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末路

  中華職棒的放水案再度浮上檯面,也許因為事發時我人在國外,總覺得有些像飄在霧中不踏實,所以初時也有種半信半疑的感覺,但是隨著事情的發展,我也很快的接受了這個三不五時就一再發生的現實,以自身的感情上來說,甚至覺得覺得這樣撐下去沒有任何益處,所以還蠻希望球隊真能依言解散,甚至覺得整個聯盟都該停下來思考該怎麼做。倒不是說因為事不關己所以可以冷漠,而是這些年看到這種事情變成常態,早就已經疲憊不堪,也不覺得接下來真的能有什麼改變,所以才覺得不如整個結束掉比較好。的確這樣的想法對於有認真打球的球員不公平,可是在這種根本不知道誰是真的認真打球的狀況下(沒有被抓的人不代表一定沒有),要該怎樣繼續下去本身也是個大問題,而我也沒有看到什麼徹底的解決策。

  的確這次的事件以一隊球員為主,另外兩隊有球員捲入風暴中。而這次沒有問題的那一隊雖然說如何謹慎,也好像跟這些事情無關一樣,但是這隊在季中也才突然釋出某位球員,留下了疑問的空間。所以,問題已經不是哪一隊如何如何,而是全部都還是有沾染的機會和可能,在這種情形下,在那邊說著某隊不能倒或是中華職棒不能倒,不是很空虛嗎?而看到媒體也好,網路也罷,都有人把焦點放在「薪水太少」上面,更讓我不以為然,也對這種還努力為球員找理由的心態不能接受。

  從過去到現在,涉案的球員中薪水有高有低,有上不了檯面的球員,也有一線球員。所以本來最初「薪水太少」就不該是作弊的藉口。的確,台灣的職棒環境不甚健全,對於球員的保障不足,一個球員不曉得能打幾年。但是,這就是可以做惡事的理由了嗎?其實一般人在許多企業中工作,雖然有機會穩當的抱著工作做很久,但是也有人會面臨突然來的裁員和公司整個結束而失業;一般人也有到了一定年齡之後轉職不易,或是有些職位很容易被更便宜的年輕人所取代的問題。雖然有勞保的存在可能會減緩一部份的問題,但是很多人的工作,不見得就比職棒球員來得「有保障」,可是也一樣既沒有簽約金可拿,薪水也沒有比球員高,卻還是在普通的過生活。
  而且,在台灣這些年累計的事例來說,有那種月薪二十萬以上的球員涉案,也有連球隊整隊都是黑的事例,那麼究竟要用多少薪資來「保障」這些球員才能防止被收買呢?也許薪水二十萬比起美國大聯盟或是日本的一軍的確是遜色很多,可是以台灣的一般生活水準來說,也已經是相當高的薪資了。就算今天台灣的職棒球員人人起薪二十萬好了,但是還是會有人買得動,結果就還是一樣。這並不是一個「多」與「少」的問題,而是「有」跟「沒有」的問題。以為只要大家薪水加一加問題就可以解決,根本也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如果台灣的環境本身可以支撐起球員的高薪,那麼高薪當然是無妨,可是抱持著高薪就能解決問題的想法的話,實在也是單純且過於理想化,我也不認為當前最該做的事是提升球員待遇。姑且不論一個企業經營本身一直要政府想辦法在經營面上幫忙的問題,很多時候錢的問題不在於絕對值的多寡,而是在怎麼去用的問題上。比如說今天真的把人人的薪水都提高到二十幾萬為最低基準好了(前例已證明有人拿這樣的月薪還買得動),球員在球賽的表現中總有要加薪或減薪的時候,如果加薪倒也就罷了,碰上減薪的時候,很有可能就有人「錢不夠」了。那麼是不是要避免球員錢不夠而薪水只加不減?而且這的事件中,有人在一場比賽裡就拿了一百萬,到底要用多少月薪才有辦法防止呢?
  在這次的事件中,也有所謂的旅外球員捲入這場風暴中,姑且不論他們是否有不法的行為,為什麼這些在國外曾拿過很多人愛說的「一輩子用不完的錢」的人,依然會碰上金錢問題呢?最簡單的就還是因為問題是在對金錢的態度和使用法,而非單純只是拿的錢多寡的問題。所以有沒有簽約金或是薪水到底算多還算少,也不該是藉口和理由。

  我一直覺得一個人要怎樣花錢是他自己的價值觀,基本上這個部份沒有什麼好批評。只是不能否認我曾對球員有他們會好好打算未來的妄想。但只要這些球員不做任何違法的事,就算真的把高額月薪或是簽約金全部花光光,其實也不關其他外人(包括我)的事。雖然我自己絕對沒有辦法做到那樣把自己手上的錢花光的事,也不認為明明有不少收入卻弄到寅吃卯糧是可取的行為,但是只要沒有什麼違法的事情,實在也不是外人可以干涉的。只是如果是毫無規劃和打算的人容易把自己弄到沒錢,再加上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有過錢但後來沒那麼多錢的人,在金錢上的問題可能比一直維持不是那麼高的人還危險。

