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20170324/0325達明一派演唱會觀後感

  聽完達明一派的演唱會,雖然雜七雜八的記下一些要點,但是敵不過腦海中各種思緒的變幻,所以也僅是讓感想一點一滴的流失。該從演唱會一開始講起,又或是回溯自己初識達明的時刻,自己起了不只一個頭,但又還不夠中意。而看著演唱會時想著演唱會本身、自己的達明史、自己幾度來港的時間點、香港與台灣這些年政治上的變化,總是千頭萬緒無從說起。但是過這麼多年,即使不是時時刻刻都對達明有所掛記,達明依然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音樂人,不多為這次留下一些記錄,總也覺得對不起達明。也許寫得混亂、也許會從哪邊脫線而不曉得講到哪裡,但是該是鄭重的面對這段超過半生的緣。

  兩年前我睽違十七年踏上香港,聽了佐田雅志的演唱會。到了那時那刻我才真的想到原來自己也可以在香港聽香港歌手的演唱會。也就那時我隱約有了個念頭,覺得自己再次訪港有可能是為了達明。只是難免還是會遺憾,早年自己沒門路沒錢沒消息的時代姑且不論,至少五年前自己應該就可以想到能夠聽達明演唱會才是。雖然我明白這十來年自己關注的重心已經轉移,但因為從未意識自己「離開」(對一些音樂人是有「離開」的意識),所以反而比較難以釋懷。

  當然不管再怎麼遺憾,這一次便是我第一次聽達明一派的現場演唱會,時隔我喜歡上達明一派,已經有二十七年的時間。那一年他們首度在紅館開唱,似乎也因演唱會而多有齟齬,而後也沒有幾個月的時間之後他們便拆夥(當時看到的情報是寫「半拆夥」)。我從1988年11月張雨生的第一張專輯時才開始接觸流行音樂,而達明一派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組合,然後也是第一個分開的組合。而後我喜歡上許多組合,也碰上很多次組合分開,但是終究沒有任何一次習慣。總是覺得組合在一起都是最好,但對達明時,這個想法又更加強烈。

  很多年前曾有一度與明哥的歌迷有短暫的攀談,我說自己是在他第二張個人專輯時才比較能接受,她並無法理解。可是我就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接受達與明各自前行。在1994 年明哥來台灣發行第一張專輯時,我曾在某個滾石歌手集合的售票演唱會上見到他(那倒也是我第一次買演唱會的票),而後依稀記得在校園演唱會也有見到他一回。我那時雖然已經接受了達明拆夥的事實,可是心中依然記掛著達明,所以對於國語專輯裡的「一個人在途上」的特殊感情有一部份也是因為那是達與明的連繫(我是後來才知道「一個人在途上」是達明的粵語舊歌)。過去聽一些有國語詞和粵語詞的作品時我基本上是比較喜歡原版,但偏偏「一個人在途上」我就是喜歡周耀輝填詞的國語版而非陳少琪的粵語版。或許這也跟我從「神經」開始聽達明,而那一張專輯中周耀輝的比重大很多有關。假如我是從達明的前面專輯聽過來,想法也許會不同吧。後來達明一派的演唱會中不只一次選唱了國語版,我其實都還蠻高興的,追根究底可能就是因為這首歌國語版的存在曾經給失去達明的我帶來許多安慰吧。而這麼多年之中我始終捨不得把我的部落格換成別的名字,而還一直用「一個人在途上」,也是因為我對這一首歌有特別的情感。

  只是情感上喜歡這首歌,心中卻落入既想聽又不想聽的糾結之中。自己喜歡的歌會想聽現場表演是必然的,但是在會場上卻突然怕起「一個人在途上」的意象,所以不唱我雖有隱隱遺憾但卻也鬆了一口氣。即使他們分分合合已是平常,首度再聚首之後也似乎是屢有歧見,而我也不知接下來他們會怎麼走,但此次離別遠比我所想像得苦。最終場演唱會結束之後我因為還忙著看某節目,撐到半夜近三點節目結束便立刻就寢,沒有真的想什麼,直到隔日早上一醒起來,那個離別的苦澀就一下子湧上來。過去看完各種表演總難免失落,偶爾也是有心情異常低沈之際,但這般感受到離別的苦的,還真是不太有。也許是因為不知還有沒有再會的機會,也許就是因為這感情實在藏在心中太久,始終無法收拾吧。

