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炒作

  這幾年我常常感覺到,日本的媒體在各界都用炒作的方法塑造明星。本來這種狀況就是媒體的一個性質,但是近來那種不是去等待誰成為明星,而是直接把誰拱成明星的感覺很明顯,結果有些人反而在這樣的炒作下看不清自己的實力在哪裡,結果也成不了「本物」,尤其是體育界,這樣的人還真的多不勝數。
  最近又出了狀況的例子就是中田翔。當他還在高中時超越高中球員的全壘打記錄的事被大大報導,但是媒體鮮少提及那是包含練習賽的成績。或許前面的人所創的記錄也是一樣,而他也的確有長打能力,但是若包含練習賽的時候,他出賽的場數就沒有辦法估計,那這個記錄本身的意義也變得頗為稀薄。而在他高三時因為死角被摸透所以在甲子園的地區大會中被鎖死而沒有什麼表現的事媒體也不怎麼提,只是一直吹捧他是一個多受矚目的新星。本來高中畢業的新人在職棒第一年就立刻能在一軍發揮的就是少之又少,日本火腿本來在抽中中田翔時,也說要花幾年好好培育他,可是兩年過去了,中田翔雖然在二軍有不錯的打擊成績,但是在練習的態度和守備上一直是有問題,而最近他在26歲以下的職業球員和大學球隊的交流賽中,又因為連續兩次跑壘的問題引起全場觀眾嘩然。他自己的辯詞是反正這是表演,在正式賽不要犯錯就好,姑且不論誰喜歡看這種消極跑壘的表演,實際上他在今年的正式賽中就曾因為跑壘失誤而使比賽結束,根本沒有這樣說的資格。
  
  會造成這樣的狀況有一些原因是他本來的性格,但是媒體在很早的時候就把他塑造成未來的大明星,結果也助長了他那種只有一張嘴是大物的狀況。雖然有人認為對年輕人理應要比較寬容,畢竟是誰都會犯錯,只是我覺得有沒有要改過的心態還是很重要的。在三個月前的季賽中才因為致命的跑壘失誤讓比賽結束,竟然可以說出那種話,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我知道我自己雖然不喜歡那種態度比較囂張的球員,但是有些人會喜歡那種愛秀的人,如果有基本的表現水準,我覺得那也只是喜好的問題,但是連基本水準都達不到,還可以說話那麼大聲…。的確我覺得現在媒體在報關於他的新聞時,已經有點是因為他會大言不慚說些什麼話,但是那並不是看球的人真正要的。因為守備不行而不給他上場,讓他做二軍的帝王,其實還是有不少人同情他,但是屢次的跑壘失誤,而且還弄到全場嘩然,他自己還沒有足夠的反省,讓人看了也不禁搖頭。

  倘若他是在職業中已經有了不錯的表現,再來說一些比較誇張的話,那麼我覺得還勉強在可容忍的範圍,但是現在的媒體根本不想等那麼久。像是今年季中巨人的年輕球員坂本的表現不錯,那時媒體也開始煽動說他可能會超過鈴木一朗的安打記錄…等等的,結果後半坂本的成績沒有那麼顯眼,那些話也又變成媒體誇張的表現之一。看了這麼多年日本的體育報新聞,也知道他們很多時候也必須無中生有。比如說沒有比賽的這段日子或者是球季中的休兵日,他們還是得要生出一些文章來填版面,像是巨人或阪神這種有媒體優勢的球隊(巨人是有自家的報導以及由有人氣的優勢,阪神則是關西版的體育報都會以阪神角度出發),即使是輸得一塌糊塗,也要針對這些球隊寫一些充滿希望之光的報導,尤其是親阪神的媒體在這方面真的很誇張,也因此岡田前總教練也曾提及被選進阪神的球員有很高的比例會不行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媒體的過份吹捧,這在之前鄭凱文去阪神時我也已經有提及這方面的憂慮。

  我覺得對媒體的吹捧要冷靜要理性是人人都會說,但是身處其中不受影響,也會變成很困難的事,像我最近看日本的那些報章又在說齋藤佑樹劣化…如何如何的,也讓我覺得看到一個因為媒體吹捧最後變得歪曲…的例子。的確,幾年前在甲子園決賽中不分勝負而加賽,最後是齋藤佑樹贏了田中將大的比賽,可以說是這些年最戲劇化的冠軍賽,可是不同於田中將大是原來就受到球探的矚目,原先早稻田被關注是因為是王貞治的母校,到後來才因為齋藤佑樹那種像是古風的少年(在投手丘會拿出摺好的手帕來擦汗)而受年長的女性歡迎,最後也變成手帕王子的旋風。

