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ハンチョウ~神南署安積班~」第二集觀後感

  雖然可以理解這種算是比較老套的故事,但是看到中段真的覺得這個事件本身就是多此一舉的感覺。以下有提及劇情。
  當然故事裡面是安排犯下盜公款並把人推下樓的高野因為父親是個靠山(但是一個律師要厲害到警界和一些公司都得聽他的意見應該也不容易吧),所以到處作威作福。只是如果照事件前半的發展,如果沒有那個虛偽的證言,高野是蠻有可能被追究的。先幫助他逃過制裁,再來自己對付他,不是很奇怪嗎?也許他這次還逃過制裁的話再想辦法對付他也是可以的,明明警察有在懷疑還因為監視器有拍到相近的人物而已經對這個人真的有所懷疑,若是仔細調查下去應該也是可以讓他入罪,而可能連他之前的事情也都能全部曝露出來,不利用這個大好的機會,反而要先包庇他讓前案以自殺做結,最後再自己復仇,真的覺得劇情實在太誇張。

  雖然是可以說是因為對方是律師的兒子所以可以逃掉最重的刑則所以不如自己報仇之類的(跟劇中開頭被推落的人的父親有一樣的想法),但是與其是這樣,還不如利用這個機會讓前面的事情再調查,自己的姐姐也比較可能獲得平反吧。劇中雖然也由其中一個刑事向另一個前輩詢問問題,也提出了「讓對方信任」的部份,但是還是讓人覺得不太合理。假如是先是假意證言,然後再變換口供的話是另一回事,像劇中那樣的狀況怎麼想都奇怪。而且這種關於時間的不在場證明,如果不先套好的話這樣隨便說的話會講得準嗎?就算是他自己跟警察說自己在那裡,如果警察問話時沒有蠢到透露一堆情報給那個女的,根本也是一下子就破功啦,為什麼供要串,不就是沒串的時候會互相矛盾嗎?而且都還已經查了那個偽名和高野怎麼查都查不出關係的話,那麼為什麼查不出來那個人根本不是他們所知道的那個酒店小姐呢?

  而且,如果不是前面的偽證,在警察已經懷疑的狀況下,可以去查兩千萬的金錢流向,總是可以抓到一點什麼,而那樣以自殺結案,結果也造成被害者的父親去殺人(雖然沒殺成)…。當然作品中是要強調那種受害者的心理,倒也不是說不能讓人接受,可是真的就會讓人覺得很多餘。而且如果律師真的厲害,堅持說那些話是因為被下藥之後被迫迎合對方的想像的話,也沒辦法成為什麼證據。以故事中內容敘述的東西看來,還是新的案件中的金錢流向和現場有沒有留下什麼痕跡是最有可能查出些什麼的吧。

  最近看那些詐欺殺人事件中,也有是被警方以自殺結案,到後面的事件可疑才又翻出來重新處理,所以偽裝成自殺而暪過警方的事情也的確有實例,只是這個故事總讓人覺得不是很順。而且因為高野一開始就擺出那種壞人的氣氛,就是那種大家一開始就都覺得他不是什麼好東西的構圖,而且評價又很差,也會讓人覺得奇怪兩個被害者到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想要相信這樣的傢伙~

  這一集演班長女兒的又再度登場,可是還是讓人不習慣,看起來也覺得太老成了一點。果然警察的女兒還是找看起來像高中以下有些稚嫩的會比較順眼啊。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ハンチョウ | 留言:0 | 引用:0 |
<<「MACGYVER」第一季第十四集「Countdown」觀後感 | 主頁 | 「怪醫豪斯」第二季第三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