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伝統芸能の若き獅子たち─茂山宗彥」觀後感

  很久以前就知道茂山宗彥的友人導播自主的拍攝茂山宗彥挑戰「花子」的記錄片,甚至知道是因為在那之前的自行車遊捷克的節目受到青睞所以才得以在NHK見天日。能看到這個節目當然是高興,可是在那之前也看到了一些導播的心態什麼的,難免也會覺得他很難用比較冷靜客觀的觀點來描述事情。本來拍攝記錄片如果沒有某些愛情的確也很難下去,但是若是有些事情不能抑制的話有時候也會有比較不好的影響。實際上看了節目,也覺得多少有誇張化的部份,只是看到舞台後的一些側面,尤其是關於千作さん的部份,還是挺讓我覺得感動的,果然那個人是誰都敵不過的啊。

  老實說因為自己等了三年才看了「花子」,但是對於節目中把自己看的那場在京都公演前的東京公演編輯成好像根本沒這件事,心中有些不滿。尤其是東京公演對宗彥自身來說留下了不少課題,京都演或許有稍稍挽回一點,加上自己在當場,而那個部份那個完全沒有被提及,總是給我一種不曉得是傷心或是生氣的感覺。像是茂也一同初演花子的事省略也就罷了,畢竟那樣會影響主軸(可是節目中已經提了兩人同時初舞台而一直以來的微妙關係),但是明明是挑戰花子還上台演了,在敘述中完全沒提這件事…即便是宗彥本人原來也是比較看重京都公演,可是我不喜歡那種被當做沒有的感覺就對了,不管是好與不好。

  而且看到雖然說是記錄了宗彥挑戰花子的五百日記錄,但是從2008年6月開始的內容敘述到2008年12月的婚宴,接下來馬上就跳到2009年10月(亦即公演當月),等於是至少一大半的日子沒有被描述到,也給我那種好像不夠…實在的感覺。我相信應該不是宗彥在這近十個月間什麼練習都沒做,所以對於還花時間介紹了看京都公演、而且是只看過電視沒有看過狂言的觀眾,甚至還訪問她們如果宗彥失敗會如何的事情,完全覺得是浪費時間。而在前面敘述宗彥有多受歡迎,後來又敘述茂山家孫輩的五人一起的HAGATA很受年輕女性的歡迎。後面的那個我不否定啦,但是茂山家的公演的話,宗彥是沒有那麼強的吸引力的。我雖然看到他會覺得高興,可是這幾年看茂山家的公演,主要還是希望能看到千作さん,第一次為了宗彥而去的公演,就是「花子」,而這些年看的表演,我覺得影響票房最重要的關鍵,也還是千作さん,尤其是我多在東京和京都這兩地茂山家公演比較多的地方也看了不少場演出,覺得千作さん登不登場才是比較主要的因素,那樣歸功也宗彥就…。

  坦白說,以「挑戰花子」的中軸來說,因為有大段時間的空白,所以沒有真的看到比較詳盡過程的感覺,放入宗彥與妻子婚宴還有相處的部份我是還蠻愛看的,但是除了他醉酒跟妻子訴說五歲時口真似大失敗時是他苦惱的側面之外,其他倒…沒有那麼緊要。雖然看到婚宴上他們還提說宗彥前幾年也才說過一次誓言等等的還有兩夫妻生活的模樣我是覺得挺開心的,但是假如我是編輯者,應該會想辦法壓縮這部份的時間而加入一些2009年的內容吧。

  關於宗彥從小在分家的苦惱,以前就多少有聽聞一點。因為本家的常就有時間被指導,宗彥的父親七五三さん當時還在銀行工作而沒有辦法有那麼多時間教,所以表現出來的就有些差距(以前也曾聽聞他很後來才知道本家的有比較多時間被教導,在那之前長年覺得是他自己根本不適合)。這個部份再度聽到比較正式的說法是還不錯,畢竟那種網路上不特定的人說「以前節目中好像有看到」的來源總是讓人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可惜節目裡並沒有真的描述他在失意後如何奮起(不管是過去或是節目裡的藉酒澆愁),也是讓我覺得有些不足。只是他年幼時的狀況讓他的父親與母親都覺得有些後悔,還是終究表示那些也都是過去且能談論的事了吧。

  透過這個節目,我也總算知道我看到宗彥的花子前場與後場間有換衣服是正常的。只是茂的時候我並沒有印象,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專注力都被臨坐的歐巴桑們擾亂,才會反而訝於宗彥換了衣服吧。

  節目中在前半段解說花子的大綱時,用了一些七五三さん版的畫面,那是我本來有點想去可是後來時間不允許的公演。以這種形式能見到一點是還不錯。而七五三さん談宗彥的有些畫面我一開始看時就直覺它好像是當時攝影棚紀實時就錄的,後來播到重複的部份也確實是如此。其實七五三さん坐在桌前,背後又是排練場,也是蠻有可能是別的時刻錄下的,但是就是那個瞬間我就是這麼覺得,自己倒也覺得有點奇妙。看到在一對一指導時除了浴衣或袴之外,七五三さん也穿過牛仔褲,看到時也覺得蠻妙的。

  在宗彥和「花子」格鬥的過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千作さん的事了。宗彥主要由父親指導,只是有正式演過一遍而由祖父還有父親從旁糾正。但是這個部份倒不是讓我那麼驚訝的部份,而是宗彥在前面提及祖父時說他一場公演即使只登場二十分鐘,但是他到了休息室會看著映有台上狀況的電視螢幕比演者搶先說出台詞,也就是一場公演他等於是演全兩小時。後面看到宗彥的「花子」在上演之時,千作さん真的是這樣一字一句的演出台上不同角色的台詞,而且帶有豐富的表情,不是只是唸台詞而已。也因此宗彥演的丈夫中場進來換衣服時,千作さん也就直接說宗彥有台詞沒講對…。還有他當天演完「貰聟」下場之後,第一句話就是問其他人他自己「声が出た?」(聲音有出來嗎?)。我看過很多在各行各業窮究其藝的人,也常常會被這樣的人所感動。但是如今已年屆九十歲高齡的千作さん在自己出場以外的時間就坐在後台演其他演目…的這種行動還是遠超過我的想像。雖然狂言師是個很少數人的世界,雖然早知道他始終會介意自己演得好不好,但是親自看到那樣的畫面,還是覺得很驚人。果然千作さん還真的是獨一無二,也不會有人能與之匹敵的狂言師啊。

  我知道宗彥不會跟祖父一樣,說不定也追不上父親的足跡。即使是現在他也會幹一些讓我覺得有點惱火的事(例如前一陣子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事情發脾氣而踹傷自己的腳,變成有些公演不能登台),即使看他的演出好像總不能安心的觀賞,我仍然覺得他適合做一個狂言師。看了這次的記錄片,老實說我也不覺得他會如同千作さん投注那般的心力在狂言上。但是即便是猶豫再三才踏出一小步、又或者是跌跌撞撞的傷痕累累,終究會有一天這些東西全變成屬於他的顏色。我不知道那時我是否還有耐性與興趣,但是仍然希望他終有一天能散發出美麗的色彩。
傳藝與舞台劇演員 | 留言:0 | 引用:0 |
<<「BOSS」第八集觀後感 | 主頁 | 「MACGYVER」第二季第十二集「FAMILY MATTER」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