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BOSS」第三集觀後感


  嗯,並不是我挑毛病挑上癮,而是真的還有些我一看就覺得怪怪的地方。以下有提及劇情。

  比如說前一集大澤什麼事都要跟搜查一課還是什麼的頭頭請示,到這一集就變成竹野內豐,人帥是沒關係啦,但是脈絡上不太清楚。那個倒是小事,而是一開始說模特兒連續遭受暴行指的就是強暴,但是…有沒有實際受到性侵害是可以驗的吧。雖然也許被害者的心理很重要,但是這應該是基本。現在日本像是新聞什麼的的確比較常用「暴行」這個字眼而非用レイプ,但是「暴行」這個辭彙含意比較廣,所以我看前面講暴行時,以狀況判斷應該是強暴,可是還是沒有排除就是痛打一頓之類的。但是後來出現了搜索票之後的那邊天海演的大澤開始用レイプ這個字眼之後,等於是確定了原先說的「暴行」就是強暴,就產生了比較大的矛盾。

  我自然不知道實際上這種事件是怎麼運作的,但是既然是強暴,驗傷或是採取一些殘留體液(沒有體液也還是有可能有體毛之類的)是必然的吧。所以兩起真正被強暴的事件中還是有機會在DNA的分析上就發現犯人的不同,而不是犯案手法上才知道。因此都已經有機會去第一起事件的犯人中的家裡時,可以利用DNA相關的搜證來找證據,而不是一定要翻找出什麼實物。就算兩起事件的犯人都很小心沒有留下體液或是毛髮之類的好了,第三個假事件中到底有沒有遭受性侵害應該是可以檢驗出來也應該要檢驗的,而不是說了算。對於真正被強暴的人來說絕對是很難堪的事情,可是傷害到什麼程度應該是會驗傷的,至少前兩起有被強暴而後一起沒有的話,根本不需要靠犯行手法或是叫唆犯準備了什麼東西就可以知道的。

  我喜歡看一些辦案過程的推理,所以安排那種「其實她事先知道某先狀況而露餡」的部份並不排斥,但是我排斥的是為了做那方面的描寫,而就壓掉了一般會做的科學鑑識的部份。何況這個查案的故事中還是有「驗DNA一致」、「斷定死亡時間」與「辨別印表機墨水」等跟事件有關的科學搜查,但是另一部份可以搜查的部份變成隻字不提…真的蠻扯的。

  關於讓溫水洋一演的山村看起來好像是被女生迷住但是其實在搜證的意外性我覺得還算不錯,只是第一集那個引來蝴蝶停駐的設定在這兩集中也變成沒有什麼意義的設定,也覺得有一點…該說是可惜還是浪費,因為第一集那個畫面很假,想說後面會開始交待那個部份所以也才忍耐下來不提,目前到第三集為止還不見有那個設定的理由。

  這一集的故事有點像從女人的敵人是女人到犯罪者的敵人是大澤做結,先不要說一開始就丟出這樣的話讓人對叫唆犯有所懷疑的事,而是沒有拍出那種諷刺或是荒謬感。本來在犯人知曉犯行之後還化妝的部份有包含了那種心思的歪曲還有那種諷刺感,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整個感覺還是很薄,也許是因為對前面的劇情已經不怎麼信任,所以才有這樣的想法也說不定。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BOSS | 留言:0 | 引用:0 |
<<「MACYGVER」第二季第九集「SILENT WORLD」觀後感 | 主頁 | 「轉轉」DVD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