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SHERLOCK HOLMES「The Norwood Builder」觀後感

  看前一集的時候,我正在想說葛萊森都出現了,但是雷斯垂德還沒登場,而且我也正好想起這一個「諾渥德的建築師」(The Norwood Builder)裡應該遇雷斯垂德有登場,加上這個故事有我喜歡的某個元素和我很喜歡的句子,而剛好接下來是這個故事更讓我期待,只是…愈期待愈是失望,我本來所喜歡的那句話也根本沒出現,只能說我跟改編者的想法又差很多,而這一集的確也動了原作中某個重要的狀況。以下有提及劇情,也有原作內容。

  這一集和原作中最大的不同是原先原作裡面並沒有真的死人,只是一個精巧的詭計而已。只是到了這一集裡,犯人真的弄死了一名流浪漢來「代替」。雖然這樣可能比較合理,畢竟人骨真的要燒成不成人型很困難(或者是戲劇中表現的那樣的火災的規模很困難),可是我實在也覺得因為要害一個人所以殺了另一個人也未免太沒必要,雖然他想要把人送上斷頭台,好像真的殺一個人也可以接受,但是大概我看過原作也已經習慣了那樣的無中生有,所以還是比較習慣原作版,那樣我覺得也比較有趣。弄一個人來代替的設計比較像現代很容易會有的劇情,所以我反而覺得是老套。

  我喜歡的那句話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實際死亡的事件而變得無用武之地。本來在福爾摩斯找到犯人之後的說明中提到的「But he had not that supreme gift of the artists,the knowledge of when to stop」完完全全就是這個事件最大的重點。這次本來束手無策的他因為犯人的畫蛇添足而得到結果。雖然戲劇中破案的關鍵也還是在同一個畫蛇添足,但是因為又扯上了流浪漢之死的有的沒有的,變成更兇狠的犯罪事實,好像這句話也就不適合說。我本來還真的蠻期待聽到這句台詞,所以頗為失望。

  整體來說這個故事可能也不算太長,所以要加一點東西,把腦袋動到屍體身上倒也是可以理解。只是我想我有抵抗感一方面是因為有先入為主的印象,但是另一方面…會覺得那樣的部份跟原作的世界觀好像不怎麼合。沒有錯,小說中也由年輕人的母親說出犯人生性殘忍,還把貓放進鳥舍的殘忍行為,可是該怎麼說呢…好像原作中幾乎沒有這種全無利害牽扯的殺害事件,所以我也比較介意。

  戲裡還做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更動,像是再度把一些話分給華生說,把健在的年輕人的父親寫成死去…等等的,這些部份是比較無所謂,可是我必須承認我還是不習慣由華生來解說很多東西,但是那是還可以忍耐的。我本來很喜歡這一集裡有密室,還有因為福爾摩斯為了對抗雷斯垂德而安排的場面,大概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福爾摩斯耍花招。而這一集中那個在雷斯垂德看來是決定性證據的東西對福爾摩斯來說完完全全是相反的決定性的證據這一點真的非常妙。犯人為了想讓自己的詭計得逞而多做了那麼一件事結果反而是壞了自己的局,所以我也很喜歡那句話…。不能說這一集不能看或是難看,但是就是頗違背我的期待吧。

題目:歐美影集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SHERLOCK HOLMES | 留言:0 | 引用:0 |
<<MACGYVER第三季第一集「LOST LOVE(PART 1)」觀後感 | 主頁 | 黃耀明「KING OF THE ROAD」感想>>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