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奈良再訪(上)

2010.07.23

  雖然今年是平城京遷都1300年,我也早就想著要要趁這段時間到奈良一遊,不過因為有表演卡在行程當中,我這次也有只安排了一天半的行程。本來以我那樣衝行程的方式,倒也是可以把平城京的主會場包括進去,但是因為去的時候天氣實在太好,雖然好像沒有台北那麼熱,但是長時間在外活動的我也還是失去了戰鬥力,最後放棄了看來沒有什麼樹蔭遮蔽的主會場而再度離開奈良。雖然那久遠的王朝不關我的事,但是因為我有某個盤算,所以倒還有再訪的機會。
  
  和前一次一樣,我坐夜行巴士來到京都,再從京都準備坐近鐵去奈良。和上一次比較不同的是我沒有在京都停留太久,只有稍事準備一下,就發現售票處已開,所以我也早早買了票,直接前往奈良。因為有上次的經驗,我這次也買了含有公車的套票(不過這次沒有看到介紹上有寫沒附公車的票,所以我不曉得那種票現在還有沒有),在旅程上還真的比較輕鬆一點,尤其是在豔陽天下。
  也是因為我之前已經從近鐵奈良站一路走到了東大寺和春日大社,這次也覺得沒有特別有必要再走一次,主要是天氣很晴朗,我雖然在京都車站擦好防曬油,站在太陽底下我也才想起這次出門沒有帶其他可遮陽的道具,所以自然是能不走就不走,從車站坐公車到春日大社參道前,然後前往上次沒去過、「まほろば」那首歌中出現的小徑。最初我心裡的盤算,並沒有把探訪那條小路的事當做優先事項,而是把它當做調節方案,就是如果有時間再去的地點。只是因為到奈良的時間還早,有些地方可能也還沒開,所以也就把這事挪到最前頭。

  其實那條小徑並不起眼,也在我第一次走訪奈良所走的那條春日大社的參道附近。只是當時沒有做調查就出門,所以在走過那一帶之後轉往旁邊的東大寺。這一次才發現我之前根本就在那附近晃來晃去。走在參道上的時候,我聽到飛火野那邊傳來的聲響,看著鹿苑的鹿往那邊飛奔。我看看時間,正要到八點。大概跟我那時十點看到的召喚鹿的行事一樣。望著飛奔的鹿,我繞過了鹿苑的後方,在附近走上了那條小徑。

  雖然這條小徑只是歌中的描寫,不是歌中的中心思想,可是實際上踏上那裡,還是有一些比較能實感的東西。物換星移,或許小徑跟三十年前已經不一樣了,但是實際走到那裡,也有一些「原來如此」的體會。比如說真的看到馬醉木上綁的紙條(?),想到歌裡的那句「馬酔の枝に引き結ぶ 行方知れずの懸想文」時,感覺自是有所不同。假如沒有聽到歌,可能根本不會覺得有什麼,但是聽了歌,看到實際上的模樣,既是對歌裡寫的東西多了些了解,也同時對那懸掛在樹枝上的心情,多了一些想像。那些結在馬醉木枝上的裡究竟寫了些什麼,對我這樣的旁觀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帶來了那些心中思緒吧。
  小徑現今的風景說不定跟三十年前已經差很多,但是沿路的馬醉木、混雜著一些小石頭的未鋪裝的泥土小路…都還有跟歌中相彷彿的模樣。而也是因為在馬醉木枝上看到了綁著的紙條,我也才注意到那「不知去向的戀文」跟前面「沒有收件人的信」也有些相對的味道。
  
  離開小徑之後,我到了春日大社的前面,看到巫女正在打掃。一方面是去過了,一方面是…之前看的一個節目介紹整套春日大社的某個祭祀儀式…也會覺得好像有點神聖不可侵的感覺。只是走在春日大社前面,看到外面有那個關於式年造替的募款說明,突然也覺得像伊勢神宮那樣社殿20年就整個新蓋一次的傳統也是有它的意義存在(春日大社的式年造替似乎只有補修而已),也終於…接受了那些古老木造建築的解體修理也是那歷史的一部份,而不會覺得有修理就破壞了原先的歲月。

