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DS「藤堂龍之介探偵日記 琥珀色の遺言」

  前一陣子買的二手電玩,在剛開始玩之後就擱置了許久,這幾天想到這個還沒真正開始進行的遊戲,也就開始玩下去,一開始倒也覺得算有些樂趣,也覺得故事中營造的氣氛等等的還不錯,但是遊戲方式很單調,到最後也根本沒有什麼選擇機會,花不少時間但是結果是那樣倒也挺讓人覺得蠻沒意思的。我也沒有預期到到後來會是那樣毫無選擇的遊戲方式。嗯,雖然過程中還算是有娛樂到,我才會努力想接近結局,可是那種全無成就感的感覺也還是讓人覺得有點鬱悶。以下主要提及遊戲的形式問題,會有一點點劇情。

  雖然這個故事背景在大正時代,所以原先就知道這不會是個高科技的探案。但是不提最開始那個事件是事發之後所以沒有線索,連後面發生的兇殺案查看現場時都是「痕跡被打掃得一乾二淨…」就讓我有點抓狂。結果上有些東西是在別的地方找到是無所謂啦,但是明明在宅邸中,接到通知之時馬上趕過去看,都是屍體被移走還什麼都被清乾淨的狀況,感覺還是蠻讓人不爽的。

  結果上雖然有搜查一些房間會找到東西,但是絕大部份的事情就是跟人對話對話再對話。嫌疑犯也不是自己決定的(雖然之前玩淺見光彥那個在什麼都還不知道的狀況下要指定嫌疑犯我也覺得有點扯),然後還必須先去跟誰誰誰討論之後才能質問疑犯。然後到達某個程度之後只要反覆的問,那個人就會自己說出他(她)的秘密然後遠去(沒機會說的就是掛點的),最後也是在一般狀況問的問題都齊了的話,就只要招集剩下的幾個疑犯然後一直問一直問(不能個別問而是一起問一起答),雖然有複數的問題,可是最後就是有些像詰問一直重複,就有人跳出來自白…。到那最一刻還讓人覺得蠻蠢的。

  我因為玩的是普通難度,所以會因為搜查進度有變化的提示而得知有時候問了一模一樣的話而答案也是一模一樣時還是有產生「效果」。倘若我玩的是沒有任何提示的高難度時,大概會卡死在某處吧。實際上因為這個遊戲是可問的問題在某些談話中才會出來,所以問過別人之後再回來問原先問過的人時,可問的問題會增加,然後有些明明問過的問題在一些狀況發生後答案又會改變,所以有時又得重問(因為不曉得什麼會變),然後要問到某個程度時又問了某個問題才會有人來通知說「糟了,某某某在哪裡被殺了」…。我雖然可以體諒那種自己已經注意到的事在跟特定人士對話時才成為遊戲進展的設定,畢竟那樣會讓沒有注意到一些對話的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字字句句都有仔細看。可是明明就覺得有問題,等於是「請示」某人才有得質問某些對象,那種受控感還是蠻討厭的。如果最後可以讓人經過什麼思路的整理來指定犯人也就罷了,結果也完全不用選定犯人就結束了,也讓人覺得我好像只是在點點點的機器人。雖然只前也有玩那種完全單線,就是選錯回答會被罵或是被講最後還是會選正確答案那個已經讓人覺得有點鳥了,但是那個至少至少是有選中正確答案才能進行下去的意思,但是這個遊戲裡,真的除了找到少數東西之外,其他的東西和過程也是問來的。而且還不用做任何揣測或推理,反正就是問就是了。

  過程中安插了很多複雜錯綜的事情,比如說誰誰誰的私情之類的,再加情報確實不足,所以當一個個嫌疑犯自白自己為什麼可疑而離去之後,事情變得比較明白。但是坦白說,還不足以到明確證明什麼的程度,如果沒有那樣問問問問問然後白自,實在也沒有提供什麼足夠的線索讓人能先明白一切(可以猜出大概但不是整個狀況),不能否認這個遊戲的對白量真的蠻龐大的,這樣問話問到什麼重要的線索也挺有趣的,但是最終真的沒有什麼樂趣可言。

  而最後雖有一個小小番外篇雖然補足了本篇中沒有交待的梗,像是一直不知道是誰的影吾家次男,或是為什麼要在最後扯出一段過去的感情,還有這家祖母的事…等等,可是實際上也像是有跟沒有都沒差的內容。我不曉得是不是這個部份其實是當初本來想要更仔細描述而沒有時間處理,所以最後才以追加的形式呈現,知道一些後日談也還不錯,可是也有像那出門放浪的三男究竟是過著什麼生活才連手都廢了的疑問未解,也讓我這種專門注意這種描述的人覺得頗為介意。

  查了一下,我發現這是十幾二十年前的電腦遊戲,這些年才改版成DS遊戲還有手機遊戲。我不曉得電腦遊戲是不是也是這樣一路問問問,但是…該怎麼說呢,有那樣大量的人物和隨時變幻的台詞,應該有讓遊戲更好玩的方法才是。因為人物眾多而且糾結,所以在理清事情狀況時的確還有些意思,可是那種剝完皮之後發現裡面就什麼都沒剩的感覺還是不太爽快就是了。 

題目:NDS Game - 部落格分类:遊戲娛樂

電玩 | 留言:0 | 引用:0 |
<<原型 | 主頁 | 「MACGYVER」第一季第二十二集「THE ASSASSIN」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