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二十一集觀後感

  雖然是前一集的後半,不過這一集沒有什麼龐雜的內容,所以我倒也就輕鬆的看完了。以下有提及劇情。

  坦白說,這一集會拖這麼久的前提就是已經病死的喬不能去動。其實只要從他的腦中取一些組織出來應該就能解決的事,結果卻因為這樣的原因拖了下去。也許要這樣才有戲演,只是明明有一個病人放在那裡快死,不先快速的取出組織分析就直接報疾管局而不能動,我倒也有些不能理解。倒不是說情理如何的問題,而是像腦部的病患中還有像是因為prion而造成的狀況的話(雖然那可能不會急性的發作),那是隨便處理都沒有辦法解決的東西不是嗎?所以理解病因再交給疾管局不是比較有道理嗎?今天假如不只是醫生患病,還有人也因此生病的話,就是放在那邊等人死嗎?總覺得這部份根本上有問題。

  如果把前一集削減一點,然後安排HOUSE在柯帝醫生通報之前就獨斷進行腦部切片的話大概一集內也是可以結束,雖然那樣人物之間動的就沒有那麼有趣,可是前一集還催不管做什麼只要HOUSE想出解決辦法都去做,卻在這一集因為通報疾管局什麼的而逼迫HOUSE他們去想別的方法,仔細想一想也不太對勁。尤其是如果擔心感染,做死者的腦切片跟做活體的腦切片沒有什麼差別(而且活體的病原說不定更兇猛),所以最後落到要做活體的手術,實在也沒有任何不去做死者的理由啊。

  而這一集中佛曼的父親自己先說他不能決定什麼,知道兒子簽了委託書又受到打擊,其實也是有一點怪怪的。當然每個人都有那樣複雜的一面,這一點也有它的趣味性,可是一開始就說自己不懂而都出口說不能做決定而忙著禱告的父親,又在那裡覺得不受信任…嗯…那到底要別人怎麼做呢?這個影集裡談及宗教的部份還算不少,我倒也並不是很愛看。也許那種心情跟前一集佛曼說的好事歸上帝壞事歸自己的感覺有點像吧。比如說醫生拼命救了病人,病人覺得自己好了也是上帝的旨意,如果醫生有相同信仰當然沒問題,但是沒有相同信仰時(HOUSE大概還是有信或是想要相信吧),不會覺得不管自己努力的很徒勞嗎?會這樣想當然有我個人的偏見在,可是在「醫生努力尋找病因」的前提下放進太多宗教因素的話總也是沒那麼有意思,雖然HOUSE裡做的討論有些還不錯。我可以理解因為宗教處理的問題中生死觀是很重要的部份,但是畢竟「解謎」是重點時,那個超過一切的「標準答案」就沒有意思,就像偵探片裡若有真正神準的靈媒可以直接跟死人對話得知兇手的話,那也就沒有什麼好看一樣。

  最後HOUSE發現去的時間不對才注意到是噴水的水源問題,我雖然覺得這個切點還不錯,但是佛曼進去時看到那些異樣光景中噴水的樣子我也一直有印象,所以那個沒有被佛曼形容或是怎樣的倒也有一點讓人介意。而且最後我本來期望會出現什麼很神奇的病,結果聽到是阿米巴原蟲倒也小小的覺得失望,雖然是說因為身體沒有起防衛反應所以驗不出來,但是聽到阿米巴原蟲總會讓人覺得好像不太像是花了兩集、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的病原。也許是因為前面拖太久,而問題來源就那麼簡單在那邊,也讓人覺得有一點頭重腳輕的感覺吧。

  雖然整集看起來是蠻順的就是了。
HOUSE M.D. | 留言:2 | 引用:0 |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二十二集觀後感 | 主頁 | 佐田雅志─「十五周年漂流記」實況錄音CD>>

留言

結果今天(12/8),佛曼就被糗到爆
2009-12-09 Wed 02:31 | URL | [ 編輯 ]
  嗯,我剛好也有看,看到大家都覺得佛曼應該要繼續為自己盤算或是工於心計之類的是覺得蠻有趣的,不過看起來劇組大概也沒有想讓生病梗拖很久吧
2009-12-09 Wed 23:53 | URL | kksp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