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茂山千之丞さん逝世

  12月5日早上我看到茂山千之丞さん於12月4日病逝的消息。我知道這是人生的必然,最初也多少有些心理準備。只是真正來到時,終究是猝不及防。千之丞さん也早已是高齡,我也不是不知道這一日也終將來到。只是終究是沒有想到到現在都還能年年舞「三番三」的千之丞さん的這一日會來得那麼快,這幾年雖也是偶爾看他有些狀況,但是也覺得他足腰的尚稱強健。所以或許還是全無心理準備吧。
  看了茂山家的狂言這麼些年,我老早深刻感受到千作さん是整個茂山家的中心,但是影響茂山家的方向與路線的總舵手卻是千之丞さん。甚至多年前在日生劇場和歌舞伎演員同台演出(弄到險被能樂協會驅逐),也是千之丞さん的意向(本來前面一些新嘗試也有參與的野村兄弟此時就沒有參加),後來是因為他父親也說若因此退會的話他也要退會,結果才不了了之。而在之前他也有一些個人的行動,還曾主動提出退會申請沒有被接受。在日生劇場的事件之後,那個限制才算被打破,後來包括不同流派的合作乃至電視等等活動變成理所當然,也是以那個事件為契機。沒有他衝在最前頭,或許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而那一陣子的活動不只是打開了狂言界的新局,也留下了幾個現在有不同家都在上演的新作狂言,這是後來都辦不太到的。

  本來千之丞さん的基本態度就是比較反體制的,這一點跟武智鐵二的想法算是比較一致的。即使是現在很多限制早就消失,但是但是他的想法和理念依然是走在最前頭,有一些想法或是做法也超越了我可以接受的範圍,可是大體上的事我是蠻能贊同的。這些年我逐漸以看茂山家的表演為主,固然千作さん的存在與茂山家的人比較多所以較多變化也頗為重要,但是在幾年前讀千之丞さん的著作時受影響亦是理由之一。「狂言在相隔數百年後終於和它的觀眾再會」的想法等等追求,有很大部份也成為我對狂言的基本想法。去年的春狂言中他說出不印辭章給觀眾的理由我也是大大的贊同。

  今年因為我狂言看得比較少,在舞台上最後見到千之丞さん是7月在日生劇場的公演,他演的是僅僅出場幾分鐘的主人。前陣子雖然也有點想看他的「枕物狂」,可是時間不允許也只有作罷。結果10月他在京都演「枕物狂」之後便入院,我本來真要去日本看的話頂多只能看11月的公演,所以就算安排了赴日行程,也是註定看不到「枕物狂」了。雖然今年只見到千之丞さん一場演出是少了些,說沒有遺憾是騙人的,但是真正會覺得最受打擊的大概因為我並沒有真的預想到這樣的事會突然發生。

  看茂山家這麼些年,因為千作さん名義上已隱居,所以即使是以他為主的會,千作さん也沒有在玄關或是大廳出現,主要都是後輩登場。可是很多時候千之丞さん也會站在那裡送客。而他在舞台上雖然還是有些狀況,可是足腰尚算強健,很多千作さん已經不能演的演目他依然可以演,聲音也沒有問題,所以我從來沒想過家系長壽的他會就這樣離世。像以我的想像,我都會覺得他們應該是會在難以登台之後靜靜休養幾年才過世,所以並沒有真的想到千之丞さん會先走,而且是在最後的舞台不到二個月內的時間。也許也是因為我不知道他在京都公演後就休演,但是因為過去千之丞さん也有休養一陣子過,所以我就算真知道他在京都之後的舞台休演,或許也不會真的就有什麼心理準備,因為我心裡已經隱隱認定不可能會那麼突然了。雖然想一想之後會發現在舞台一直演到最後才比較符合他的人生。

  這些年之中,看過千之丞さん的表演並不是一回兩回而已,所以湧上來的回憶也有很多很多。多到不知道該怎麼說。在台上的熱演與台上的失敗,站在大廳或是劇場外的身影,現在馬上能想起來的就有好些回,更別說是有些留存的影像了。說真的,這些年我並非沒有經歷過年老的演員逝去的感傷,連能樂界中近年過世的演者也有些是我看過現場演出的。只是看千之丞さん的表演不是三次或五次的數字,而是光是聽他解說恐怕就已經有三次五次,對於一個那麼熟悉且一直親眼看到的演者就這樣過世,又不是在有心理準備的狀況之下,所受到的衝擊依然是很大。倘若有個一年半載的緩衝期,也許…也許心境上會比較不同,只是回憶已經那麼多,這是不會改變的。

  千之丞さん畢竟已是高齡,本來這一天也是會來到。只是想到那兄弟絕妙的合作再也無法重現,想到那個聲音不會再在任何一個能舞台迴響,那個藝也就真的從此消失,還是會覺得…捨不得。也許我還是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真的和千之丞さん告別吧。

  只是…就算是今天流了不少眼淚,就算日後可能還是會有傷感的時候,在這些年間能有機會看了那麼多舞台,留下那麼多那麼多回憶,眼見與體感著絕妙的藝,還是只有感謝自己有機會接觸這一切,在心中留下了那麼多珍貴的財產。雖然現今的自己也還不算真的完全接受現實,還要多一點時間平靜蜂湧而上的記憶,可是我真的很高興自己有機會認識這麼偉大的人物,即使對他衝撞體制的歷程了解的很淺很淺。也許隨著時日過去,有些事情會在記憶中慢慢變淡,但是我知道千之丞さん會是我一直喜歡的狂言師,那樣的心情在我心中不會成為過去式。
名人過世消息 | 留言:0 | 引用:0 |
<<「黑白假說」讀後感 | 主頁 | 「秦崩─從秦始皇到劉邦」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