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內田康夫「須磨明石殺人事件」讀後感

  其實,我還有蠻多偵探小說的庫存,跟別的庫存一樣沒有清完實在也是有點糟糕。只是想看的時候發現還可以選擇看些什麼的感覺倒也不壞。這一本小說算短,也不算太離題,看完是覺得還不錯,雖然當中也是有點被誤導的感覺。以下有提及內容。

  雖然以前在看「子午線の祀り」時,就已經在台詞裡面聽到子午線云云。但是也是在這本小說中看到仔細描寫淺見在子午線上做的蠢事,才真的比較意識到為什麼那會是一個好像會特別被拿出來用的東西或意象。那一條通過明石的子午線(經線)就是日本標準時間的經線,通過曾是源平合戰的古戰場那一帶。不過這跟這個故事沒有直接的關連就是了。

  這一個故事的開頭的確如書中的淺見所說是比較特別的。因為關西某新聞社的年輕女記者突然失蹤,他的上司跟淺見常往來的編輯長是同學,所以特別直接到淺見家拜託他協助尋人。所以這故事的前半就是淺見以僅有的線索跟著是認識的人中最後目擊失蹤者的大學學妹一起,在淺見的引導下她想起一些事情,而因而發現失蹤者的遺體。雖然會覺得還是有點可憐(畢竟前面也對失蹤者的性格做了一些描寫),可是我挺喜歡那種一路追蹤的感覺。原先讀者就知道跟學姐在電車裡面分開時的目擊者有看到什麼,可是透過淺見的詢問、點出目擊者有什麼沒有明確表達出來的部份,然後一路問像車站的站務員還有賣店的歐巴桑…結果當然是遺憾的,可是這個過程我就覺得蠻好看的。

  因為是屍體的第一發現者,難免淺見又被警察懷疑了一陣。大概因為隔一陣子沒看,所以對於這個基本型的老梗也覺得挺親切的。之後淺見自然是循著他們所知道的線索去查看,只是後來他雖然找到了其中一個涉案人士,也從他的反應中推斷出一些東西,但是淺見卻犯了一個失誤…。

  這一個故事雖然最後是解決了,但是老實說這一集中淺見雖然比誰都快掌握事情的發展,可是他等於犯了很多失誤,所以最後也是等於追查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才把事件完結,所以最後倒也會覺得有一點那個。後來被封口的人固然是之前也犯了罪,但是如果沒有淺見去這樣擾動(而且是還完全不知道事件背景),好像也不會是那樣的結果。只是如果這樣計較,大概故事也很難下去,畢竟不是短篇,沒有多一點的描寫好像也不成故事。

  不過也許是因為不知不覺中也看了內田康夫好些本小說,也知道他向來不擬定大綱就開始寫,所以當中間淺見開始想過去的那個事件可能是開端之前,我就已經猜到很可能那個事件會再拿出來出檯面。只是我並沒有細想要怎樣牽扯。而且看這種偵探小說時,我也常常會毫無脈絡的懷疑偵探身邊的人是兇手或是跟事情有關,即使這個故事裡淺見和其他人沒有什麼特別的關連,但我也是懷疑這個懷疑那個最後是鬆了一口氣,所以基本上我是亂亂猜吧。

  本來我以為最初強調這是源氏物語其中一個舞台,以為故事會跟那個有關,結果沒有。後來提到所謂「明石原人」的爭論,我一方面得到了相關的新知,一方面覺得挺興奮的,以為故事會往那個方向發展,結果又沒有。只是雖然跟我初時想的不一樣,我卻沒有什麼太大的不滿,最後的轉折我也能夠接受,除了淺見的躁進是覺得有一點誇張。基本上我本來就不太喜歡偵探去跟犯人的相關人士去講一堆手上的線索,固然淺見也成功的得到一些情報,但是我真的很不喜歡透露很多給犯人(或相關人士)的那種感覺。如果最後沒有造成傷害還好,但是看了一些偵探片裡常常因為這樣洩露情報而害有更多人被殺,所以實在不喜歡。

  這個小說是成書於阪神大震災之前、也自然是在明石海峽大橋完工之前,所以我也是有點懷疑內田康夫筆下描述的風景是否還全然依舊,但是他對於風景的描寫的確是很吸引人。我雖然去過明石海峽大橋那一帶,但是不曉得山側那一帶的風景,也不知道子午線或是曾是古戰場的一ノ谷(現在的須磨)就在那一帶,所以看到詳盡的敘述,雖不致於悠然神往,但是如果哪一天有機會走訪那一帶,心情上也會有一點不同吧。為什麼內田康夫的旅情推理會受到一定的支持,我覺得也是在他的風景描寫真的很動人吧。
推理小說 | 留言:0 | 引用:0 |
<<「隱藏的邏輯」讀後感 | 主頁 | 「ゲゲゲの女房」第十四週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