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原型

  前幾天稍微看一下關於HOUSE的wiki的時候,看到關於他的設定中提及有意識到SHERLOCK HOLMES的部份。詳細的內容我沒有讀,但我想起自己在最開始看HOUSE的時候,就提到了福爾摩斯的名字,知道果然有這樣的一面倒還覺得蠻高興的,畢竟福爾摩斯是我最愛的名偵探。不過想一想在自己這些年中,也常跟這樣的角色相遇,果然福爾摩斯在百年之後也還一直影響著許多人啊。

  雖然一般會把福爾摩斯與華生當做是偵探和助手的代名詞(最初寫出這樣形式的還是愛倫坡吧),但是對我來說並不是所有這類形式的組合都會讓我覺得像福爾摩斯,總還是要有一些「什麼」才會讓我有所感覺。當然,有時候是作者自稱我也就欣然接受,像是青山剛昌的「名偵探柯南」中對工藤新一的設定就是最喜歡福爾摩斯,所以新一自己取名字來用的時候就用了柯南來當名字。而在第一集的漫畫的封底青山剛昌所介紹的偵探也是福爾摩斯,對我來說總也覺得親切。當初喜歡柯南的原因中也有一部份是因為它和福爾摩斯一樣,不是全都是殺人事件,這一點在這個時代反而倒也比新鮮。
而我最喜歡的柯南的電影版「貝克街的亡靈」也算是跟福爾摩斯有關的作品。我並不知道野澤尚喜不喜歡福爾摩斯,但是我覺得那一個作品創造了一個對於我這樣的福爾摩斯迷會覺得嚮往的情境。不是現代倫敦的風景,也不只是回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時空,而是在那個像總是在薄暗空氣中的倫敦、有福爾摩斯在的那個時空。

  像「名偵探柯南」的例子實在是比較像直接「使用」了福爾摩斯,只是除此之外,福爾摩斯還是影響了一些其他的作品。關於HOUSE是如此,而像過去「陰陽師」的作者夢枕貘也曾明白說他筆下的安倍晴明與源博雅的關係就如同福爾摩斯與華生,晴明邸的緣側就像是貝克街221B一樣。
  我已經忘記自己初時看到陰陽師時,有沒有聯想到福爾摩斯,畢竟一個人掌控全局而一個人什麼都參與但什麼都不懂的形式雖然相近,但是兩人求得的答案基本上是不同的。只是知道作者有這樣的念頭時,看的時候也的確會有些親切感,畢竟對我來說福爾摩斯還是特別的。

 許對我來說,在別的作品中感覺到福爾摩斯的氣氛大體上是可以接受的吧,但是像亞森羅蘋那樣直接用人物而且又故意拼字不同以規避法律責任的我就完全不能接受,尤其還有人以那個來斷定對福爾摩斯的好惡。如果像是龜山薰還在時的「相棒」裡的杉下右京,只是給他一點跟英國有關的設定,我也對他的「和製福爾摩斯」的稱號沒有意見,還覺得挺高興的。或許我也很喜歡這樣有一點點關連、又不會真的因為描寫福爾摩斯的什麼而讓我覺得不對勁的設定吧。

  在我心中實體的福爾摩斯,可能還是當年看英國影集的那個版本吧。或許有先入為主的部份,但是那個有些不健康氣息的福爾摩斯,也還是最符合我的想像(或許也跟我以前看的書中插畫的感覺最像),所以後來在EA的電玩裡面看到那個福爾摩斯也覺得不習慣。只是那個遊戲中多少滿足了那種親身體驗那個世界觀的部份,所以還可以接受(反而是後來別家出的福爾摩斯遊戲,我試過發試玩版發現不中意就放棄了)。如果要對現在要上映的電影做評斷當然也還太早,但是該怎麼說,看預告覺得不只是人像不像的問題,連那個世界觀都消失了。
  
  或許這就是知名作品的宿命吧。以前也曾看過什麼少年福爾摩斯,對於那裡面對福爾摩斯不談感情的理由也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看這次的電影大概也是那種同人誌的感覺,跟電動可能也沒有什麼兩樣,只是畢竟少年福爾摩斯是錯開描述的時期、電玩則是提示了那個時空的氣氛,現在大剌剌的搬上螢光幕,總也是有什麼梗在心頭。假如他們是創了什麼有點相近的人物,用不同的名字,然後讓正港的福爾摩斯在背景晃一下,我可能會覺得很開心,但是想讓福爾摩斯做什麼而就直接用福爾摩斯…終究是讓人頗為介意。
  
  我並不覺得福爾摩斯完美,他會犯那種錯到底的錯對我來說也是魅力的一種。只是一個作品給每個人的感覺本來就不一樣,會在每個人的心中有不同的風景,所以不管由什麼形式讓作品經過他人的手,就是會跟原來的東西有所不同。或許是這樣,(除了重視遊戲合不合口味的電玩外)我還是喜歡那種感受到福爾摩斯的味道勝於另外編關於福爾摩斯的故事吧。因為那個人終究在我心中已經有了「應該」是如何的模樣。
話題、雜記 | 留言:0 | 引用:0 |
<<「ハンチョウ~神南署安積班~」第五集觀後感 | 主頁 | DS「藤堂龍之介探偵日記 琥珀色の遺言」>>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