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二十集觀後感

  才想說這一集中完全沒有出現別的支線病人,結果發現原來是上下兩集的,我猜我看下一集的時候可能會直接看結果,以下有提及劇情。
  我很了解故事當中人物要有些互動,但是這幾集中安排佛曼露骨的為自己打算,總是讓人心生不愉快。或許本來爾虞我詐的世界就是這樣的,不過我在戲劇裡面並不愛看。雖然在這一集中佛曼的想法也不是無法理解,但是…這種人還是蠻恐怖的,若在現實生活中有這類的人我一定對付不來(或許該說沒能好好對付自己就氣到爆了吧)

  也許是主要角色之一的人因為HOUSE的命令被感染,再加上敘述他的一些想法和做為,所以需要兩集的時間,可是我覺得就跟平常都是演一集的偵探片時偶爾有分成上下的故事一樣,感覺起來好像可以不用那麼長的篇幅。尤其是我自己現在常常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耐性,看到這樣還要下回分解的內容都會覺得有點煩。雖然有些病症在解明之後我自己也不見得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倒還是期待那種解明的感覺,也因此沒有馬上得知結果會覺得很煩。

  上次狂犬病時也是佛曼醫生,而且他那時對遊民有攻擊性的態度。這次則是討厭警察,只是目前還不知道病原是什麼…怎麼好像也有點重複的感覺。也許是因為我也沒有集集看,剛好又看到佛曼對病人有敵意而且又生一樣的病,還是覺得好像有點像,不曉得他是不是醫生組裡負責生病的~

  自己的末路就在眼前一路上演…這一點的確是無比的恐怖,只是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救自己的那種魄力(?)大概沒有親身碰上也是很難想像的,只是那種反正船要沈了就想辦法拖人家下水一起溺死的性格…蠻恐怖的。其實想一想反正他的病沒有那麼早就生狀況,那乾脆讓他自己回去採取各種東西不就結了,在那邊吵著准不准去,最後還是得去,那麼讓他自己去採個過癮不就好了。雖然他們給他開了腦,但是在那之前頂多就是打些藥劑之類的,而他若回去,也可以回想自己可能是碰到了什麼,對自己漏掉的地方或走走過的路仔細搜查,也沒有別人會有危險啊,雖然在生病之後他就是「一般病人」而已。

  因為在這一集到底什麼病還不知道,因此我也還不知道生活在那樣環境的人跟一度進入那環境的人為什麼會生一樣的病,只是把生同樣的病的人關在一起本身好像就是有點暴走的行為不是嗎?不要說看著別人的狀況如何,其中一個是醫生,而且在裡面還三不五時自己做些處置的人,如果他不只是為了求得醫治而對卡麥容醫生下手,而是因為腦部的狀況(這會有個人差吧)而變得有其他的攻擊傾向怎麼辦?那個喬一開始就弱弱的是可以理解,但是普通還能在那空間走動還有做很多事的人萬一突然暴走,應該也是有危險的吧,當然那或許還是戲劇效果,可是我看了還是挺介意的。

  這一集中覺得有趣的是關於核磁共振的部份,因為之前(也就是狂犬病那集)也在那裡說體內有鋼釘不能照核磁共振,總也沒有特別去想理由,這一集的「實演」就完全讓我想起來是怎麼回事了,反正就是個超強力磁鐵啦,之前是NUMB3RS有演過,但是一把對象放在人體裡我就忘了…。只是這種清楚的實演還蠻讓人覺得愉快的啊(雖然是那樣的狀況)~
HOUSE M.D. | 留言:0 | 引用:0 |
<<佐田雅志─「十五周年漂流記」實況錄音CD | 主頁 | 炒作>>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