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聖域

  幾個月前,因為金本受傷還被大大歌頌是帶傷硬撐的鐵人,讓我頗為不以為然,所以當初寫了文章來提及這件事,可是文章寫到一半金本就自己宣佈中止了連續全局的出場。所以我就擱置了這篇文章。只是現在金本「傷癒」開始先發,我雖有些不平衡的心態,但是除了心中的不平外,對媒體在金本受傷硬撐、力讚他的決斷乃至他重新先發時的吹捧,還是感覺到一些近乎異樣的氣氛。因此我想起了過去寫到一半的文章的有些狀況依然存在,所以重新整理相關的想法。

  首先說,我並不討厭阪神隊的金本知憲,過去也有好些次看到他發揮關鍵一擊的時候,對於他的加油歌也算是頗有印象,他可能也是阪神隊中我感覺上最熟悉的球員。去年和前兩年,我也有幾度參觀賣阪神週邊的店的經驗,知道金本還是阪神隊中週邊商品種類最多、大概也是最有吸金力的球員。從過去一些報導與情報還有球員們的談話中,我也約略了解他也是晚成型的球員,還有他持續鍛鍊身體的事蹟(雖然只知道他的什麼護摩行或是什麼機器而不知道其他的部份),對他打到這個年紀還有一定的表現也是覺得蠻佩服的。

  只是在今年以前,我也就已經覺得因為他講究連續全局出場而阻礙了球隊的新陳代謝,甚至因為他過去受傷仍強行出場的精神被大大吹捧與歌頌,讓有傷去醫好像變成不好的事情。像林威助兩度受傷是因為跑壘時的不注意,有他自己的責任,可是我覺得在那種鼓勵受傷硬撐的氣氛,就讓有傷去醫這件事在原先就已經立場艱困的情形下又被更降了一級,成為非常不該的行為。過去金本因為膝蓋的半月板損傷而硬撐打完全場之時,所有媒體也是一面倒的稱讚他滿身瘡痍仍奮戰不懈,球團也允許他季賽完再去開刀,不參加任何秋訓和春訓就直接上場。的確他有本事,即使是沒有足夠的訓練,也還是在那時有所發揮。只是那樣的狀況似乎也「鼓舞」了其他人,使得阪神很多人都表示要全局出場,那事實上也成了某種枷鎖。比如說連續全局出場在前年才因受傷斷過的鳥谷在去年一度被真弓懲罰的換下場時,被許多人猛烈批評(不只是網路上打嘴砲,還有些OB或是有做阪神比賽的球評等等的),而去年有相當時日成績不不振的新井也一直在那邊全局出場,到了今年新加入城島也號稱做好全局出場的打算(結果是沒有實現,有幾度被換下)…讓我覺得已經到了誇張過火的地步。

  如果球員狀況好的時候,連續出場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一年長達一百多場的比賽,會有一些需要臨機應變的狀況,也有一些比數太懸殊可以讓一些板登球員去練習…等等的。這種大家都要來連續全局出場的風潮,我本來就有些不以為然。現在金本雖然已經中斷了他的全局出場,但在初時媒體報導他肩傷之初,每個報章都像之前半月板損傷時歌頌他是滿身瘡痍且憤戰不懈,沒有人討論他是不是該休息的事。也似乎沒有人覺得「養傷」會是可能的選項之一。而他自己也是照常出場,到實在狀況不佳,他自己宣佈不再全局出場,媒體又紛紛歌頌他勇敢的決斷,說他還有「連續出場」的記錄可以挑戰第一名記錄保持者衣笠。

  當時看新聞時,我看的報導沒有特別提,我也沒有去查金本的連續出場記錄是多少,以為他的連續出場記錄跟連續全局出場記錄有不小的落差,所以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古怪的地方。直到那之後看NHK衛星台在轉播中秀出了連續出場的排行榜,讓我知道金本的連續出場數跟連續全局出場數的差沒有我所想像的那麼大,而他跟衣笠的記錄,當時還有五百多場比賽、超過四年的比賽數的差距,才開始對一些媒體理所當然的寫金本朝這個目標邁進,我也開始有了比較異樣的感覺。

  我深知選手生命短暫,向來也因此有些感嘆,所以我並非不能理解追逐這樣的記錄、或是追逐自身的極限所做的努力,只是即使終結了連續全局出場,卻因為守著連續出場的記錄而天天上場,也沒有什麼「專心治療」這件事。雖然因為他不先發上場的時候,阪神的調度看來也靈活很多,但是那種他只是受傷不能守備,沒有體能的問題,傷好了還是能一直有好表現的氣氛,終究讓我覺得是個周邊的人完全不去觸碰的禁地。

  說起來我也不是阪神球迷,比賽也只是有機會看到時就看一下,要說金本已經如何如何,可能也不是那麼周全。只是我對金本的印象是從他去年四月還很厲害之外,後面在打擊方面就已經在走下坡,跟再前一兩年看到的狀況,真的有相當的落差。我雖然有看過一些阪神迷說「問題是因為其他的人都不能打出超過他的成績所以沒辦法取代他」,可是再前一兩年不說,這一兩年的問題應該已經變成「那是球隊沒有給予夠多的機會讓別人能取代他」了吧。

  沒有錯,即至現在他如果擊中球心,依然可以打出全壘打,前些日子的代打,也不算全無建樹,持續先發上陣之後,也開始有了關鍵一擊,但是以這一季到目前為止來說,他的打擊整體上並不是很理想。但是即使是如此,球團側或是媒體從之前到現在,都只是把他不能先發唯一的問題認定為「因傷不能守備」,所以他交流戰在客場就是DH,而當他開始守備練習一兩天後,又開始連續先發出場,而非一開始說的「中一日」。這當然也包含教練團的決定在內,像我這等看熱鬧者沒有什麼好特別置喙的地方,可是…總覺得有些東西是全體都避免去觸及的。

    我了解日本的體育報寫體育新聞或是娛樂新聞的誇張手法,但是就是會有一些東西看上去就是不舒服。我理解金本依然偶爾是功臣,依然有絕大的支持,但是那是否代表一切都要歌功頌德,我心中總有點矛盾。沒有錯,如果球員因為各種理由而成績不佳就被切割掉,有時候也覺得過份殘酷,一個人要離開他的舞台的決斷之時,也總是讓我覺得頗複雜。只是…或許我還是希望不要去極力的閃避終究會來的事。像是之前我也覺得日本的媒體異樣的賞贊森光子的記錄很奇怪,後來她不能演放浪記,也沒有公開露面,但是相關人士還是三不五時透過媒體表示說她很好、又去看戲什麼的,又在那邊說她打算明年客演瀧澤的舞台劇…等等的。當然,倘若她現在是不宜出來見客的狀態,那其實也沒有什麼,畢竟人已經高齡,但是透過媒體一直強調她很健康一切狀況都優良,反而…會讓我覺得不太自然。像已經故世的森繁久彌在身體狀況不如以往、停掉工作之際,幾乎就沒有任何相關的消息,可是就算是真的有人關心、也是某些特定的場合人問,現在的森光子好像一直被強調非常健康云云,反而會讓我有一種相關的人想要硬保一些其實不可逆的東西的表相。我雖明白不可能讓媒體很刻意的去攻詰這部份,可是就是覺得不刻意提跟刻意不提的中間還有一些差距。我無意否定過去的榮光,只是把不會衰退當做理所當然好像…有一種什麼是不能去碰觸,終究讓我有些不以為然吧。
日本職棒、報導 | 留言:0 | 引用:0 |
<<「天使のわけまえ」第三集觀後感 | 主頁 | 「相棒」第一季第九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