  其實除了已故的張雨生之外,我現在還會想聽又或是還多少有在意的,就屬達明最久;而除了已故而未能親眼見的人們外,這麼多年始終沒聽現場的也只有達明。心中雖然沒有任何更實際的想像,但總覺得自己會有一些想落淚的衝動,又或者是更多激動與緊張的心情。只是當我實際坐在演唱會場時,卻完完全全沒有那些過往演唱會常有的心情。我甚至懷疑是否自己在之前聽佐田雅志台北演唱會時把演唱會用的眼淚全都流光了。或許是因為這次演唱會牽起的情緒真的太多太複雜,光是接收某些信息就已經有點來不及,某方面來說是一直追著跑的狀況。所以到第二場的開頭我倒才生了些緊張感與激動的情緒。

  這是我第一次踏入聞名的紅館,不曉得跟舞台配置有沒有關係,我覺得會場我比想像中小,雖然自己是坐較前面的位置,但是總覺得跟其他去過的場地相比,山頂似乎也不算太遙遠。可以的話倒希望能坐在上面再看一場,因為坐在下面有些東西看不太到全局。我在看到第二場時有發現一些自己第一場完全沒注意到的東西,也有一些是第一場看得清楚但第二場看不太清楚的部份。演唱會的舞台是斜向,雖說是四面台,我倒覺得更像是兩面台外加兩端的小舞台。我看的第一場坐在一側較靠近中央的位置,第二場則是在另一側靠近小舞台的位置,也算是各有優點。

  演唱會以白光的「我等著你回來」開始,帶入喬治歐威爾寫「1984」的年份1949年(北方的PARTY…),而1984是中英聯合聲明發表的年份,也是達與明組成的那一年。演唱會的前半段主要便是沿著1984的意象在構成。因為沒有多久前我才讀了1984,確實能比較把握其中一些部份。不過就算知道舞台設計與1984,也已經知道某些歌曲應該會唱,沒有實際觀看,還是完全無法預想是怎樣的場面。第一場我看完之後最初的感覺是「回不去」。本來這就有點像是廢話,聽了達明演唱會的我也不可能再回到沒聽過的時期,可是很難用別的詞語去解釋當在場中看到原來就有深意的歌在演唱會上又有了新的意涵,從此再聽這些歌恐怕不能再像以往一樣。也許這本來就是達明的特色,不只是人,歌曲也不會停在原地,只是過去終究是透過影像去接受,這次是用全身去感覺,自又是有些不同。

  當最開始眾人像行軍般出現時,我像是在瞬間就感覺到斜的舞台的威力。因為那是體育館中可以拉最長的舞台配置,而且穿過兩側觀眾的走法感覺起來也比較震憾。那樣的場面一出現,「老大哥」的世界也就構築完成了。純就舞台構成來說,用達明的歌配合著1984的故事,就可以鋪陳出這樣的概念真的也很令人驚嘆,但是想著七十多年前的小說與二、三十年前的歌曲所構成的情境卻步步近逼,心中也是有複雜的情緒。

  忠實表現出「老大哥在看著你」的是「後窗」這首歌。中央的螢幕用黑白的分割畫面呈現監視的感覺,讓同樣出現在螢幕的達與明的現場表演也成了老大哥正在看的一部份。這個概念好像很簡單,但我覺得還挺有效果的。一開始看到時還真的覺得頗受衝擊。某方面來說, 現代的社會是很都有可能被監視的社會,所以整個場面和狀況非常現實。

  我第一場演唱會時有在歌曲最開始時注意到原先夾在兩片半透明幕(?)中間的球在這個時候成為眼球,也覺得只要那個球還在那裡,監視的意象依然存在所以挺不錯的。只是第二場時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坐的角度比較斜,完全沒有看到影像上有出現眼球之類的,但反之也第一次注意到台上的表演者也有做出窺視的樣子。第二場在這首歌之後,也發現一些前一日完全沒注意到的場面。像是「愛在瘟疫蔓延時」竟然有兩個小孩登場,而且有點像是跟「禁色」的兩人相銜接,我在第一場完全沒發現。我甚至在第二場的「剎那天地」時才發現原來兩側有實況轉播的螢幕。也許因為坐的位置舞台算近,所以不論是坐在哪一側,都沒有辦法夠完整的看到全貌,也或許因為第一場之中首度接受的情報量實在太大,能夠容納在眼內的東西實在有限。

