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lie to me第一季第二集觀後感

  看這一集的前半時我比較沒有那麼的專心,只是不曉得是不是跟前一集的間隔也算短,到看完這集再去看別的作品時,我都會忍不住以為那種問話的場面就是要看對方是不是說謊,不過自然不是這麼回事。以下有提及劇情。

  跟前面的PIOLOT一樣,故事又是有比較主要的線跟比較次要的線。這次最主要的問題是一個軍中的強暴案,次要的路線則是一個未來有展望的明星球員的問題。因為故事的進行,所以自然也是安排了一些比較曲折的環節,讓出來告發的人其是說謊,可是實際上是真的有受害者。只是我對於過程仍覺得頗有疑問。他們讓說自己被強暴的人的其他女性同僚看她的證言(是故意讓她們偷看,然後再觀察她們的反應),結果以她們全無反應而斷定事情是假的。沒有錯,倘若同為女性同僚被強暴的話,她們理應有一些反應,可是就算是事先知道沒有這回事,老實說「全無反應」也是不正常的。知道她沒有被強暴,也還是有可能有困惑或者是知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的反應。完全沒反應是我覺得很難以想像的。

  這一集中倒也丟出了「測謊其實可以操控」的問題。雖然我的印象中測謊好像是會比較複雜一點,會一些包括無關的問題時會有怎樣的說謊反應,只是大概戲劇要表現出那樣的機器不可靠,所以在這一集的最初安排一名被測的男性受到進場的美女影響而變得心猿意馬;最後則是利用藥物控制,讓被害者的謊言誘出了強暴犯的話。看的時候是覺得挺俐落的,可是事後想想倒也覺得就算強暴犯說沒有罰女性去開在最前面,那還是可以拗成對情人的偏心,所以…似乎也不是真正有明確解答的狀況。

  去海外當兵、面對危險的狀況,利用自己安排出車的優勢來強暴女性,自然是讓人覺得很厭惡且不能原諒,或許也是這樣,這個故事也要描寫成非要辦成不可,觀眾的心情也才會比較爽快。但是想到這樣的攻防也只能靠證詞,而這個作中是因為有說話份量夠大的主角出「說明」哪些話是真的哪些話是假的,再來佈局誘出犯人的證詞,多多少少也覺得有些空虛,雖然能把對方繩之以法比什麼都重要。可是反過來想,這種只能靠言論來「證明」的事件若在真實生活中發生,那也就一點施力的方向都沒有了。

  最初的鴕鳥蛋說謊器的那一段是不錯啦,副線的那裡也是有些溫情的成份。只是我多少覺得有一點…太不切實際。像是日本那些職棒選手要去美國大聯盟時通體檢是必要條件,像美國那個職業運動那麼盛行的國家,即使是學校球隊的簽約,恐怕身體檢查也是一個基本的要件,那麼一切就是以那個為準就好了,究竟為什麼還需要來他們來鑑定球員是不是有說謊,再由他們透過表情來「發現」他身體有問題呢?實在是有一點本末倒置。

  所以這一集看起來是流暢,可是看完之後就讓我覺得有些疑問。跟第一集比起來的話就是第一集會覺得有被說服,到這集就比較會覺得「果然是假的啊」。雖然還是很俐落的作品就是了。

題目:歐美影集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其他西洋影集 | 留言:0 | 引用:0 |
<<「怪咖心理學」讀後感 | 主頁 | CRIMINAL MINDS第一季第十八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