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十一集觀後感

  持續不知道幾集的段落終於結束,接下來不知道是否就能回到比較普通的內容。老實說我覺得弄得那麼大感覺就還是有些虎頭蛇尾,而且實在不太合理。以下有提及劇情。

  最不合理的就是HOUSE可以隨便從勒戒中心的警衛(?)拿到藥的這一點。前一集中他不是想從醫生那裡拿到處方,醫生還說那有鴉片效果所以受到管制,所以為什麼一個普通人可以隨便供給HOUSE那個藥的問題也變得很奇怪。而且如果這些事情都要先攤在法官面前講的話,只要把那個警官以凍結帳戶或是威脅利誘的東西錄影或錄音(雖然錄音頂多能參考之類的),法官應該也會做出私怨之類的結論。怎麼說呢,前面把警察的權力放太大,把藥的取得弄太難,結果最後卻出現一個警察得乖乖聽話的存在、藥也可以隨便一個看來普通的人去取得…。也給我一種前面把問題弄太大太誇張,結果也不能好好收拾的狀況。

  只是我很喜歡在那邊開簡易庭還是什麼的時候,HOUSE聽到病人的症狀而不管法官而跑走的狀況。雖然以診斷的內容來說也不覺得HOUSE需要回到病人身邊,但是這次這一集中他真的好好的正視病人的問題,而不是隨便聽聽,然後說他的部下說得合理而已,我就覺得還不錯。他也得到卡麥容的擁抱。我也喜歡卡麥容在這一集直接指出為什麼HOUSE都沒有指責他們的狀況,大概是因為我也正覺得奇怪吧。這幾集中我這個觀眾的抱怨剛好都由卡麥容醫生代為完成,所以也覺得特別親切啊。

  關於這一集的病人,我覺得最不舒服的不是他的怪病,而是在那些療程中,竟然有「消除全部記憶」的這一項。故事裡是輕描淡寫他記不得兄長和同僚,故事中也安排他因為受到血管被堵住的影響而有一些(或是不少)虛構的記憶,所以記憶消除也不全是壞事。只是…我明知記憶很多時候會是那樣不確實,可是我一直很不喜歡那種記憶消失當做沒那回事的故事內容,以前也會很介意像「回到未來」那樣他的記憶跟他的家人已經沒有共有的感覺。這一集的病人雖然只是配角,大概也不會再登場,可是因為這一集中他被用電極就能消掉出生眼前的全部記憶,雖是被很正面的說可以重新開始,但是我總覺得那是非常糟的結局。比如說以前看電視時那種時空倒轉回到從前畢竟是現實生活中不會發生的事,受到什麼打擊而失去記憶時,多半也還是會使用想起來的梗。可是這個像是告知「現代醫學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的故事,讓我就比較難覺得「反正不會發生」而拋諸腦後,也因此也覺得不太舒服。

  這一集中HOUSE跟警察的對決(?)的結果變成是在強調警察連至親或是好友都已斷絕關係,但是HOUSE至少還有愛著他的父母和好像搖搖欲墜但依然存在的友人關係,可是警察是連寄聖誕卡的對象都已經沒有了。這就變成是最大的差別吧,最後HOUSE也是靠柯帝救了他…。只是這整個和警察戰鬥的部份還是沒有很合理吧,最後關於HOUSE吃的維可汀可以從勒戒中心的警衛那裡拿到的話,他一開始就跑去勒戒就了嘛,也還是不太合理。不過反正這個段落終於結束我還是蠻高興的,雖然藥癮的部份留著十之八九之後還是會一直拿出來用,但是應該暫時不會那麼誇張了吧。
HOUSE M.D. | 留言:0 | 引用:0 |
<<「25分 私が初めて創ったドラマ」之「5Q」觀後感 | 主頁 |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十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