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ハンチョウ~神南署安積班~」第三季第一集觀後感

  以第一集來說是蠻緊張刺激的,但是我覺得故事內容其實還…不討我的喜歡。以下有提及劇情。

  因為明明是兇惡犯罪,要走人情風,某方面來說就是會有一點…古怪之處,我一開始看到犯人在看自己女兒的照片時,就知道一定是演她有重病要錢醫。但是大概也是因為看到日本一些難病募款的後續,知道一堆人在募到錢之後沒有真的公開財務還有餘錢的流向…等等的,所以對於這種狀況,會變得不太能同情。雖然這一集中竭力的要描寫犯人該受同情的一面,有安排他努力工作和募款卻湊不到數,但是…因為我之前看那些東西時也知道那種在美國進行的手術,若是有什麼需要移植的,等於是用錢去攔截正常的順序,另外很多家長所募的款,還包括了自己住飯店的錢還有機票錢…不是說難病就不該救,但是知曉這當中有很多的矛盾和黑暗面,也就沒有辦法為這樣的心情所感動。而且不管再怎樣值得同情,花時間擬定犯案計劃、選定目標之後,還從搶槍開始實行,那都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事(最後戲裡也沒交待犯人怎麼知道被搶槍的人有持有散彈槍),也顯示了把這樣的故事用犯罪來包裹的矛盾之處。

  我並不是反對這類的募款(為什麼需要這樣好像跟日本一些醫療法規的限制也有關),只是知道那些募款的人後來都沒報後續,尤有甚者是小朋友在接受手術前便死去,結果相關的費用也沒有公開或是再移交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我會覺得至少需要有什麼機構或是公權力用什麼方式來監督。幾年前日本的媒體也還算三不五時會報這樣的募款故事,但是印象中這一兩年就幾乎沒有看到,或許是媒體也注意到這樣的狀況而不願再幫忙背書吧。或許這一集中班長對犯人的說教也含有這樣的意味,就是前面的人沒有好好處理,害到的是後面的人…等等的。

  我覺得岡本健一的確是傑尼斯裡會演戲的,但是在這一集中,既然他是一個很認真很努力的好父親,在風貌上應該不要弄得那麼像痞子吧。髮型也就算了,或許有別的作品需要留那個頭髮,但是耳環什麼的拆下來,會比較像是在努力做保全人員然後在路上好好募款的人吧。這當然有一點歧視,可是如果看到那樣很躁動、髮型看來不清爽又帶著耳環的人出來募款,即使再認真也會被當做可疑的人吧。也許這種刑事劇相對起來無關緊要,也許這是他自己揣測的人物形象,但是…總給我一點演戲還是忍不住想重視自己的帥度的感覺,倒也覺得有些遺憾。


  因為這是人情劇風所以被槍擊中的保全人員被放置那麼久後也撿回一命、犯人也沒有被搜查一課的人格斃,然後小朋友也因為記者的報導下有快要足夠的募金,算是皆大歡喜的感覺(當然是在犯人被抓的前提下)。只有班長又再度的被一課的人威脅這一點讓人覺得有點討厭,反正我是很不喜歡那種老套至極的安排。我知道戲劇很愛用,可是什麼東西用太多都會有反效果。之前幾度表現安積班不屈於壓力的特性,前面登場時我還有覺得感動的時刻,但是到這一集,我雖然也有覺得那樣不屈的描述是很安積班,但是因為他們實在太常不屈了,也讓我覺得不夠有力道。

  最後靠班長的說教來解決事件,我其實也覺得有一點太誇張,畢竟現在碰上的是情緒很不安定的犯人,純靠這樣的說服也是太理想化了一點,以戲劇上來說那個場面是最高潮,但是那樣勸一勸就能搞定的設定,對我而言還是無趣了一點吧。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ハンチョウ | 留言:0 | 引用:0 |
<<「ゲゲゲの女房」第十八週觀後感 | 主頁 | 「JAPANナビゲーション 3」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