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切割

  或許因為學生時期是處於網路環境變遷的時間點上,在和同學們建立起連絡網路之前就在網路上有了一個身分與交遊的網路。初時我也並沒有去刻意分別什麼,也就是用自己在bbs上取的名字和幾個同學連絡,可是到了後來在某些板固定出沒之後,會發現自己開始在意發言的自由性。其實因為我的生活圈極小,也不是活躍於各種活動的人,所以會在網路上碰到自己原來認識的人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就算用自己的代號跟同學聯絡,也不見得會真的有什麼影響。只是那可能是一種心情吧,就像一直以來我寫東西時,會意識到可能的讀者,所以比如說在對演藝人員的稱呼上我在不同板會做不同的切換,即使真正影響的部份不大,可是就是感覺的問題。我會覺得那樣可以讓自己比較自在一些。

  不過在我自身的感覺中,倒不覺得那是在隱藏自己的什麼,而只是一種切割。所以從那時到現在,我雖然也有因為一些需求使用一些別的名稱的時候,可是從BBS時代到部落格時代,我終究捨不下kksp這個早期就開始使用的名字。一方面是希望跟過往認識的網友「再會」,但是恐怕有更大的部份是因為捨不下自身身為kksp而帶來的一些什麼吧。

  當然我是kksp,kksp就是我。雖然kksp跟真實世界中的我總是有一些差距,因為等於只是切出一部份的自己,可是對我來說kksp的存在並不是塑造別的人格的感覺,而是程度上的差別,所以不會說在這邊說好的東西,在私底下說不好之類的。基本上我算是毒舌派的,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事物好像也沒辦法報喜不報憂,所以就是寫到什麼程度的問題而已。這樣的性格有時候會惹來一些麻煩,但是我也還是寧願再做些更細的分割(有些感覺就寫在藏起來的某處),而不是閉口不言。

  我自己以前就覺得,用利用文字所構築的世界,像是一個物體在不同平面上的切面或投影,並不是物體本身,可是還是可以看出原先形貌的某個部份。假如我從以前換一個媒介或換個站就換帳號,對於kksp所代表的這個自己或許不會那麼在意,但是十多年來用著同樣的名字,在限定的領域中說出自己的想法,雖然離真實的自己可能還是有些距離,但是kksp也早已不只是某個單一平面而已。這麼多年來也有了許多從kksp開始的人際網絡。雖然我自認的友人中有些可能根本不會見到面,有的見過面卻失去聯絡,也有一些是有見過面也有在聯絡的,但是我也不覺得那就是虛幻不實的。雖然這樣的友人有些不像是學校的同學至少還有真實的電話住址可找,又還有同學間的網路相串連,所以比較容易突然就完全斷了音訊。只是除了那個部份,我倒也不覺得在網路上認識的友人就比較虛,反而因為多半是因為有些共通的興趣和話題,也會有一種別的親近感。
  
  近來因為FACEBOOK的關係,我也在網路上面重新築起和一些許久不見的同學的連絡網路,雖然絕大部份的時候也不是做了些什麼積極連絡的行動,但是還是會三不五時接觸到一些同學的日常生活,而那些部份是我也比較不常碰觸到的。當然我也有在反省有陣子跟這些友人的疏於連絡,但是就算有和比較多人連絡,可能也不會是用這樣的形式去分享她們心中的什麼,所以靠著FACEBOOK重建某些失聯的網路,藉由知道同學或友人的近況與某部份心中所想,對我來說也有種很奇妙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我也沒有分享那類心事的習慣,有時候也會覺得好像一下子太涉入他人的某些狀況。只是隔了一陣子也漸漸習慣這樣的方式,雖然我自己仍不習慣去吐露這些東西。

  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不那麼習慣去寫比較私人的事,好像會讓自己的文字變得…太過無機質的感覺。但是即使是那些看似無機的觀後感等等的,也是還包含了一些想法以及跟自己經驗有關的東西,所以也不是真的那麼無機質。會有些東西寫得很隱微或是不提一方面是沒有那麼多感情等等的東西可提,但是也有一方面是因為自己過去有過積極提起一些感覺卻反而因此受一些傷害的狀況,也因此早就習慣隱微或是多所保留,不管是用什麼身份,好像都不太能用文字去剖出那樣一面的自己。因此某方面來說看到有很多人能夠很平然的寫工作寫生活寫家庭寫感情,有時候也會有些羡慕。

  不過或許就像我的plurk和FACEBOOK走的完全是不同的方向一樣,積極發聲和只打電動並看看友人說什麼的都是自己,沒有什麼好否定的。用kksp的名字也好,用本名的聯絡網也罷,終究是整個自己的一部份,而我現在對於能以這樣的形式結識不同的人或是和舊友維持一些感情,也覺得充滿樂趣,這些東西終究也會回歸到我身上吧。
  
網路生活 | 留言:0 | 引用:0 |
<<佐田雅志「アントキノイノチ」讀後感 | 主頁 | 「BOSS」第六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