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悠久的幻想

  幾年前我在NHK的節目裡看過關於「大化改新」新發掘的真相,敘述並不是如當政者留下的日本書紀記述中蘇我入鹿一族是佔了權而有非行的惡臣,也舉出史料說明大化改新不是如同記述所說是在乙巳之變之後就實行,比較有可能是在白江口之役之後才有大規模的改革。日本的歷史我並不是那麼熟,節目中的立論也只是其中一個觀點,只是我除了對蘇我一族的事留下一點印象之外,忍不住思索的便是皇極天皇在兒子諸殺情人的場面中退席的事。
  我其實不怎麼相信那個關於事件現場的詳細描述全是真的。不只是歷史向來是勝者所「決定」的歷史,一個事件中每個人連站位什麼的都能被寫得一清二楚也是我會覺得比較難以相信。我也不知道傳說中皇極天皇與蘇我入鹿是情人的說法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是真實(因為我也看到因為她的經歷有些比較奇妙的部份),只是對於那些說法中竟有那種在情人被殺的現場需要做兒子和情人二選一的抉擇,在節目介紹時就讓我有頗多的想像。就算那些行動的敘述全是真的,皇極天皇真的在當場聽了蘇我入鹿質問說自己到底有何罪、聽兒子講了什麼反叛之罪之後就默默離去,到底她是如何想的也沒有人真的知道,畢竟身為高位的人就算真的面臨的是兒子與情人,可是背後的後果也絕對不是她真能去選什麼的。何況就算狀況為真,也還有著她是為了拉攏權臣而是政略上的行動…等等等等的可能。

  或許只是因為那樣的情境很能誘發想像,所以也讓我深深的留下印象。那時我並沒有去看關於皇極天皇的資訊,直到這次日本公佈對牽牛子塚古墳的考證結果,認為它很有可能是齊明天皇和女兒間人皇女合葬的墓,而齊明天皇就是乙巳之變時的皇極天皇,我也才開始看一些基本資訊。她在蘇我入鹿被誅之後兩日退位,讓位給同母弟孝德天皇(也就是在大阪建難波宮的天皇),在孝德病歿之後又再繼位稱齊明天皇。
  只是看一些資料,也會覺得的確有些奇妙的地方。比如說有人提及她在嫁給舒明天皇前就已經嫁過人,而舒明天皇有一個天皇之女的妃子,以正統性什麼的來說她在當天皇之前不太可能能被立為后,因而懷疑那是因她兒子後來成為天皇所以後來才追認的。而我也有看到有個說法根本就是包含乙巳之變之前的一些政爭的動盪期根本是沒有天皇的。在網路上搜尋時,也有看到有人搬出各種典籍來說明舒明.皇極.齊明的時代或許根本不存在。

  因為我對日本的歷史本來就所知甚少,因此在看這些說法時,我甚至不知道日本人他們學校教的版本是講到什麼程度。只是不管什麼說法,我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不太能理解的地方。比如說齊明天皇在記載中很愛大興土木而引起民怨,這一點跟皇極天皇在位時代中強調蘇我氏去求雨求不來,她去求就天降甘霖的那種意圖上的內容頗為不同,要美化的話好像民怨的敘述也不必要。只是反過來說,那個時代看起來真的很混沌,日本歷史中首度的禪讓與首度的復祚發生在同一人身上,又是碰上乙巳之變等等內部的傾軋、退位時期也有兒子不理會孝德天皇的意見而率大半朝臣回飛鳥的事,對外也有複雜的狀況(唐朝與朝鮮半島的動盪),如果真的別的書籍不太有記載能在位時的一些事情的話,也是有些奇妙的。而若她復位成為齊明天皇時,實權在兒子手上,而兒子的年紀什麼的也早就可以直接繼位但為什麼不直接繼位…感覺起來真的有蠻多謎團的。也許是因為那個時候能依恃的史料不多,後來的研究者難免又會有只採擷有利自己的理論的說法,所以毫無概念的我看那些東西也看得很模糊。

  不過不管她的稱呼是什麼,是否真的熱愛做土木工程,她是兩位天皇的母親、而女兒也是孝德天皇的皇后(這個時期看了幾個相關人物就看到好幾個近親通婚的例子)的事應該是比較確實的。最後她跟間人皇女合葬(因為齊明天皇先過世,所以應該是在間人皇女過世後又移葬的),而這次牽牛子塚古墳的棺室打開來完全就是兩人合葬的格局,也成為推斷的一個重點。

