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花の乱」第二集觀後感

  在第二集的時候幼少期的故事過去了,說起來也挺讓人愁悵的。我的心情也有點像當年看幼時的千代跟六平太淒絕的分離之後,到最後的最後都沒有辦法接受千代和一豐配的感覺。只是「功名が辻」是香川照之扮小,「花之亂」裡的可是正港的少年啊。
  以下有提及劇情。
  說真的,我覺得這集還蠻好看的。明知整段都是杜撰,還是覺得比故事的本題好看。這一集中,揭露了富子身世的秘密。現在的富子就是幼時的椿。因為出生時就被認定是將軍的正室的富子生了重病,富子的兄長為了維繫幾代日野家的女兒都是嫁給將軍當正室所得來的利益,起意去把椿接回來代替富子。
  富子的母親為他人所犯生下小孩放水流走的的事當然不可能暪過所有的人,只是這種情報弄到大家都知道、而且連小孩在哪裡大家都清楚,實在也是有一點不合理。只是這一段偷天換日的故事本來就是在史實中沒有的,要讓故事變成是這樣的發展,好像這個部分也不能太計較。

  只是也因為早就知道椿會變成日後的富子,對於椿與養兄伊吹三郎的故事描寫得這麼動人,看完也覺得心有不甘。椿在小時候曾受生父酒吞童子的引誘,一度過了大人告誡她不該過的橋。三郎明知過了橋有危險,也還是跑去救她。後來他帶出椿之後、椿又被父親抓住,他便拔刀面對酒吞童子。雖然酒吞童子應該不會傷害自己的女兒,可是三郎顯得很認真。酒吞童子問椿要選爸爸還是哥哥,椿自然是跑回哥哥身邊,哥哥也說椿是他未來的妻子,即使是死也要保護她…。把椿帶回莊的隔日,椿就被日野家的來從莊中帶走,三郎還真的就隻身擋在莊門口想攔下那些馬,可是卻被馬鞭抽了一記,可是他還是死命追出去直到馬已經遠走…。(淚)
  因為酒吞童子在聽聞他那句可以為椿而死的話時有把面具脫下丟給他,加上三郎額上挨了一鞭,或許三郎還有可能會出現。但是誰都知道富子後來嫁給了將軍當正室,所以也不可能是有結果的結局。我是覺得成年的富子也不怎麼迷人啦,可是還是會覺得明明沒有結果,還把前面把三郎描寫成這樣…。現在的大河劇也常搞這一套,可是是由成年的角色扮年輕的比較多。但是這部戲裡兩個都是小朋友。說實在話小朋友們都不是那種很伶俐的感覺,而多少有點木木的,可是就是讓人覺得那種從小都在一起,而且還有了成婚的約定(雖然小女孩實在還太小可能搞不太清楚),最後卻是被迫分離。椿在被帶去日野家之後曾經跑出去呼喚著家人,那是那已經離家很遠了。

  穿著紅衣的椿從城外過橋被送入京城,因病眼盲的白衣富子被一休帶離京城。通往京城的是火之橋,通往城外的是水之橋(或許該說一端通往火一端通往水吧),這一集的標題「火の橋 水の橋」的含義很多。除了椿與富子原先從母親那裡得來的扇子就是「火の橋」與「水の橋」之外,椿是火、富子是水。椿往沒有真正自由可言的火之橋去,富子則通往隱居的道路。兩個有著不同背景的同母姐妹就在那橋上交錯、命運也互換…。
  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那個「交錯」的意向,尤其是同時有實際的交錯和人生也這樣交錯而過的感覺,還算蠻中意的。只是想到三郎也有點傷心。而養母那種對椿渾身是愛情的表現,也讓人印象深刻。我在第一集時一看到她對椿的態度,馬上就知道那是養母(雖然也沒有別的女性在),而這一集中,真的也有很些讓人感受到她是母親的部分。而椿回到家之後身上蓋的是母親之前穿在身上的衣服,這一點也讓人留下印象。
  這一集中,椿也因為在日野家跑來跑去的時候碰上了生母。而生母在那之前見了一休,也提及了自身的一些情緒。整個處理得也很好。只是養母因為是面臨分離,情緒比較激烈一點,也讓人印象深刻。

  這一集野村萬齋在最開始就出現,是一大堆人在開會的情景。只是我只注意到山名宗全的光頭頭套貼痕,還有野村萬齋要快速講長台詞時的老毛病那時就有,內容倒也不怎麼注意。這一集的末尾,日野家的富子已長成少女(松隆子飾),想到那個正港的富子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三郎到底如何也讓人在意,倒還真對主線有一點興趣缺缺呢。

題目:日本ドラマ - 部落格分类:電視廣播

NHK大河劇 | 留言:0 | 引用:0 |
<<「ありふれた奇跡」第七集觀後感 | 主頁 | 為什麼是國球>>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