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BOSS」第八集觀後感

  看這部戲一直覺得很奇怪的地方,就是明明這個作品是同一個人寫成的,但是編劇好像會路隔了幾集才想起一些事情,沒那麼有連貫性。倒不是講這一集主軸的事,而是別的部份。以下有提及劇情。

  這一集是延續著過去處理片桐不開槍的問題。這個部份我是覺得可以接受,畢竟之前也看得出來還沒有打算完結,隔了幾集再登場的時間點我也覺得沒有問題。可是像是竹野內豐幾集前整過山村說要讓他走路、到這一集突然又冒出來要把山村如何如何。或是中間忘記描寫的個人特色,在這一集最開始也用射擊的反應來加強一下。像是花形那句やる気元気什麼的在中間好像也不太強調,又突然跑出來…等等的,第野內豐的辦公室也是,以前覺得是比較沒有連貫性的編劇分配才比較容易這樣的,所以也覺得有點介意。

  安排玉山鐵二演的片桐因為射擊對方之後才發現對方掏出的是手機…。我不曉得日本是如何,也許也是需要對空鳴槍警告之類的,但是倘若在美國,只要沒有遵循警察的說法,還在那邊東摸西摸就是不行。而且平常在那個緊張場面,要接手機本來就不正常吧。所以該怎麼說,這個部份我總也覺得太勉強一點。雖然也許也是為了最後讓兇手說或許是她的電話害的才有這樣的設定,但是那個被害者是出來混的,就算他不是警察要追捕的犯人,今天警察兩度大叫「別動」又還拿槍對著他(而且不只一把),那時還忙著接電話就真的有夠扯。我並不是否定片桐那樣是誤殺。以日本的狀況來說他們也的確沒有像美國那樣有那麼大的權限可以這樣一擊之類的,可是為了掏手機這個理由,尤其是手機是可以明知它響但是不接的東西…。所以我會覺得這個安排本身就挺扯的。

  另外一個我一看到就覺得扯的是在第一個狙擊事件中為什麼犯人可以知道被害者會剛好跑到一個容易狙擊的地方。因為狙擊要瞄準什麼的,可不是跟著犯人跑百米然後就行的。假如選的景是一個四周完全空的平台也就罷了,可是明明是一個小小的空間。第二起殺人(殺傷)事件時犯人也早已選定地點才通知片桐,所以更顯得第一個被害者會隨機的跑到左胸會被正對到的地點…我倒也覺得有些不能接受。而且日本槍枝沒有合法化,即使因為打獵什麼的似乎有某個程度的開放獵槍,那都有明確的管制和登記,所以跑到獵槍店問最近有沒有人買槍,而不是調閱管制資料之類的,還蠻奇怪的,就算是美國那種允許持有槍枝的國度,那些刑事劇要查什麼相關資訊時,也是會一言提及說資料比對不出…等等的,但是在管制更嚴的日本卻是去槍枝店查一查就說沒有。當然現在有走私什麼的,就算是電視也是演說是走私槍枝,但是看到日本的戲劇去店裡問一問然後說沒有…也覺得不太自然。

  不過這一集中天海祐希保護部下的樣子是很帥啦,這算是這個戲裡面最重要的信念(?)之一,拍起來也挺好看的。只是或許也是因為我看了NUMB3RS幾回跟狙擊手有關的部份,對於狙擊手選擇狙擊點等等的也變得比較在意,所以對於第一個被害者能跑進被狙擊的點…就在一開始便不太能接受。只是這一集能欣賞團隊們互相支援(雖然很少很少)是還不錯啦。

  其實就算美國影集,也是一集一集的水準有所差距,我也不是說美國影集就一定好。只是這部戲給我那種走美式風格,卻又…做不來美式的那種敘述,像這一集的狙擊手就是一例。我雖然不討厭關於片桐的陰影或是犯人自身的後悔的設定,但是…事件本身就是讓我覺得還是每個轉折都轉得很硬的感覺。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BOSS | 留言:0 | 引用:0 |
<<2010年4月期連續劇 | 主頁 | 「伝統芸能の若き獅子たち─茂山宗彥」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