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ハンチョウ~神南署安積班~」第三季第十集觀後感

  嗯,這一集完全是在走感人風,可是我覺得實在是太老套了,而且太刻意在感人風上,看起來也覺得不甚自然。以下提及劇情。

  因為這集的登場人物就那麼幾個,再加上一開始當中的某人就認罪,所以自然而然就是走向其實他在包庇某人,然後他包庇的人其實不是刺致死那刀的人。一開始刺兩刀一淺一深也是一大線索。所以犯人一登場我馬上就懷疑了,只是一開始以為是他也看不下去此事之類的,後面一轉變成他其實是壞蛋,我也覺得有點怪怪的。

  倒不是說前面是好人臉後面變壞所以怪怪的,而是他的設定很奇怪。一個剛從監獄裡出來的犯人竟然會知道他以前的律師現在在做受害人協會之類的顧問有污錢,而且是在監獄裡聽說的…。這種事情協會的人不知道,就算律師自己不小心對誰說溜嘴,要變成監獄裡面普通的情報,也還是太扯了。何況一個有工作的律師竟然也可以靠跟蹤受害人來順便補上一刀,彷彿預先知道對方一刀下去不會殺死人一樣,又是那種前提有問題的狀況。

  我可以理解這一集又是強調受害者家屬的那個觀點,實際上這集前面設定幼女被殺而母親在那邊哭泣,也讓我有強烈的既視感,後來才想起來之前櫻井被抓時,就是類似的設定,但是那次是安排哥哥一直自責而將警察當做復仇對象之類的,這次則是哥哥快要病死…。我覺得這種帶有討論法律等等的意圖的內容也不壞,畢竟在被害者的人權上,日本在前陣子也經過很多的奮鬥。不能否認這種東西看了心情也的確會不太好。只是戲劇之中特別強調生病的兄長云云,走那種人情風,我是覺得下得太重,前面一直要讓兄長說心情,然後在那邊不相信他怎樣,要他面對自身的罪等等的,以鋪陳來說讓人覺得挺單調無趣的。

  也許因為我不太能理解那種「因為他對某某人好,所以他實在不像殺人兇手」的這種感想,所以對於那個部份始終覺得不中意。像是須田在調影帶看而注意到兇刀問題的部份然後懷疑生病的年輕人的話而開始努力細查的話我就覺得還不錯;而到了發現真兇另有其人的時候鑑識才突然說皮膚上有採到指紋,我則是會很想吐槽說「這也太慢了吧」。明明安積班已經要等生病的年輕人去看過他疼愛的小妹妹動手術且手術成功,至少已經過了三、四天,平常屍體說不定都交由家人領回並火化了吧,這種在人身上的指紋若不在一開始就檢出,而是來再發現,實在也是太奇怪了。為了要製造懸疑反而處理得頗為拙劣。

  另外一個我蠻介意的是「死者」身上的血跡也做得很粗糙,也許是因為剛好在白的汗衫上特別明顯,完全就像是放了一段時間顏色有點淡的紅藥水或是顏料之類的。本來隔了那麼多小時死亡,血一定是變成暗紅色而乾掉,而非那種…稀釋的鮮紅色的感覺。或許是預算問題,但是…實在是太拙劣了。

  KAT-TUN的中丸演病人看起來是中規中矩啦,只是總是三不五時讓人覺得他沒有能真的表現足夠病弱的樣子。另外就是他年紀的關係,實在也不太像二十歲上下的病弱少年,所以最後「像爸爸」的安積安慰他時我還是怎麼看怎麼怪,本來佐佐木藏之介也不過四十出頭,在戲裡演成人的父親就一直很不自然了,這次大概年齡差更近所以更怪…。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ハンチョウ | 留言:0 | 引用:0 |
<<「科搜研の女」(2010)第八集觀後感 | 主頁 | 「うぬぼれ刑事」第五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