是想改變其實不是那麼有意義,所以最重要的是我們究竟該如何去面對。

  在看日本震災新聞時,除了海嘯等災害之外,我也注意到近期一則新聞,是說明一些山間部的房子在強震後隨著地面一同崩落,共同的特徵是滑落的地方原來是谷地,那些地方削平了山丘填平了谷地來蓋房子(規模很小,可能只有幾戶的小台地),可是在這麼大規模的地震下原先填的土順著原先谷地的地形而滑落。新聞中自然是警告這樣的地形要更加注意,而我感嘆的則也是人工的添加敵不過自然的傾向。雖然自然界之中也有土石崩落的狀況,不是說只要順著自然相關災害就不會發生,但是有一些是我們以為可以處理或是解決的問題,但是都沒有根本的解決。像是北二高之前的走山意外,跟更多年前的林肯大郡位在同一個順向坡上,顯示的或許也是我們犯了同樣的錯而不自知(又或者是早就有人知道而姑息以對)。

  當然,不能否認不管我們多麼順應自然,自然災害還是會發生。而很多東西不在我們已知的範圍內。像是日本三、四十年前就開始緊張所謂的東海直下型的地震,但是這些年中他們準備最久的地震尚未來到,卻在沒想像的地方出現了直下型地震(阪神淡路大震災),而後才又有更多的研究,而查知許多過去以為不會活動的斷層帶。而這次的大震災雖然也是在還算繁會發生地震的地方、甚至也是日本最常受海嘯侵襲的地方,可是也有一些學者承認東北地方的地震活動在歷史記載上是空白比較多的區域。就像我們在921之後,也才比較明白那個斷層過去的活動…等等的。

  其實想一想,我們現在熟知且明白的板塊漂移說只有幾十年的歷史,而這些歲月中我們也知道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只是或許同時我們也失去了一些原有的警覺,以為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更多。這次日本的大海嘯所侵襲的地域很多是常會有海嘯的,所以他們到處也有一些古來的流傳與警告。有些地方仍守著過往的警告所以幾乎都沒事,但是也有著有那樣的警告、因為蓋起了高大的防波堤之後居民又漸漸往低處移住的狀況。而這次的災害中雖然有那麼多人能夠成功逃生,可是也有一些人根據過去的經驗而輕忽了海嘯的威力,再加上這次海嘯又來得特別快(例如離海岸不遠的仙台機場是在地震後十五分鐘已經整個浸水),也有許多人無法即時逃離,所以也有很多很多的遺憾。只是整體來說若不是日本過往對於地震的準備和太平洋沿岸對海嘯問題的重視,這樣的強震與海嘯帶來的災害恐怕會造成更大的犧牲。老實說我都懷疑假如我住的台北像這次的東京在震度五級的狀況下搖個三到五分鐘,會有多少建築物出問題…。

  這次地震和海嘯的確曝露出日本的很多問題,但是在笑人家不會救災的同時,有沒有想過真的發生狀況時要怎麼做。其實這些日子看日本新聞,我最常有的感覺是雖然都說同樣是地震大國,但是包含我自身在內對於震災的警覺,似乎還是頗為不足。我覺得科學終究是有限度,要準確的預測地震恐怕是有困難的。雖然地震速報的準確度或是運用方式是可以加強,可是究竟什麼狀況下會引起那麼大的能量變動,恐怕不是發生的話都不會知道,因為很多狀況都有不確定性。當然未來若科技技術更加進步,對於一些最初的動靜能更明確的判斷和感知,或者是透過研究真的理解哪些狀況是確實會誘發地震,我相信是還有進步的空間,可是要達到精準且是真正的預報,或許是徒勞無功。所以去理解相關的機制雖然也很重要,但是對我們一般人來說,去理解怎樣在災害來的時候有確實的對應,可能是更重要的事。

  也許是因為我離開學校很久,印象並不確實,可是的確對防災訓練的印象很薄,有聽過空襲警報,但是好像也沒有聽過防災之類的廣播。而我在同一個地域住了大半輩子,也搞不清楚如果有什麼狀況時我該往哪裡去、哪邊有避難所。這或許是我自己不夠注意,但是這樣日日過生活下來,好像也沒有得知的機會。這自然是我自身對災害的意識不夠強烈,但是咱們的官方單位忙著強調「地震預警我們也可以」的同時,似乎沒有傳遞那些如何減災的訊息出來。反而是對於一些「預言」媒體會在那邊炒作,繼續散佈,看了也覺得很受不了。沒有錯,假如翻開歷史,大概東拼西湊的可以碰上一些「正確」的預言,但是那也已經是一堆預言中「留下來」的部份了。

  其實因為對於未來的不確,人們會想事先知道一些自己不能預期的事,這其實也是理所當然。而我們的科學然不能解答很多問題,也是事實,而很多不安或是傳聞的流傳,其實是不管什麼災害都沒有例外的,或許也是避無可避。只是當我們已知的部份已到這樣的程度時,再退回去用以往怪力亂神的方式去解釋事情,我就會覺得很不以為然。還記得前年發生日蝕的時候(台灣僅是偏蝕),還有媒體硬把日蝕跟之後的水災歸結在一起,根本不去看那究竟是多頻繁的東西。這樣的媒體亂象我覺得是很可悲的。我們雖然不知道的事情很多,但是很多時候有正確的觀念和正確的行動,也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東西經過研究,會發現不確定的因素愈來愈多。像現在講的全球暖化,雖然的確可能是我們人自己惹出來的麻煩,但是這樣子的「劇烈變動」,會不會是地球漫長歷史中三不五時會出現的小小變化,似乎並沒有定論。我們在地球上的時間太短且太淺,我們的人生跟地球規模的變化相比實在是太小兒科,所以我們真正能掌握的事情可能依然是整體面貌的小小一角。像日本在經過一次次地震後對於一些斷層的了解有了修正,這次包含海嘯,也留下了許多該探究的課題。只是他們同樣也重視著未來發生災害時的應變方法(例如這次首都圈在交通上的問題也成為修正與討論的重點),這一點倒也是我們藉此機會要反思。如果不是他們對於地震與海嘯的已知和準備,在這次規模如此巨大且可以行動的時間這麼短的情形下,傷害必然會更大,這一點才是最當下我們最該立即檢討的。人有很多可以做得到的事,但是面對有漫長歷史的地球,我們不明白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去更加探究其間的原理或是狀況也是該做的事,只是除此之外對於這些災害有更多理解與準備,也是我們該學習的。科學有其限度,依然有很多未知的領域,而我們人的時間尺度和整個地球活動比起來實在是太短,一些以地球的時間尺度來說並不是很稀奇的變化,可能遠遠超出了我們的經驗值。只是不管有多少未知留在眼前,我們理應是踏著已知而一步步前進,而不是再回頭冀求誰有什麼神通能掌控或是預知一切。即使這日本大地震與海嘯也揭露了警報的種種問題,未來還有很多需要研究與修正之處,但是過去的防災訓練和警報仍是拯救多人生命的關鍵,而我們當下更該重視的,也是這一點。
話題、雜記 | 留言:0 | 引用:0 |
<<寫樂之謎 | 主頁 | 「綁架本能的世界」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