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內田康夫「皇女の霊柩」讀後感

  內田康夫的歷史關連的偵探小說蠻多都蠻有意思的,這本「皇女の霊柩」也是蠻有趣的。說起來跟「箸墓幻想」有些相近,都是跟學者有點關連,當中的過程讓人覺得相關的事好是事情的核心,到最後發現並非直接相關,然後虛構的事件的情境以某個方式消失。當中也有許多他的想法,只是因為不是長篇大論,讀起來不會覺得有太大的障礙。看完之後我也對皇女和宮的事生了些興趣,雖然也不是完全同意內田康夫的想法。以下有提及內容,也有提及小說中沒有寫的一些關於和宮的部份。


  故事中一個重要的線提及了和宮的墓被發掘的事。因為書中並沒有寫得很清楚,所以我看完書就上網查看了一下。原來當年做為德川家代代供奉牌位和墓所的增上寺把德川家靈廟的土地釋出,所以對那些墓做了考古挖掘的調查之後將遺骨火化和遷移,現在那個地點是東京王子飯店。如果沒有這樣強迫的調查與遷移,或許也沒有那些調查報告出土,而葬在德川家靈廟的公主和宮也是在宮內廳限制了天皇及皇室的陵墓開挖的狀況下,極少數連遺體都能調查的陵墓,也就沒有後來一些未解的公案。只是為什麼需要匆促調查和火化,總也是讓人介意。因為東京王子飯店是在東京奧運時開業,或許就是當時邁向高度成長的日本的選擇吧。只是和宮和家茂都還離世百年之內,感覺還蠻奇怪的。

  而因為這次的調查報告和一些過去一些證言,所以作家有吉佐和子還寫了一本小說,描寫因為和宮不願意嫁,親近的人憐惜她就找人代嫁,描寫代嫁的人的故事。而有吉佐和子不只是寫小說拿來這樣安排,而是認定和宮是一定被替換了。只是其他學者持反對態度。內田康夫大概也是不以為然,所以也有透過淺見光彥說一些反駁的意見。我概略看了資訊也覺得可能性不高,尤其是她倚仗的資訊跟實際挖掘者寫的記錄和言談也有不符之處。不過那個部份這本小說並沒有怎麼提,而是以在發掘過程中發現和宮的遺體有抱著一張乾板照,照的是一名年輕男性,但是因為保存不良所以再去檢視時已經變成普通玻璃板的事,假設了一個「其實照片被替換」的故事,真的照片可能還在世上…。假設說如果那張照片裡的男性是之前和宮原先的未婚夫有栖川宮熾仁親王的話,說不定近代的日本史就要改寫(意即她因為身份關係,若是心其實偏天皇家的話很多事情的行動就必須整個倒過來想)。不過最後當然是回到了照片也沒能公諸於世的狀況。

  那張變成玻璃板的照片若是家茂的照片的話,就是向來不拍照的家茂為自己的妻子拍了唯一一張照片;若是熾仁親王的照片的話,長眠在德川家的墓中卻懷抱前婚約者的照片…自然是頗讓人玩味。只是不管如何,在棺木開啟之後,她和心愛的人一同長眠的夢也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畢竟什麼事都有可能性,會假設她也有可能偏皇室一方大概也生自她複雜的立場,而消失影像的照片的確也讓人生出頗多想像。只是實際的殺人事件本身跟和宮的事情無關,只是在當中會覺得好像有些關係,從淺見的追查中明白的一些跟和宮有關的事情的確跟事件和人物的連結有些關係,所以倒也不算詐騙,但是終究有些事情是旁枝而非主線。只是讀的時候的確覺得整個故事交織的方式真的很巧妙。

  最初淺見光彥和事件的接觸是因為姪女同學的母親剛好是一具屍體的第一發現者,因為事情全無脈絡可言,第一發現者被頻繁的詢問、媒體也找上門來,造成他們一家生活上的困擾,因此拜託淺見去調查。實際上淺見去查之後對於被害者當日的行動有一點無法理解,所以不像警察單純當做強盜殺人事件來處理,而是想要繼續追查下去,所以他想要前往死者的故鄉,而在途中車子被人擦撞,因而結識了大學生男女兩人。因為女生的故鄉離淺見的目的地不算遠,所以也就一併走訪,那時也知道了女學生的母親成了一起殺人事件屍體的第一發現者,只是因為母親不肯說出為何她會去無人煙的寺中的某個堂,所以更引起警方懷疑。淺見自然也接下了這個任務。

  這一本長篇推理小說的長度算是比較長的,超過四百頁,所以自然不是那種馬上認定是連續殺人事件的內容(實際上是可以說是有關連的事件,但是不是連續殺人),而是慢慢帶出一些東西,然後竟然讓淺見找到兩人可能的接點。因為在東京的殺人事件的被害者是人類學教授的助手之類的人物,所以淺見也去走訪了人類學系。照書中後記所述,那一段跟某位叫足達的助手一起的那段見聞都是真的,我倒是看到書中敘述人類學系跟生物學系長在一起,讓我想起以前台灣某校的配置,所以倒也覺得有趣。

  故事中其實還設定為防不慮事故,和宮在出嫁前可能已做好棺木,但是在馬籠大火時早已逸失。雖然前面說東京的死者的祖先就是造了棺木的人,可是看到後來也覺得這段沒有特別的意義,大概只有把所有的事跟和宮籠絡在一起吧。這一點我是覺得有點可惜,本來是希望那個「另一個棺木」能也有什麼功能的。

  我雖然依然覺得和宮的人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沒有像內田康夫覺得這悲劇的皇女似乎不怎麼悲劇,但是從書中讀到說她「降嫁」東京時從京都出發的約有一萬人,從東京來接的隊伍有一萬六千人,光是從京都出發的隊伍就耗了四天出發,兩方隊伍在大津集結時就是二萬六千人…光是想像也覺得有些誇張。只是想到擺了這樣的排場,結果她同意降嫁時的一些條件都沒有辦到,又被天璋院壓著,某方面來說也還是值得同情啦。

  這故事到尾聲時又出現了一名犧牲者,假如我不是在書背的簡介讀到,我根本不會覺得會有第三人會死,因為各種複雜的線開始漸漸收攏起來了。只是或許也是為了要讓事情能夠有實際的證據,只好這樣安排。我是蠻喜歡這次淺見的身份被發現的段落。當淺見發現在馬籠的寺的被害者遺物被借走之後去拜訪第三位被害者的家,知道他已失蹤後說他可能已死。後來在真的找到遺體之後警察自然認為淺見是最可疑的人物,還直接找上門來,結果淺見那最懼怕的母親對著警察說有事可找淺見的哥哥幫忙,淺見才自己承認他老哥是刑事局長…以前看到比較多的是淺見被警察抓起來,這次是直接殺到淺見家去,真的挺愉快的。

  整個故事算是不錯,也沒有什麼大矛盾,也是蠻好看的。不管和宮的生涯是不是悲劇,但是留下的謎團倒真的蠻讓人能有很多想像的,雖然我還是要再疑惑一次我知道那麼多日本歷史要做什麼,可是這種類型的我還是愛看啊。
推理小說 | 留言:0 | 引用:0 |
<<BLACK BOX「MY WORLD」感想 | 主頁 | CRIMINAL MINDS第一季第三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