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相棒」第一季第八集觀後感

  本來看這一集的前面,我還覺得輿水泰弘終於是寫出一集很有意思又沒有太大矛盾的作品,但是後面那個實在是…也讓我覺得輿水泰弘還是輿水泰弘(跟一般的「相棒」fan是不同的意味)。以下有提及劇情。


  沒有錯,前面犯人被判無罪是因為沒有明確的證據、靠的是狀況證據還有途中翻供的自白,再加上犯人有傷在身,被律師講成是警察造成,再加上薰在查看犯人的東西時行事上有瑕疪,所以最後獲判無罪。因為只是「狀況證據」而沒有實證是律師攻擊的點,那麼同樣的,後面即使設計讓他說出前面的事件是自己幹的,要說他是第五件的教唆罪,可是連狀況證據都沒有。就故事的設定中犯人有兩人,一直都是兩人交互在主犯,第五件因為一個人被監視而且他知道自己被監視,所以他是教唆犯…。這其實有一點詭辯的感覺。沒有錯,犯人自己說他幹了,但是就跟他之前自白可以翻供一樣,這不能當做什麼。他大可說因為對方不信任他,故意說氣話。就算是他說的是實話也被大家認可,說教唆也很難成立吧,如果今天已經逮到他的夥伴的話是一回事,沒有的話要怎樣證明那是教唆。就算是他的夥伴單獨犯行、而警察知道他一直沒出門又怎樣,難道這就可以證明他有教唆嗎?比如說他跟沒有露饀的夥伴商量,由夥伴自己想這樣做來讓警方頭痛的話又如何呢?他們警察要怎麼證明是此人教唆的呢?的確,狀況上很可能是這樣,但是這個推論甚至是連可以當做狀況證據的東西都沒有。已知犯人AB是共犯,因為犯人A在家,所以B是被A教唆犯案的…。
  假如這個故事前面不是「警察沒有直接證據而僅有狀況證據、再加上搜查不夠明確才讓犯人利用律師而脫罪」,那麼後面這個曖昧不明的理論好像還勉強可以通用。可是前面這樣子講,後面竟然是只要犯人一口咬定他什麼都沒做的話,根本他們也不能做什麼的狀況,等於是讓律師說服他該好好償自己的罪……。

  犯人假如硬說自己沒做,那麼他在家時外面有犯行是理所當然的事。也許犯人有兩個人,但是同時有兩人在場的事也是推測,再加上就算有兩人,也沒有辦法證明跟他直接有關,自然沒有辦法證明他是教唆犯。就算他承認了前面的事是他做的,只要他一口咬定他不知情,警察能拿他怎樣。今天倘若是抓了犯人B,是要計誘沒辦法串供的兩人全都供出來的話,我覺得也還可以理解。但是又不是這樣…。

  雖然我不太曉得日本是不是真能這樣傳喚處理案件的警察來質疑他們程序上的問題,不過我想這個故事有一點在反應透過像辛普森案那樣的事件才讓更多人明白司法審判有時候不是單純只是是非,警察在很多時候也必需要更嚴謹的處理事件。所以前面從薰的失態與他的信念,武藤律師的想法或是右京的態度,我覺得還蠻不錯。因為前面的描寫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所以我期待的是他們能在第五起事件中找到什麼可以讓犯人沒話說的東西,結果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它的重點變成武藤律師還是無法不堅持正義。而最重要的逮到人的方法…比原先被判無罪的狀況證據還虛……應該有比較好的收尾方法可以不要和這一集前面講的事矛盾吧。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相棒 | 留言:0 | 引用:0 |
<<「ゲゲゲの女房」第十五週觀後感 | 主頁 | 「天使のわけまえ」第一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