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SP觀後感

  之前在NHK從一集嘗試性的節目發展成計八集的「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算是頗受歡迎(有在NHK的報告中被提及),當時節目結束之後單獨的網站才開始設置,顯然也準備要做新的內容。時隔半年在年末才以特別節目的形式再度登場。以下有提及內容。

  在之前系列的最終回中,負責採訪的記者澤島雄一(要潤)和總部失聯,所以這一集就從跟總部失聯,然後因為機械故障被傳送到1863年的事情開始。之前用來交涉的「特殊交涉術」等等的因為和總部失聯而不能使用。因此他因為不小心出現在一個外國人被殺害的現場,所以被抓起來。於是他便開始記錄起牢屋裡的狀況。

  雖然澤島被抓,但是因為他奇裝異服而讓人忌避,結果他並沒受到什麼處罰,實際上還是以他被關起來然後記錄他人遭受刑罰的模樣為主,但是把他設定成公家以為他是外國人而有所迴避,也介紹了當時和英美等國簽了不平等的條約,過去也有因為抓了英國人而遭受鉅額索賠的事,倒也算是蠻有趣的方式。

  此次的事件實際上是因為長屋的房東五兵衛去跟當地的米商抗議隨意漲價,結果被誣陷說偷了米。本來不屈的房東因為刑求而認罪,差點遭流放,是其他居民請願才改行杖刑。刑求的部份我在以前在高山陣屋或是哪裡的議所的介紹之際,就對那樣的說明有印象,尤其是那個跪坐時在大腿上放上沈重的大石頭那一點更是讓人印象深刻。不過在這個節目裡看到自己熟悉的東西倒也還是有一些親切感。

  過去這個節目是半個小時左右的長度,這次時間比較長,有43分鐘,所以除了介紹獄中的狀況還有刑求以取得自白再由自白判罪的狀況下,也介紹了在長屋的貧困民眾在受不了米店再度漲價而跑去破壞米店的舉動(不是去搶,而是把米倒在地上讓它失去商品價值),最後是彼此終於和解。在當中還有一個去參與破壞行動的人被浪人所救,那個浪人本名是澤村惣之丞,也就是要潤接下來在龍馬傳裡會演的角色。當然因為澤島追出去時只看到背影…可是製作單位果然拿這件事來玩,讓人覺得挺愉快的。

  最高興的是澤島宣言他會繼續下去啦。本來這個系列會繼續下去的可能性愈來愈高(這次製作人的名字還加上了NHK的大加章雅),可是因為要潤也有龍馬傳,本來也擔心會不會就跟這個系列說再見,但是反正看要潤這什麼都演的樣子,也就是我還是會有機會繼續看到澤島的登場吧。

  看這一集的時候倒也是感慨甚多,比如說在節目中提及用刑求然後簽自白,再以自白為主來定罪的方式,就算可以說現在是廢了,但是其實也沒有廢真的很久,而此類的冤罪也並未真的斷絕。而像米商賄賂役人而把五兵衛找莫須有的罪名關起來的事也許現在不太會有,但是用錢賄賂公職人員以求得自己的方便的事還是到處都是,結果這一點大概也是什麼時候都沒變吧。

  這一集的一些狀況上跟過往的不同,不過看到過去的人為生活所苦,或是有些糾紛…等等的,跟一百多年後的現今根本上也沒有太大的不同,還好那些殘酷的刑罰本身是廢了,整體上司法制度也是比當時進步,所以看到這樣的描述是會覺得憤怒而不是這點也沒變的悲哀。只是不管什麼時代都有為生活所苦的人,這事大概不管越過多少時空也都會相同吧。

  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是我從去年偶然看到飛腳那一集至今頗喜歡的歷史節目,能夠看到SP自然是心滿意足,也當然更希望未來也有機會看新內容,這一點就希望製作單位多多努力了。
タイムスクープハンター | 留言:0 | 引用:0 |
<<「タイガー&ドラゴン」之「子は鎹」觀後感 | 主頁 | 藤井郁彌「F's シネマ」感想>>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