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十集觀後感

  一直拖著糾纏不休的劇情在第十一集應該會做個了結,這一集中雖然狀況更加惡化,但是大概因為對病症的問題在處理上有那種逆轉的部份,所以我覺得比較好。以下有提及劇情。

  雖然對侏儒說那些話的HOUSE也真的蠻欠揍的,不過我覺得這一集最好的部份就是因為病人的母親是侏儒,結果大家便以女兒是侏儒的前提做所有診斷,後來發現其實那若也是病症之一才開始解決所有的問題。這樣講的話其實也覺得好像似曾相識的感覺。只是那種事實已經在那裡,只看要怎要去解讀的部份我大概一直是蠻喜歡的,所以會覺得這一集還算有些意思。

  我雖然可以理解威爾森醫師的作為,但是我的確也對柴斯只是放話但還沒有什麼行動時威爾森醫師就已經自己跳進去的事情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所以我雖不是說支持卡麥容醫生的舉動,但是我覺得有那樣一個牽制的設定也比較好。過去都是威爾森牽制HOUSE,可是以前我也不覺得他做的就一定正確,像這一集中他自己覺得柯帝會感謝他解決問題,但是柯帝也不以為然。

  這一集又讓警察跟HOUSE說一模一樣的話,再度描寫他們性格上相近的地方,只是除了頭尾和這個部份之外,警察沒有跑去壓迫每一個人,也沒有試圖搞內紛,這一點來說威爾森醫師當然幫助甚多,至少讓線收攏的比較清楚,可是因為我對於那樣誇張的描述警察的權限並不認同,所以還是希望這個部份趕快過去,還好下一集應該就能結束這個部份,否則我也差不多要抓狂了,因為我已經也因沒錄好而跳掉兩集但警察還在勾勾纏…。

  在這一集中也還是讓人看到HOUSE為了他的藥癮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說想要去騙到這個藥、割傷自己的手臂、最後還偷領了死人的藥,也因為偷拿死人的藥被警察逮到,看來也不打算給他機會。可是因為HOUSE的確是拿了,這一點也沒話好說,所以我倒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特別對警察感到憤怒(當然還是很討厭)。我對於警察不能忍受的就是那個有通天本事什麼都做得來的設定,因此在經過前一集的離譜感覺之後,倒不覺得這一集有離譜到哪裡去,雖然因為他把HOUSE逼成那樣,也會覺得他很欠揍,尤其是他沒有HOUSE那種帶點尖酸的幽默感~

  當然這一集的案件也蠻離譜的,一個母親是侏儒的女孩沒有遺傳到那個部份,卻是剛好生了一種病造成腦下垂體沒有正常分泌生長激素。過去也有一個女孩子的病例是跟生長激素有關,那女孩子並沒有比同齡女子矮小多少,最後是因為HOUSE發現她父母的身高都很高而找到突破口。這一集則像是有點反過來,因為母親是侏儒,所以沒有人覺得女孩的身高出問題是病症之一,也因此在癌症與免疫系統的問題中爭論不休,只因為這個「症狀」被找出來之後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算是蠻有意思的。或許也是因為最後講到腦下垂體或是生長激素就比較容易讓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才會覺得比較順,只是我看偵探片時,倒也一直蠻喜歡這種因為一個點就解開所有矛盾的設定,所以對這一集病症的部份的印象比較好吧。

題目:歐美影集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HOUSE M.D. | 留言:0 | 引用:0 |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十一集觀後感 | 主頁 |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九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