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毒トマト殺人事件」觀後感

  因為這個標榜是偷偷拍成的戲劇企劃,這一點吸引了我。因為我並沒有看之前的綜藝節目,對SMAP也只有過去偶爾綜藝或戲劇節目的印象,所以並不真的了解原先節目的呈現是如何。而看了這個特別劇,雖然是佩服製作單位還有週邊參與的演員的努力,就綜藝節目來說倒也有它的趣味,可惜戲劇本身的故事…我總覺得有問題,所以終究覺得可惜了一點。以下有提及劇情。

  看完作品,倒也可以理解為什麼前面要以說明給SMAP聽的形式來先講解一番。因為直接播出的話,還是可以看到不少唐突和勉強的那一面,所以先解釋、然後把重點轉到像溫水洋一或是平泉成(還有那個跑來跑去的苦命演員豐田孝治)等人的身上,所以觀眾比較會注意銜接與使用的方式,不太會計較一些不像演戲的細節(例如為什麼「追捕」中居正廣時還有穿的綠綠的攝影師在跑)。說起來這樣的節目製作方式跟那種在網路上看到某些戲劇的fans製作的影片也差不了太多,只是因為是「官方」版的,所以可以讓別的演員做些銜接。當然這也要很多努力,只是大概因為故事不優,最後也讓我覺得不甚滿意。

  我雖然喜歡最後有一個翻盤的真相,交待了前面埋下的謎。可是我覺得那個安排不夠合理,成為整個戲劇中最大的問題所在,變得有許多矛盾點。就算沒有這一段,事件的詭計本身仍是有點離譜,但是後面讓它產生更大矛盾,就有一點…。
  該怎麼說呢?先不管是女警或是香取是犯人,假如他們也是用節目中破解的方法殺人,那麼我不太能理解女警要在死者的枕頭上擠番茄的意思。就算沒有那個部份,如果真的吃下去而死去的話,法醫之類的應該能靠死亡時間等等的知道同樣的事(只是吃下的是鮮採番茄就不太可能靠解剖而知道)。而且就算是表示候鳥會從香取所在地飛到大廈那邊(因為有出現同種花),用同樣的方法殺人的話,可是在香取那邊並沒有安排番茄。假如是說其實是用別的方法殺的,那並沒有交待方法是什麼,而且女警身上黏到的鳥毛也完全意味不明。其實就算是用那個方法殺的,原來在死者枕邊弄番茄的時候也明明沒有羽毛的,後來同個衣著卻又有羽毛。總之…就是不管往哪個方面想,劇中交待的東西或多或少也有些衝突。

  而且,假如六個人一起吃番茄,在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而其中一人吃到毒番茄,而警察也已知有人有寄恐嚇信的事情的話,第一個懷疑的應該是無差別殺人事件,然後依此調查吧。所以「新聞」一開始播報說有可能是跟主播一起吃番茄的人有關時,我也覺得頗為驚訝。再來明明是「後來」才做成的土器,卻被用在「前面」的節目裡…。

  就算故事停在中居正廣是真兇,那個毒番茄綁在那麼多鳥上面,鳥會飛去的地方又不只一處,那麼就算番茄真的能殺死主播,也有可能殺死別人或是造成環境污染,而一般的泳池會加氯之類的,候鳥應該也不會在哪裡越冬吧。一個大廈中泳池的某管路可以直通到其中一間房也是很不可能的事,沒有這樣的管路而要去做出來也很誇張。只是如果事情就完結在這邊而沒有女警的行動的話,只有詭計本身亂七八糟而已,但是加了那一段之後更糟糕,雖然沒有抓到真犯人這一點是有它的趣味,可是更亂了。假如她可以事先潛入人家家中,那麼大可用別的殺人法,而不會身上沾鳥毛;而如果不事先進去,她也不太可能做到那些;而且誰規定候鳥一定會沿著直線,或者是會在停泊地間再沿著直線移動的啊…反正就是很糟就是了。
  
  而且,理應是一大賣點的溫水洋一因為用太多合成,讓人看不出來他是不是真的在。木村拓哉那個可能有吧,而關於稻垣吾郎的部份,既沒有說明人是怎麼進去的,也沒有說明稻垣有沒有出來,講話又那麼明顯…只是那個部份一有合成的可能,趣味性就消失了。

  整體來說或許還是綜藝節目的番外篇吧。能先有一個概略的故事,然後從中去剪輯與安排固然很有意思,但是因為故事太不合理,把他們的綜藝節目企劃成功串起來的事實也削弱了。如果可以有更好的劇情安排,而不是有很多不合理的橋段的話,這個企劃會更好玩一些吧。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其他刑事推理劇 | 留言:1 | 引用:0 |
<<相撲力士賭博事件 | 主頁 | 「警部補矢部謙三」第六集觀後感>>

留言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0-07-16 Fri 01:01 |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