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タイガー&ドラゴン」之「猫の皿」觀後感

  跟前一集的那種超簡單明瞭的直線型故事不同,這一集到進入小虎的落語時,都還看不清楚故事要往哪邊走,只是這一集關於落語家的部份,我覺得還是太誇張了一些,以下有提及劇情。
  這一集主要的內容是在處理龍二離開落語界的原因,也替他的回歸給了條路,但是我還是覺得安排太誇張了。故事當然是虛構的,但是我看到那種故意的欺負(一直只教「猫の皿」而不教「子別れ」一直到最後一天)就覺得實在不可能。不管怎樣,這個故事的背景是在「真打」的披露公演前,父親(師父)連一度都沒有看過兒子(徒弟)演,才會在當場出狀況,不要說他們落語家覺得落語是公家的,要做也做不來這樣的事(因為這是以龍二不會跟父親講為前提,如果他跟母親說了呢?),在上台前不先完整走過一遍就這樣上台,真的是非常離譜。即使是對方說了OK,師父先看過應該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與其說對其他師匠的欺負覺得離譜,還不如說我對上台之前自家人沒有看過的事覺得不可置信。

  也許在初時宮藤官九郎就是打算這樣玩,可是我記得前面龍二的母親小百合在說龍二的事時,提到的是說他在落語方面是天才,可是因為一直就是在這方面上,所以實際上對社會還是對人心疏離之類的。那時候我完全覺得那就是個不錯的解釋。畢竟小時候會講大家都會稱讚你好聰明好厲害,但是到了一定年紀,開始會被拿來比較,而且年紀輕輕有了殻,不代表講的東西的魂就備齊了,所以碰到「壁」是很合理的,結果這集的安排像是因為被欺負、然後氣盛又跟別的師匠動手所以也就離開了落語界…總覺得格局變小,而且變得有點灑狗血的感覺,我就不是很喜歡。

  而且該怎麼說,今天這集跟落語「猫の皿」有相連的只有那個拿牛仔褲吊龍二的那段,跟前面的種種過節沒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不那樣安排,倒也無損於這集的故事。雖然因為有前面的事,他也就在大家面前披露了「猫の皿」,可是若以前面敘述龍二好像什麼落語都知道也會講的話,有沒有這一段好像也沒有那麼重要。也許是為了相對於虎兒(小虎)的身世,要讓龍二多一些曲折,可是我覺得那樣的曲折很廉價,應該可以有更好的安排,因為那麼重要的公演沒有人「檢查」成果,真的太詭異了。的確看一些相關的敘述,對於真打制度因為沒有個明確基準,所以好像的確是會起爭議的,但是…反正對這個故事敘述有些失望就是了。

  除此之外,這一集倒是明顯展現出演員的技量不同啊。不只是演落語的感覺,西田敏行和小日向文世連穿和服那種很慣的樣子看起來就是很順。就是不只是穿,而是像身體一部份那麼自然。相比起來兩個主要的演員看起來就是穿著和服,姿態等等的並不足夠與和服相應。當然應該蠻多人不是那麼在意這種事,只是大概因為我比較容易看到那種穿得很順的人,所以看到那種其實沒有穿得很慣的人就會覺得怪怪的。其實我覺得日本男性穿和服大抵上帥度都會加分,所以倒也希望他們這些年輕演員這方面也多多練習吧。

  這一集算是收拾了龍二的問題,以單集單集看問題是沒有那麼大,但是若是有這樣的背景,前面父子會對立成那樣,然後又那麼好解決,好像也沒有那麼順。尤其是前面有過那種父子爭執是到我都覺得過火和離譜的,但是若是因為這集陳述的原因,好像前面責怪的方向就沒有那麼順了。也許在最前面的時候,演員們並不真的知道「過去」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タイガー&ドラゴン | 留言:0 | 引用:0 |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十五集觀後感 | 主頁 | 「MACGYVER」第一季第十八集「Ugly Duckling」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