  只是在初時他決定要進大學的時候,我覺得他還看得挺清楚的。對於媒體或是職業球團的吹捧、寄望他把那些人氣帶到職棒裡的話語,他除了說自己的能力不足,也說希望未能從事跟棒球有關的工作。那時我的解讀是他雖然不排除進職棒,說不定也真的有考慮要挑戰大聯盟,但是他也留下了有可能不做球員的空間。只是這幾年過去,他還是脫離不了受矚目的命運,從進大學開始就被早早抬出來當大學棒球隊的先發,甚至電視台也簽約轉播六大學的校際比賽(後來收視不佳就停播了)…等等的。在那樣的狀況下,連他的父母還都出了書寫關於他的事,他自己能不為這些外在的東西所惑,也變成很困難的事了。

  的確那一年的比賽頗有戲劇性,但是原來資質不同,現在被講成說他跟田中將大愈來愈遠,我倒覺得倒也還挺同情他的。而且反過來想想,他不過就是贏了那一年的甲子園冠軍,一下子就被捧成眾所矚目的新星還有票房的救世主…其實也還是太誇張了。想想看,有誰還記得隔年甲子園的冠軍是怎樣的嗎?那是一隻球員全部都準備進大學沒有人參加選秀、連投手都是徹底由兩人分工的球隊。因為沒有話題可炒,結果才一兩天就沒有上新聞了。但是齋藤佑樹的新聞卻還是三不五時拿出來炒作。而且當他的父母都還順著浪潮寫了一本關連書籍時,表示他的家人都深陷在那樣名與利的漩渦中,那麼他自己又能看清什麼呢?雖然他們自己不寫,別人也會寫,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樣對兒子嚴格的教育,在孩子也不過是因為比賽而變得有名之下,就著書闡述自身的教育是如何如何的時候,好像也有什麼東西已經變質了吧。
  
  當然,這並不代表媒體過份報導的球員一定會變得不行,但是如果有人能適時的指點我覺得倒也是挺重要的。田中將大看來順利的成長跟他自己的性格也是有關,但是像他在職業賽中初次站上甲子園的時候有很多媒體特別採訪,那時野村克也總教練也當著媒體的面說「人有名真好,連輸球都有那麼多人報導」之類的話。當然如果立場不適合的人說可能就變成欺負了,可是有人這樣適時的踩煞車,某方面來說也是好事。而實際上媒體更愛報野村的嘴砲,多少也分擔了一些受關注的程度吧。以這方面來說,齋藤佑樹也算是處在比較不利的環境中吧。 

  我不曉得齋藤佑樹自己怎樣打算,但是過去說他的身手可以通用於職業的,主要就是為了他的集客力,這一點他自己應該也知道。只是在經過這些年,他和他的父母已經嘗到因為名聲所帶來的龐大利益(不只是自己出書,各種雜誌的訪問和照片都會有收入,尤其是手帕王子當時頗受女性歡迎,所以很多女性誌都有他的蹤跡),再加上週邊的人對他的各種期待(很多也是利益方面上的),他自己是否能如同幾年前決定上大學時那樣看得清楚,好像也變得很難說了。

  前陣子提過的吉田えり也是一樣的。她的年紀更小,而且也因為她的頭銜而早早簽下了經紀約,前陣子就看到她發行她的寫真DVD之類的。當然是還不致於脫啦,可是那種到處去拍,呈現「球員以外的一面」的寫真集…。我並非覺得球員不能做這些事,但是她在「本業」上究竟有什麼表現,已經讓人感到疑問,結果,也只是完全以話題性取勝而已。

  我不是日本人,也沒有長住在日本,所以對於日本在炒作一些體育選手的印象主要都是來自日本報章上的體育新聞。實際上因為已經看了不少年,所以倒也知道哪些是可信度比較低的、或是有著怎樣特別的傾向。但是即便是一般的體育報,也常常會有一些露骨的拉抬或是吹捧。比如說北京奧運的羽球女雙,日本有兩組代表,但是媒體幾乎只著重報導其中一組比較漂亮的組合,也許那時她們的成績是比較理想,可是那個差別程度是漂亮那組有日本人很愛取的暱稱,而且也有些代言活動或者是記者會等等的,另外一組沒有怎樣被提,我又不是一直盯著他們的新聞則則都看,所以第一次知道女雙有另一組出賽是剛好看到她們與中國球員纏鬥最後獲勝的轉播。那時NHK還算是普通有在播,而民營電視台夜間的時段一開始根本是設定播漂亮組的比賽,但是因為她們落敗而另一組意外獲勝,才臨時加添了一些她們的比賽內容,而這另外一組的暱稱也是當天還是隔天媒體才急忙取的。老實說漂亮組真的蠻漂亮的,而另一組長相也真的沒有那麼起眼,可是這其實跟比賽內容無關,但是民營電視台或是報章一開始就選定漂亮的那一組在炒作到露骨的地步,回想起來也覺得誇張。

