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科搜研の女」(2009) 第九集觀後感

  嗯,這一集櫻井武晴的作品可以說是比較有科搜研的感覺,雖然他會使用的東西還是那幾個,而且還怪怪的。故事也是頗有問題。不過當下我在看的時候,覺得故事一大的敗筆還是在那個角色安上了酒井美紀,所以在很前面時就…讓我又再度變成神算。以下有提及劇情。
  說是神算,不如說故事的鋪陳太明顯吧。從酒井美紀演受傷的機動隊員的妹妹一登場,跟マリコ敘述她家的狀況是父母早早分開,扶養他們的母親又早死。到後來講到在飯店中因槍傷而死的人有比較稀奇的弓狀指紋時,說它比較稀奇、又有遺傳性。如果是輕描淡寫也就罷了,但是又還特別顯示マリコ和她父親是同樣的蹄狀紋,也讓マリコ的父親說這是有遺傳性,然後又強調死者的弓狀紋很稀少,當時我就馬上就覺得接下來就會是那兄妹跟死者的關係,結果也不幸猜中。如果是跟隨著作品描述到那邊才覺得可能是這樣或許會有成就感,但是早在往那條線鋪陳就就猜對,心中空虛的成份還比較大。

  關於這集裡面提到的日本人的指紋形式(最多是渦狀紋、再來是蹄狀紋,剩下最多的是弓狀紋),比例多少看網路上的一些資訊也是眾說紛云,但是就以劇中說的10%來說,實在也不是如同作中要形容的「很稀少」的狀況吧。看到馬上因為犯人的弓狀紋而有了某個假設,還是覺得很怪。雖然我不曉得10%是十隻手指一隻,還是十人中有一人(因為從網路上看到有很多人不同的手指有不同的類的指紋),可是10%在這種推論上是很大的數字才是…。如果不一直提這「很少的、很特別的」弓狀紋,而單純是因為隊員的話可疑,重新審視證據時發現DNA有什麼相似的特徵再加以比對的話,好像還合理一點。不然應該就要選更少的另一種型,好像才比較說得過去。再怎麼稀少,10人中就有一人的話,應該是很容易碰上,兇手跟犯人同型,也不適合往那樣的方向推斷。

  而要重新檢查死者陳屍的現場才開始分析他的行動,還有才「發現」門鎖的地方的血指紋…我覺得真的很扯,也對這樣的安排很不滿意。假如是帶什麼器具重新審視現場我還能夠理解,但是在一個被說是密室的現場,仔細檢查門窗不是最基本的嗎。以狀況來講,先進去的警察說不定都會發現,還留給科搜研回去再度檢視時才發現就真的很那個。鍥而不捨是很好啦,但是這個作品中的科搜研其實是很混嗎?先是在別集中發現大白天時完全沒注意到的連串血跡,這次則是門上的血指紋視而不見……

  最前面有犯人持槍挾持人質,出動了偵測熱源的設備是讓人覺得挺驚奇的,後來為了測硝煙反應而是用取膜(?)的方式也比較新鮮,也還有彈道比對,才讓我覺得比較科搜研一點。只是故事問題還是很大,雖然故意要弄成那種父親對孩子有愛有懺悔,結果孩子還來不及體會這一點就下手,意圖要塑造一種很悲哀的感覺,只是我想到機動隊員臨時被派出動任務,工作是準備圍捕持槍且有三個人質的犯人,竟然還有閒情逸致跟妹妹討論改殺人方法然後想好要拿走犯人的槍,還是只想說一聲「啊?這什麼鬼。」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科搜研之女 | 留言:0 | 引用:0 |
<<「科搜研の女」(2009) 第十集觀後感 | 主頁 | 「隱藏的邏輯」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