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始祖地猿新發現

  大概在一兩個月前,我在電視台看到一點關於始祖地猿的新聞,因為那是類似生活新聞之類的,所以我也沒有去詳究相關的報告。前幾天在看電視時,知道DISOVERY頻道有相關的節目,所以也就注意了一下。不過最令我意外的倒是原來關於始祖地猿Ardi的挖掘是早在十五年前就完成的,而花了十五年的時間,科學家才從相關的骨骼出解讀各種線索,拼湊出這個地猿的相關樣貌。

  節目一開始就介紹了十多年前這些科學家在非洲的衣索比亞的挖掘經過,然後陸續介紹相關的分析與研究。包括他們從牠的骨骼中看出什麼,還有他們持續搜索同時間點的地層,意圖拼湊出Ardi生活的環境究竟是怎樣的面貌。他們也還請了專門的畫家意圖畫出Ardi的模樣。只是整個計劃原來耗費這麼多人力物力和時間,對於漠然看待這些發現的我來說,倒也是覺得挺佩服的,因為要那麼多種多樣的人為了這樣一個發現耗費那麼多的時間默默的工作,像是在衣索比亞挖掘現場的人是許多人並排在一起在地上像是用爬的般地毯式搜索…等等的,也才讓我意識到這些輕描淡寫提過的新發背後究竟是有些什麼樣的東西還有什麼樣的歲月。
  據這些工作小組的形容,能夠在那樣近的範圍內找到同一副遺骸的碎片是很稀奇的事。再加上Ardi在經由年代鑑定(因為她本身已經非常脆弱,所以用的是她週邊的地質來定年)得知是440萬年前的生物,比以前已知的人科動物又更早了百萬年。而藉由她所留存的骨骼部份,我們知道那時她已經會直立行走(但是腳是能夠抓握的),但並不是像黑猩猩那樣用前足幫忙的行走方式。節目中也因此斷言我們並不是從像黑猩猩那樣的生物演化來的。我不曉得手指的骨骼為什麼能做這樣的判斷,也許他們就是能判斷不是從那樣的前足退化來的吧。只是不管如何,我們和黑猩猩依然是近親,只是到底是何時分家的還不明瞭罷了。

  經由在同地的大規模搜索還有分析,科學家也斷定Ardi當時生長的環境是茂密的森林。大概因為之前看關於智人離開非洲時,就已經被提醒到現在的環境並不等同於過去的環境,所以對這一點倒不怎麼意外。就像中東那裡有那麼多石油也不是因為阿拉比較厲害,重點是那樣乾燥的沙漠在漫長的過去裡,也曾經是個充滿各式各樣生命的地方。想一想這樣子一路往上追溯,發現現代智人的祖先在非洲生活了至少數百萬年以上的時間,如果那裡一直是很嚴苛的條件,或許也沒辦法能累積那麼多變異吧。只是當然這些事情可以想像和假設,但是也要他們用那樣細密的方法去證明,才能釐清許多事情,但是我總也會覺得那種「原來是生活在熱帶草原」的假設,好像也是受了現在的印象所限制吧。

  關於Ardi還有她的同類有關的另一個發現是犬齒的部份。犬齒大的在威嚇其他雄性時有相當重要的功能,而這個犬齒變小的狀況可以推論說打架獲勝已經不是女性擇偶的條件。雖然只是猜測,可是有可能是在這時候就已經會選擇比較有供給食物能力(如可以走比較遠)的異性,因此有了異於犬齒發展的傾向的結果。這當然都只能推論,事實真相如何我們也不可能回溯,也許是別的條件影響了擇偶,但是在四百多萬年前就有這樣的變化是確知的。

  因為始祖地猿已經是兩足行走,即使知曉了一些相關的事宜,還是沒有解決人是在何時進入直立步行階段的問題。直立步行是人類演化上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像為什麼人類的嬰兒比其他動物都來得弱、需要長時間的照顧,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直立之後骨盆變小,若嬰兒太大會讓生產變得更困難…等等的,結果上一定是直立行走有超越這些負面狀況的好處,才得以一路繁衍下來。節目最後也介紹目前還在進行的挖掘工作,也已經有挖出年代更久遠的化石(只是不像Ardi還有那麼多部位可以拼湊與辨認),所以也許有朝一日,我們也還是能又把這跟自身有關的歷史更向前推進一截。

  也許達爾文對於人類祖先的想像不見得那麼正確,但是他的想法和概念在這麼多年後有愈來愈多的證據得以支持。雖然即使到了一百五十年後的現在,還有一些自己說法沒有任何證據的理論一直以化石證據不足、還有缺這個缺那個來批評達爾文的學說,到現在也還在搞破壞(比如說嚷著要禁相關電影之類的),可是達爾文還是對的。我們雖然跟不同生物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方式是一樣的。也許未來不見得有更久遠的化石來探究出一切,也許有一天又會有更多線索。但是我們確實是經過萬千演變,才有了今日的模樣,即使那時達爾文被畫成人臉猿身被消遣,但是他還是對的。
歷史、考古、科學 | 留言:0 | 引用:0 |
<<「The Adventures of Merlin」第一季第九集觀後感 | 主頁 | 「MACGYVER」第一季第十九集「Slow Death」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