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ふたりっ子」第二週觀後感

  現在看十多年前的舊作,真的有很多感覺不太一樣。最初看這部戲的時候,是從中間開始看,後來再看的時候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只是現在看,就真的覺得從長得很像的人一下子變成差很多的人實在有夠誇張。以下有提及「ふたりっ子」第二週的劇情,跟前面一樣我有提到第二週之後的東西,敬請注意。
  以前對日本的地理位置沒怎麼注意的時候,倒都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但是後來自己也曾經想去過,發現香住那一帶離大阪坐特急也要三個多小時而卻步,而且也知道車的班次有限,所以再回頭看這一週中野田一家能夠在一大早的時候去接香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當然包括實際的天下茶屋離通天閣遠的很,不可能在商店街的盡頭看到通天閣,這部作品連關於地理的遠近感的確都是虛構的,可是因為名字和地點時都很確定時,難免就讓人覺得怪怪的。平常電視劇若出外景,假如他不指名說是什麼地方,這些當然都無所謂,只是NHK晨間連續劇多少被賦了那種振興地方的期待,就也特別容易把實際的地點拿出來介紹吧。「ふたりっ子」主要的場景在大阪,因為製播的也是大阪放送局,可以說沒有發揮到那種推廣其他地方的功能,再加上故事的企劃初時曾有過兩姐妹分別在大阪和神戶成長的構想,所以大概也是這樣,除了京都大學是在京都之外,其他像是蘆屋、六甲山和城崎、香住,都是在兵庫縣中。不要說蘆屋離京都比大阪遠了,重要的轉折事件都發生在城崎香住那一帶也是挺神奇的,雖然故事的安排是沒有什麼瑕疪,但是倒也真的是行銷考量吧。

  看到麗子的英語演講比賽,說真的也挺同情麗子的。雖然安排別的位置都坐了人但是第一排都空著有些太誇張就是了。從最開始全家人向「豆魂」的牌子祈願時,聽到父親說才注意到那是比賽當天的香子結果打斷了儀式(那時香子還跟麗子睡一起,對這事渾然沒注意實在不像是我印象中很為姐姐著想的香子);到後來天下茶屋那些軍團跑去場中騷擾。做得出那樣的加油行動,真的已經不是KY或無腦可以形容的了。而除了武藏和阿政算是後來還有交待的人物,万太郎在光一失蹤的事件裡也算有點發揮之外,其他的軍團成員還真的就只有麗子軍團的功能。以戲劇效果上來說是有效果啦,但是不提麗子性格比較惡劣的那一面,如果從小都被軍團們這樣的照顧,就算野田家全無問題,說不定麗子也會想逃開吧。實質上麗子為了維持自己那個美好的形象沒有直言出來,也還有一直利用阿政的部份,所以也是自作自受就是了。

  雖然「ふたりっ子」沒有像後來的晨間連續劇有打出每週標題,但是大石靜的劇本裡有寫,這一週叫做「運命の出会い 」。雖然不若第一周遇到銀藏時旁白有特別提,但是這個命中註定的相會,指的也是香子碰上了森山史郎(但是彼此還不知道對方是誰)。若延伸一點說,也是光一碰上了オーロラ輝子的事,跟麗子的命運還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事。

  這週開始,光一和千有希之間生了變化,起因是千有希勸香子唸完高中時說了一點她自己的想法。以前順著香子說「這樣爸爸太可憐了」而覺得光一蠻可憐的,但是這次看反而沒有那樣覺得。該怎麼說呢,千有希是先以對現在的生活並不後悔和愛光一起頭,提到也會偶爾懷念起以前的生活,然後才說覺得有時候會覺得光一侷限在比較小的世界中云云。當然這個部份多少有因為千有希自己算是好學校出身的潛在的優越感作祟,但是香子說「爸爸太可憐」的話不是因為這段說法,而是在千有希說了雖然很滿足現今的生活也不後悔,但是偶爾也會想著若做出別的選擇會有什麼樣的人生之後。所以這次當下聽到香的反彈只覺得「欸?」雖然是因為前面的話順下來,但是當中香子也有回話之後,那可「太可憐」就是針對這句話,也許千有希不該跟魯鈍的女兒說,但是「假想著如果」本身實在沒有什麼問題啊。十多年間若一次都沒有想像「若那時怎樣的話」,反而才奇怪吧。

  本來男與女的事情就沒有標準答案,沒有這種變化也沒辦法讓演光一的段田安則中段跑走幾個月,只是那樣的話讓香子大反彈,讓光一因此聽到「夫婦道」中提及過去私奔後對方變心的口白還淚流滿面,好像還是誇張了一些。而且那種前篇的純贊美都沒聽到只聽到後面的,想一想也是挺老套的情節。

  而且這一週跟前一週一樣,也有那種為了演出效果而生的破綻。在香子已經被母親要求跟父母同睡之後一陣子,而她自己決定放棄學業而開始學豆腐的時候,她應該是從起居室兼睡房出來才是,若是衣物還是在樓上的話是還可以說得通,但是那不是就要在清晨(半夜)四點去吵麗子了嗎(實際上就有光一跑到二樓置物間去睡而吵到麗子的情節)。當然是小事,只是好像在切割各個場景時,沒有顧慮人「應該」在哪裡,前一週讓應該受傷的阿部在路上玩也是一例。

  不講小時候命運的相遇整段是香子才有戲份,到後面幾集麗子除了比賽之後就是宣佈要考京大,然後是小小的玩弄了一下同為考生的男生(她真正有取得優勢的也只有這個男的而已),反觀香子是在學校被訓誡、然後跟父親與母親都各自談過相關的問題,接下來是做了重大的決定要開始做豆腐,然後是和從小玩到大的新世界將棋中心感傷的告別…。當然這段算是麗子的潛伏期,後面就有她發揮的時候,只是那也很快就牽扯上外祖父母那邊的事,結果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給她交待或討論她想從事什麼工作的時間哩。

  關於英之和理佐子的部份,尤其是安排婆婆欺負媳婦的那個部份,即使不管多久看了都很討厭。這部戲除了這個婆婆之外,光一也是父母不在,或來森山也是父母不在(「天涯孤獨」也是晨間連續劇很愛的橋段啊),所以之後面臨到婆媳問題的也只有麗子,但是阿政基本是麗子命,所以還好,就只有前面這樣小小的婆媳問題最為陰險。雖然可以理解是為了交待後來理佐子心裡的平衡崩壞,可是看了還是覺得很討厭。還好這樣的劇情沒有很多,不然我也很難喜歡吧。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NHK晨間連續劇 | 留言:0 | 引用:0 |
<<「MACGYVER」第一集第十六集「Every Time She Smiles」觀後感 | 主頁 | 「The Adventures of Merlin」第一季第七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