  因為這一帶我已經走過一遍,再加上時間還早,所以我一開始還頗為猶豫要不要在附近停留,還是直奔藥師寺(那附近剛好有巡迴的公車),對我來說在藥師寺的東塔要被包起來修十年之前再去看一眼算是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我當時雖然有再訪的盤算,可是並不確定能不能實現,所以這個藥師寺東塔算是優先事項。後來想到若在這天氣再回頭到這一帶也實在太累,所以我決定下午再去,而還是先以週邊為主。

  我先是去參觀了春日大社的寶物館。其實這些神社佛寺的寶物館都…普通,因為規模都不大,我印象比較深的大概是巖島神社的寶物殿,可以看到平家納經(只是是複寫本),還有一些跟能樂有點關係的東西。春日大社寶物殿展的東西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反而記得自己坐在外面的椅子休息時,看到東京某處有跟能有關的展覽的海報,還有點想去,只是後來我也是忘了而沒去看。

  接下來我往東大寺的方向走。前一次來的時候我是從東大寺二月堂的方向走到春日大社,所以本來以為只要往二月堂方向就可以走到那時走的那條有賣店的路,但是我大概一開始就沒有走在那條路上,而順著我當時所在處的指標走到別條…車道(汗),我本來也沒有特別想去二月堂,想說是在動線上才想再看一眼,既然不在動線上也就作罷,所以我就把目標轉換成前一次只看到屁股的正倉院,因為這一天是平日,所以可以大大方方走進去看正面。只是正面跟屁股長得…也沒有差太多,而且因為距離的關係,好像屁股那邊比較容易拍下完整的全景。不過不管如何,有機會來到這裡從正面看正倉院,終究也是不壞。

  正倉院屬宮內廳的管轄,只是它原來是東大寺的正倉。據說以前是奈良時代一些大的寺院都有設正倉,但是其他的都已經消失,只有東大寺的正倉留下來。所以正倉院還算是東大寺的範圍之內。所以此時我又開始猶豫要不要去大佛殿參拜。本來那也不在我的計劃之中,但是一方面是因為的確會想看看大佛,另一方面就是我接下來的那個計劃跟大佛殿算是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也覺得此時需要去…拜會一下。

  因為東大寺大佛殿的大佛應該也算是奈良的一大象徵之一,所以這一年多以來,我應該也在電視上看過大佛殿的模樣不只一回。大概也是如此,重回大佛殿並沒有讓我覺得是很遙遠的事情,反而好像沒有多久前才來過的感覺。或許這也是因為大佛週遭的時間的流遠比我的歲月來得久遠吧。只是看著拼命拍照的觀光客(我也在其中),也會覺得大佛腳下的風光終究也有了些變化,不再都是信眾的身影。

  從進入大佛殿前到大佛殿中,我看到了不少西方觀光客,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賣一些商品地方的小姐在跟西方觀光客解釋せんとくん(遷都君),因為她覺得那很可愛。我自己是覺得還好,不過想到初時遷都君登場時還被大加撻伐,後來也是被說愈看愈可愛,也覺得挺有趣的。至少那位外國人應該是對遷都君一見鍾情。我則是添了一小隻長鹿角的史奴比,這倒也是我上次看到卻以為隨處可買到,最後沒有帶回家的戰利品。

  離開了大佛殿,我走在走廊上,聽到後面走來的解說者在對他所帶的隊,對著那裡的一個圖說明說大佛殿前一次是何時修理,也說了「那時佐田雅志在這裡辦演唱會」,我回頭看了隊伍,看他們的反應並不怎麼強烈,只是對我來說,那剛好進入耳中的名字,彷彿就讓我在這裡聽到了要聽的回答。

  離開大佛殿之後,我往興福寺的方向走去。其實因為從春日大社一路走過來,天氣又很晴朗,我已經覺得頗為疲憊。原來也想在那附近找店家坐下來休息,只是這次到奈良週邊並沒有帶地圖的我並不知道那時曾看到有店家集中的地方在哪裡,所以不知不覺也走到了興福寺。因為天氣真的很晴朗,此時的思考模式就是找尋涼快的地方,所以我就進了它的寶物館,去看這幾年在日本馳名的阿修羅。


題目:日本遊記 - 部落格分类:旅行觀光

旅遊 | 留言:0 | 引用:0 |
<<「詩經的世界」讀後感 | 主頁 | 「うぬぼれ刑事」第六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