  牽牛子塚古墳之前因為棺室外露,所以過去的調查中,已經確認了當中的一些物品和棺木的形式(人骨好像只剩牙)是屬於高貴身份的人才使用的夾紵棺。這次最重大的發現結果,是確認了陵墓的八角形形狀。這正是齊明天皇時期前後的天皇會採用的格式。雖然沒有更明確的證據,管理所有天皇陵不準許天皇陵做任何調查研究的宮內廳也認為關東也有非皇室的八角墳、所以除非有墓誌之類的出土,並不會改變他們所指定的天皇陵,但是原來也有點半信半疑的我(理由是因為他們想要因為這些結果的加持增加入選世界遺產的機會),看到稍微寫得詳細一點的報告中記載它用了許多他處運來的巨石,需要做這樣工程終究不是普通人可能的,因此也說服了我。而且牽牛子塚古墳的所在地似乎也是是原先文獻所記載的越智崗上陵的可能地點之一。以此來說,宮內廳的指定錯誤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我在看內田康夫「箸墓幻想」那本小說時,就了解到日本的宮內廳管理日本的天皇陵(箸墓是皇女的陵墓),不能讓外部的人進去做挖掘或研究。只是這個所指定的地點也不是代代相傳,而是明治時代左右才指定的,也沒有經過很精確的考查。但是像是「箸墓」過去也有過在削了一條過道、或是邊邊角角建了茶室什麼的,在過去的時間中沒有受什麼保護,說不定裡面早也什麼都沒有(但是精確的考古總是能找到一些線索吧),只是因為那裡被指定為所倭迹迹日百襲姫命的墓而不能挖掘…。假如可以允許發掘調查,或許牽扯到邪馬台國的卑彌呼的爭論可以認定(也許不能),但是現在就不能動那個墓。我可以理解不管系統怎麼變更,名義上現今的天皇是從過去傳承下來,開挖祖先的陵墓自然是有不敬之處。只是另一方面,我對這些過去的謎團總是有些興趣,如今我們試圖勾勒過去的一些事情,靠的也是這些考古工作,挖了不少人的墓室才知道很多事。

  所以這次是其實很有可能是天皇陵墓,但是因為宮內廳指定的是別處所以沒有開挖的限制(也不是隨便挖,總是官方的機構和學術機關的什麼計劃),也因此讓學者能像這樣研究考證天皇的陵墓。這次的發掘中報載,過去也有像是中尾山古墳(考古界認為是文武天皇陵)與今城塚古墳(考古界認為是継体天皇陵)是同樣的狀況但是宮內廳並沒有變更他們指定的天皇陵。我覺得那樣的狀況蠻古怪的,因為他們等於會祭祀一些明明不是那個人的墓,而且那麼的冥頑不靈。但是有這樣的機會(?)讓一般人有機會知道天皇陵是長什麼樣子,想像過去的光景也是挺不錯的。而且雖然我覺得宮內廳真的有點那個,可是之前日本高松塚古墳的壁畫的劣化問題其實有不少是後來進去作業的人造成的,後來他們採用把壁畫撤走拿去修復的方式似乎也引起一些討論(如果是別的國家會完全起來保存原樣,不會挖出來修)。所以…有些東西不去動或許也是好的。之前連展覽的運送或是放進示盤什麼的都有把展示物弄壞的狀況,實在也不代表他們就一定很小心。只是反過來說宮內廳若在裡面偷偷搞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就是了。

  我對日本的古墳說實在話也了解不深。只是不管是八角形或是前圓後方墳,只要是規模大一點的陵墓,在過去一定非常醒目。會動手的人就是會動手,所以很多墓中或許連他們想保護的什麼都不存在,但是裡面可能會有其他人能拼湊得出什麼的線索。只是如果無法保護周全,挖掘調查也不是良策,或許這也會是現在到未來始終都會有的爭論吧。

  只是透過這樣的考古調查,讓人遙想過去曾經有這樣的一個人。不管那些現在推定或是揣測的說法或記錄究竟何者為真,但是終究有這樣的一個女性存在,在那激動的年代中捲入歷史的洪流中,留下了一些痕跡,也帶給後人無窮的想像,即使我們可能永遠沒有辦法知道真正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我與滾石的歲月(上) | 主頁 | 「ゲゲゲの女房」第二十五週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