  的確,日本的一些體育傑出人士社會地位蠻高的,我也覺得那是好事。可是社會地位高跟想辦法炒作風潮謀利,其實是不同的事情。例如擊劍的太田雄貴在得奧運銀牌之後也是一下子便有媒體爭相報導。因為這個領域日本人沒有拿過牌,所以很多報導再追述這個牌如何得來不易,我都覺得還不錯。可是沒有多久開始有人對太田雄貴邀約加入藝能事務所…等等的,只是他自己沒有動心。後來在選擇就職的公司(因為之前他在集訓所以還戲稱自己是ニート劍士)時,也選擇了過去就對他們有所支援、雪中送炭的公司,而非等他成了名之後才突然開出很好條件的公司。再加上他那時獲得什麼牛仔褲協會頒的什麼獎的時候還直言自己沒有怎麼在穿牛仔褲,所以我對於他不受這些外在的東西影響也覺得蠻佩服的。當然說實話,因為他所從事的運動本身比較冷門,不會像棒球或高爾夫那樣想躲都躲不掉,所以本來就有比較有利的那一面。只是有些錢很好賺也很容易賺的狀況下,知道該在何時喊停,還是挺不容易的就是了。

  我了解運動員和媒體並不是敵對的關係,本來就有互蒙其利的部份,所以也有像拿下奧運女壘金牌的主將上野由岐子那樣對於媒體的邀約不太拒絕,前陣子也一直在跑各種行程推廣壘球,冀望壘球在奧運能復活…之類的。不過也有像拳擊的龜田一家跟TBS電視台綁在一起到令人覺得不舒服的地步。再加上我並不理解拳擊的排名系統,只對龜田家不管是誰是什麼級的冠軍,都是隔一陣子在日本打,然後也常有對龜田家有利的判決(過去還因為判決結果太有利龜田還引起眾多電話抗議,而許多報章也加以報導的狀況,而非只是輸掉的人的支持者在網路上抱怨抱怨而已),那其實已經不是體捧一捧而已,而是整個都是「做」出來的,只是日本人偏偏很愛看。

  為什麼媒體可以有那麼大的力量,主要可能還是跟轉播權的費用有關吧。像是不只一個排球的世界性的比賽都是屆屆在日本主辦,可能就是跟日本的電視媒體出比較多錢有關。因為排球是他們算老牌的競技,所以也算比較受矚目,可是只要想想什麼盃的四年一度的大會都一直是日本主辦(不是日本固定主辦的日本也會爭取),也會覺得很滑稽。而且為了轉播,之前也有過將冠軍賽的時段挪開然後在那個黃金時段打日本和不知道哪一隊的五六名之爭的例子。我不曉得拳擊是否如此,但是顯然TBS在裡面扮演的角色不是只是轉播而已。

  也許因為我對拳擊不甚了解,也不知道到底他們一家人的實力是怎樣的,只是純討厭他們的態度,也對電視台的作為有些不以為然,但是也許因為根本上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這樣拙劣的安排和打算依然可以行得通(日前龜田興毅和內藤大助的比賽竟然還創了日本今年度最高的收娊率),所以也只有被動的看著這樣的狀況何時才會不能通用。但是對於一些原來好像有明確的目標但是被媒體炒作之後沒了初衷的人,終究是會覺得遺憾。

  不過,在運動員之中終有一些是因為被抬得太高,在後來失敗後還有所反省的例子,所以媒體捧也不是代表一定是沒得救了。至少真的有一直去比賽,知道世界的「壁」在哪裡,也還是有挽回的機會。像因為在青少年賽中一度曾經轉四圈成功的安藤美姬在那之後多年一直受到媒體的吹捧,在上一屆冬運也不例外。只是在那時的低迷之後,她近來也還是又有比較好的表現,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去認清自己吧。
  日本這些年個人主義蠻盛的,所以這些感覺起來比較有傲氣、愛把話說很滿的選手比比皆是,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一個人的實力在那裡吧。真的有實力而做得到的人是言出必行,可是說了大話卻根本沾不上邊的只是有一張嘴而已。現在的媒體根本不會管到底選手是哪一種人,總之是先炒話題再說,如果不了解這一點而醉心於自己的虛名之中,也就等於宣言不會真的有所成了吧。
關於媒體 | 留言:0 | 引用:0 |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二十集觀後感 | 主頁 | 「MACGYVER」第一季第二十集「The Escape」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