  每個人每個人的環境、狀況和想法都有所不同,表現出來的行為也不一樣。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是有一些傾向,不見得是那麼難以預測的。比如說不管是國內或是國外的彩卷得主,結果絕大部份的人都是在幾年內耗盡財富然後回到原來的生活水準。即使不提天外飛來橫財,也有像小室哲哉那樣即使生意失敗使得鉅額財富所剩無幾,如果稍加節制,每年上億元日幣的收入絕對夠他與妻子用,也夠付養育費,但是他卻沒有辦法降低排場,最後走上詐欺的路。而像日本職棒球員若碰上大幅減薪時,付不出前一年稅金的也不只中村紀洋一個人而已。以前看到某球員減薪報導時,記者也問說稅金是否會繳不出來,該球員明白說自己有存錢所以沒問題的事也被寫在報導裡,由此可見這種例子絕非稀奇。雖然可能有購買動產或不動產的理由而沒有現金在手,但是也還是顯示了球員在金錢上沒有計劃性的那一面。更別提日本之前也有過選秀第二順位選進的球員,也在球團中工作一陣子,離開球團之後卻犯下強盜殺人事件的事了。

  我並不了解日本當年放水事件的來龍去脈,只知道那還扯到摩托車賽什麼的,可是我認為除了金錢或是政府嚴查之外,若要把日本當做成功例時,還要去考慮日本社會有種極恐怖的制衡力量存在。想想看假如一個球員收錢放水的事一旦曝光,不是只本人,他的父母、妻子和小孩在日本要面臨多麼恐怖的冷言冷語的攻擊,而小孩若想要去讀好一點的私立學校,這樣的狀況肯定進不了…。講幾個極端的例子吧,幾年前福岡曾有一起福岡縣職員酒後駕車把一輛車撞到海裡,結果造成三個小孩溺死的事件,三個小孩的父母受到這樣的打擊自然沒有那麼容易恢復,所以大概在人家的煽動下大量曝光出來呼籲什麼之類的,結果也開始受到各式各樣的抨擊到他們受不了只好遠避國外。又或者是幾年前日本有個人在國外被抓到被當人質然後被殺,因為他本人有行蹤成謎的部份,結果家人也受到莫大的抨擊;甚至其他是去從事和平活動的人質也在安全回國後被嚴厲批評…。而且那還不是在自家附近受指指點點而已,還有電話或信件騷擾等等的。老實說我自己覺得那個部份也很異常,並不是想鼓勵,但是在那樣某方面來說頗閉鎖的國度,這個來自各方的壓力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限制力,而這個部份是台灣沒有的。

  我雖然覺得日本某些狀況下太過嚴苛,某些群體的壓力不見得是可取的事;但是看日本一些規範,總覺得台灣有些方面過於寬容。比如說我也有聽過有人對十年多前首度事件的球員已經是覺得事情過去不需再計較;又或者是之前某些球員有問題時不是交給警方而是丟到讓渡名單,結果也留下禍根;又或者是有些球員即使沒涉入,但是有受這樣的邀卻知情不報;更別提一些球員涉案時還有人主動替他們找些理由了。這些在氣氛上的寬容或許也成了心存僥倖的原因之一吧。其實我想這些年來,這些球員應該都知道被抓到後工作會丟,錢也得吐出來,但是顯然做這件事可能的後果沒有讓他們為之卻步。這或許是心存僥倖,但是被發現的後果不夠讓他們害怕,還覺得有錢大家一起來賺,實在也是個非常值得去思考和追究的問題。過去的事情帶給球員的榜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不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是當賺外快呢?也許是大家一起撞膽然後互相牽制,可是可能後果沒有讓他們害怕而卻步這一點,或許是整個社會都該思考的問題。

  不管是普通的戰力外的理由或是什麼不可告人的原因而離隊,這樣的人和外界掛鉤而和球員連絡,基本上是防不勝防的。因為也不是全部的球員都有問題,要他們因為這樣的狀況就不跟別人往來,也並不合情合理。球團雖然可以做某部份的管理,但是完全禁止球員的自由行動,也是不可能的事。現在有各種聯絡管道,要不被輕易發現,倒也不是難事。真正有要解決事情的決心的話,就算靠球團一發現問題就公佈並開除,根源不除,也還是會有人見縫插針。其實要拔除所有人的邪念是不可能的,還是要靠公權力把所有非法的投注站都抄了才比較有可能扼止這種狀況。但是問題就是很多非法投注站幕後還有可能有所謂的黑白兩道撐腰,黑道若政府有要辦或許還不是問題,但是所謂的白道介入就是麻煩了。以這個角度來說,或許這也是不可能的任務。只是如果一直抄地下投注站,的確是最有可能讓這些人沒搞頭的方式才是。

