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2010/7/21 「ファウストの悲劇」觀後感

  幾個月前我在澀谷的東急文化村看完這部戲的時候,其實是蠻混亂的。因為我到最後都不是很能理解蜷川幸雄導演究竟想說什麼(或是最根本的是不知劇本想表達什麼),也覺得他的演員配置太浪費。這樣的感覺時隔這麼久倒也沒有什麼改變,之前也想過乾脆就不要寫感想。只是最近也發現如果沒有寫下明確的想法,一些事情忘得更快(雖然寫下來也是有可能忘掉,但是至少留下記錄),加上最近好像也覺得可以寫的東西在自身中理出了些脈絡來,所以還是來完成自己的觀劇心得。以下有提及舞台劇內容。

  雖然也不是看過很多蜷川幸雄執導的舞台劇,但是除了幾部舞台劇之外也多少看過一些關連的節目介紹之類的,所以終究還是比對其他舞台劇導演來得熟悉。所以一開始看到舞台裝置和演員的服裝時,倒也覺得跟前面的作品有些差距。因為蜷川幸雄一年導戲的份量非常多,講求一致的風格或許也是「量產」的結果。總之這一齣舞台劇似乎是刻意營造出某種混雜著各種樣態的詭異氣氛,不似過去有些作品的簡單風格。

  雖然氣氛營造的算成功,我到最後都沒辦法體會ファウスト的「悲劇」到底是什麼。為了在三十年間能入手的所有而以自己和惡魔交換,因而面臨著無比的恐懼。但是即使氣氛詭異,我並沒能深刻的感受到將永遠跟惡魔換有什麼恐怖的。一方面或許是我對於一個已經活了蠻長時間的人又過了三十年好日子的人所恐懼被〞拿走〞的生命或魂魄的事終究無法理解,一方面是我覺得變成惡魔的一份子最悲慘的大概就是像勝村政信演的角色那樣要受人差遣、跑東跑西,所以一直沒有辦法融進那種博士的深沈恐懼。本來舞台劇靠的是觀眾各自的想像,或許就是因為我無法想像博士所畏懼之所究竟是怎樣,也就沒有辦法真真切切的體會究竟那種恐怖感是什麼。

  或許因為「和惡魔訂契約」的想法或是思維是比較偏向西方的思想,而且跟宗教也有些關係。因為我自己沒有宗教信仰,而對於地獄等等的想像比較接近佛教傳到中國之後變化而生的那一套,有時候和人開玩笑時會在那邊講說彼此會在第幾層地獄,見面要幾層樓梯之類的。所以那種拿好日子換的感覺是不存在的。本來這故事並沒有描述到被惡魔取走永生之後是怎樣的狀況,只看到博士在那邊作威作福,惡事都派惡魔的人去幹,我又真的全然沒法想像究竟他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若是上刀山下油鍋等等只要做了壞事就有可能受,若跟東方思想比起來他還太賺了),所以真的到最後的最後依然感到困惑。

  本來看舞台需要的想像跟個人經驗或是知識有時候會有關係,我以前就有在狂言「萩大名」時發現演員明明演得很好,但是我沒有看過萩(或是看了不知道叫那名字),所以沒有辦法浮現關連的想像,深刻體會到這一點。而我在這個故事時既沒有能查知作者和導演所想像的地獄是怎樣的模樣(即使我覺得用舞台下方的空間的感覺挺不錯的),自己又真的沒有辦法想像享盡半生的榮華之後要遭遇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可怕光景,所以心理一直有種博士在大驚小怪的隱約想法存在。我並不是故意要和舞台上的東西唱反調,可是看完也隔一段時間之後,我還是覺得那個根本且根深蒂固的印象深深的影響我的想像。

  而且我一直也覺得演員的配置實在太浪費了。除了勝村政信確實有功能(而且很勞碌命的感覺)之外,演博士友人(?)的白井晃和公演後半才出來幾場戲,演那個對博士話語嗤之以鼻所以被裝上鹿角的長塚圭一都讓人覺得很浪費。他們都是舞台劇的導演,實在也沒有必要演這種可有可無的角色,而這樣的角色給別人演,好像也沒有什麼差別。倒不是說否定他們的演員身份,也不是看不起登場比較少的人,只是那幾個角色好像沒有辦法讓他們發揮出什麼東西。

  的確在舞台上有塑造出關惡魔的那種詭異的、讓人覺得不舒服的空氣,並不是真的讓人全然無法察覺舞台上勾勒的惡魔界是什麼。但是似乎人世也是同樣的光怪陸離(在背景的那些模樣),究竟只是因為我始終抓不住意涵,還是蜷川幸雄有意造成那「其實沒太大差別」的氛圍,我也不知道。

  坦白說,我會覺得蜷川幸雄雖然在舞台上做了些變化,但是還是有他採取守勢的印象。我雖然是第一次看勝村政信的舞台劇,但是過去多少有看他的blog,也有看他演的電視劇(尤其是HERO),他走的就是那樣的路線。我知道他一定可以演別的角色或是別的感覺,所以安排他演那種實質上還蠻趣味的角色(倒也不是他的角色很好笑,但是他必須採取的行動就有些滑稽),我還覺得蠻意外的,因為並不是很有突破性或是意外性的角色。而野村萬齋也是在前一部「わが魂が輝く水なり」之後,又演一樣是看起來不像悲劇的悲劇裡的主角。差別大概只有因為裡面他跟鬼兒子的交流所以他本身的喜劇場面比較多,這一次就比較集中的勝村身上的感覺。或許也是因為前面他演蜷川幸雄的作品時我知道「悲劇」究竟是悲在哪裡,這一次終究是無法明白,所以也看不出他表現上的差異。蜷川的選角,終究給了我「不用太花時間」的印象。

  當然首度有機會見到面前會動的勝村政信(有些戲他是在觀眾席中登場,所以又真的更有機會近距離看到),體會到他散發出來的喜感,終究是比較新奇的經驗。而看到台上有裸女在最初的瞬間的確也有些驚訝。而雖然並沒有特別中意這個作品,但是發現原來自己的不能理解,跟一些既定的觀念有些關係,但是也蠻有趣的。只可惜我跟這部戲的緣份還是不夠,所以沒能有更深的感覺吧。
  
一般舞台劇觀後感 | 留言:0 | 引用:0 |
<<「デカワンコ」第六集觀後感 | 主頁 | CRIMINAL MINDS第一季第二十一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