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二十四集觀後感

  果然美國影集在一季結束時都會玩一些花樣,HOUSE也不例外,以下有提及劇情。

  嗯,其實我不是那麼喜歡這樣的作品,或許是因為太過於非現實了。當然這世間本來就不太可能有HOUSE這種嘴賤又性格古怪的醫生,可是畢竟是要找出病因的作品,像這集這樣的狀況就有一點那個。我是可以了解就戲劇上這樣的鋪陳手法,可是實際上沒有幾分鐘內可以生出四十分的妄想,放在這類型的作品裡總是讓我有點介意。

  我自己沒有那樣受傷而生幻覺的經驗,但是有時候感冒而身體不舒服的時候,的確有那種整個晚上腦袋裡面都不知道在轉什麼的狀況,有時候可能是自己掛心的事,但有時候只是不意的看到的一則也沒有覺得什麼大不了的新聞,在那個生病的晚上就會覺得很重要,而在那裡苦苦思索對策之類的。也因此我對於會生幻覺或是思緒紊亂的事情本身並不覺得有什麼古怪之處。而像是大舌頭的病人或是兇手還有團隊等等的也可能是HOUSE當下腦袋裡面在轉的事,所以這個部份倒也覺得可以接受。但是該怎麼說呢?本來這個戲就是處理稀奇古怪的病,所以對於在「幻覺」中大舌頭的病人的狀況並不太有機會讓我這種普通人在比較早的時間點上覺得「奇怪」。甚至我在這一集結束之後最關心的倒不是HOUSE的狀況(反正也知道後面還有好幾季),而是那最初的病人。即使他當中的狀況都是HOUSE的幻覺,但是最後卻完全沒有交待這個病人真實上是怎麼了,對我來說也覺得不太夠。

  本來在電視的作品中什麼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有時候演了一段時間,才突然告知「這是夢」之類的並不稀奇,甚至也有發生了之後還能抹去從頭再來的情形,因此除卻個人覺得不喜歡這類形式的理由外,倒不是對這樣的形式全無心理準備。這種前面以為是部份幻覺,到後來發現全部都是的梗我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說真的也並不太驚訝,只是做為一季的最後一集,倒也覺得…嗯,不怎麼好。也許是因為雖然處理了HOUSE心理的問題,在那些交錯的念之中也對他的各種想法有點到(就是有些事情等於是他內心的交戰),可是結果上除了他被槍打到之外,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雖然也算已經習慣這種在每一季的最後都要留個尾巴的做法(不管喜歡與否),但是以一季的最後一集來說,好像還是覺得有些弱掉。回想起來那種時時狀況的跳躍也算是前面給的線索(只是電視劇這樣跳場景並不奇怪,除了被扣在病床上又隨時起來特別明顯之外),可是還是讓我覺得有些不足吧。
HOUSE M.D. | 留言:0 | 引用:0 |
<<「怪醫豪斯」第三季第一集觀後感 | 主頁 | 「天城越え」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