  我也知道那樣的想法某方面來說也是太理想化,畢竟這些事件的幕後黑手常都沒有受到制裁,何況是有些沒有直接牽連的地下投注站?可是如果不從根拔起,還是讓他們一場比賽出得起那麼多錢來買通選手的話,要怎樣改進防範策恐怕都無法有完全的效果。我不知道「月薪太低論」的人認為要給到多少的月薪可以防止這樣的集團拿出一百萬買一個投手一場比賽,但是若不斬斷這樣的金錢來源,而還是有很多人大唱「中職不能倒」時,結果恐怕還是會一樣。即使現在這些球員買不動(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曾經被買動過),也不代表未來新進的球員中間沒有人會起這樣的貪念。雖然球團可以嚴格管理或規制,但是要怎麼阻絕他們跟有可疑的人接觸呢?而且說實在話,即使球員隨便亂花錢,球團也沒有什麼理由可以限制吧。也許類似球員工會繳交部份薪水的方式還算可行,畢竟在金錢上也會有一些抑止的效果,但是那也必須是球團把有問題的都交給警方為前提。否則之前不明不白解約的人依然能夠普通取回相關款項,也就沒有什麼制約效果了。但是反過來說,球團也不能看到黑影就開槍,所以若沒有明確事證或是只是覺得球員交友有問題時,也不能隨便就丟給警察,所以實務上也是有困難性。而即使真的做到了,根沒有斷絕,終究也只有治標不治本。

  老實說,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各種各樣的人,所以我覺得最不該是對球員有太高的幻想。那個世界裡的人並不會因為做一個比較有名的職業,人就比就好。我覺得一直以來台灣對於名人寬容過頭,像是演藝圈吸毒被抓的人後來登場卻高調得像英雄一樣,無照駕駛而去補考照的人也不會受任何懲罰都是例子。可是演藝圈也好、運動圈也好,跟我們一般的世界一樣都是有各種各樣的人。而且他們所處的世界比一般人更複雜,更容易碰觸到各種誘惑,所以比一般人更有機會出狀況。所以什麼希望球員自律,根本也是一些空談。如果真沒辦法挖掉根,就必須要思考要怎樣讓球員會怕。

  其實這一次的事件有沒有下一波我也搞不清楚,但是若也都只是跟之前一樣不了了之的搞法,事情不可能真的畫下句點。而以這些年放水案的蔓延程度來看,也已經很難讓人相信那些目前沒事的球員中也真的全部沒問題。說真的,如果這次的事件讓中職就此結束或是暫時中止,我可能還會有點感傷,但是現在這樣的狀況,我還真的是沒有什麼感覺。我其實也不太傷心,若說什麼情緒的話,恐怕是無奈最多吧。好像關於台灣的棒球,永遠都只有同一件事可寫,而寫的內容其實還大同小異,跟以前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這種自覺是在寫一樣的東西的感覺,真的很空虛。如果是看戲,即使是同個劇碼,只要是不同人演出,都會因為詮釋不同而生出不同的風貌,但是這種棒球的作假的戲碼反覆重演只會讓人覺得愈來愈空洞。也許因為最初的事件之後我就沒有再放如初時同等的感情在台灣的職棒所以不會有那麼強的反應,但是當自己只能在異國才能走得進球場,而且心裡真的一次次的離台灣的球場愈來愈遠時,我心中終究還是有一種難言的悲哀。那或許是這些犯罪的球員永遠不會理解的感受吧。
台灣棒球 | 留言:2 | 引用:0 |
<<計年 | 主頁 | 「The Adventures of Merlin」第一季第六集觀後感>>

留言

贊同你所說的,不該對球員有過高的道德期許,不過這似乎是台灣社會的通病,奇怪的是,人們對公眾人物的期許越高,卻也容易原諒犯錯的人;有時候真覺得這個社會的標準很歪曲,似乎是鼓勵大家做表面功夫,道歉不必真心也可以接受,形式意義有就可以。
2009-11-13 Fri 11:38 | URL | thimig [ 編輯 ]
  唉,昨天看到十多年前的那個人在打算未來的教職還是什麼的,心裡更是覺得糟糕。我並不是不懂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但是他真的有辦法教學生說他就是做了錯事所以很慘嗎?「我因為打放水球所以現在只能當教練」怎麼想都不對吧。

  我覺得很多時候寬容不是壞事,但是變成姑息就不行了。像台灣有些名人根本還不是表面的道歉什麼而已,而是還因為有名而迴避相應的懲罰,真的覺得很誇張。這樣的整體氣氛不改變,我覺得也很難真的懲罰到涉案的球員吧。
  
2009-11-13 Fri 13:54 | URL | kksp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