  在演唱會前達明推出的新歌「1+4=14」或許可以說是這個1984中最正中的歌曲,「1+4=14」這個歌名就是跟1984中一再重複的「2+2=5」有相同的意味。記得在某處曾看到明哥說「2+2=5」在廣東話中不好唸,所以用了「1+4=14」。我在演唱會前就已經買了這首歌,老實說依然不全懂歌詞中的意義,不過包含那種語詞中的曖昧不明感亦是我心中的達明。只是我一開始的時候以為這首歌推出之後還會陸續出些新歌或專輯,以這個角度來說倒是覺得有些不足。不管如何,還是希望能聽到更多達明的新作。

  如果就表演者的表演來說,大概1984的部份在「禁色」就可以說是結束了,只是我看了兩次,都還是覺得「天問」加上「馬路天使」最前面的那一小段比較像是這個段落的結尾。在這之前達與明皆沒有發一語,也是因為前半的部份是一個很完整的內容吧。後面比較像一般普通的演唱會,也更直接的表述想法。前半是用歌和1984交疊,用比較隱微的方式呈現如今香港所面臨到的危機,後半就有點像比較明晰的主張。最終場聽著明哥說那些話,其實比之前看新聞更感受到他所受的壓力以及這幾年選擇站出來時所不被諒解的部份,心情也難免沈重。

  我即使再怎麼努力想像香港人如今面臨的困境,終究是隔了一些距離,就像看完1984,我其實脫離感遠比迫近感來得強,雖然台灣西邊的PARTY依然虎視耽耽台灣人也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但1984裡面很多東西是從西邊逃來的那個PARTY已在台灣搞過多年,而我的學生生活的前期被灌輸不少、中後期才面臨轉變。也因為這樣的想法存在於心,我的感受又更加複雜。這次到香港時我曾不經意的在某處看到有人掛著「回歸一國兩制」之類的掛旗在護欄時我只感到愕然,我瞬間的那個反應其實也正是台灣與香港在現況上與立場上的不同,而我其實不知該如何去面對香港人如今面對的情境。

  之前在明哥的FB有看到有人在邊說「怎麼又在談政治」或是「我支持你三十年,看到你這樣所以不支持」,我其實是很納悶的。本來達明一派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即使有許多歌詞頗為隱微,但是從不真的是歌舞昇平。說真的我這些年見了不少原先訴說理想的音樂人殞落在生活裡,看到達明能夠堅持下去是覺得很安慰的。但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要走這麼難走的路,心裡也覺得難過。演唱會結束之後離開香港前就湧現的離別的心苦,或許有一部份也是來自這裡。
 
  在演唱會場上,我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心力想那麼多那麼複雜的事,因為我聽得懂的東西還是有限。從小就因為港劇的關係而聽了不少港劇主題曲,至今也依然會唱。而後又聽了那麼多的廣東歌,所以總覺得自己應該能聽懂很多,但其實不然。在到香港之前我也有試著聽聽香港的廣播或是預習一些歌曲,但是還並不太夠,像兩場演唱會中明哥在唱大衛鮑伊的「HEROES」時提及大衛鮑伊對著圍牆而唱云云,我去的第一場時我只聽得懂年份(汗),第二場終於聽懂比較多關鍵字之後才懂了。這自然是自己的問題,假如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做更多特訓的。

  自己聽歌的習慣上很少仔細看歌詞,所以不管聽哪個語言都會出現很後來才知道歌詞在唱什麼的狀況,再加上當年開始聽達明的時候正在忙著準備考試,所以幾乎都是聽而已,所以聽得很熟的歌有時也搞不清楚歌名是什麼。大概也是這個原因,第一場看的時候完全就是追著舞台進行跑的感覺,再加上第一場我所坐的位置無法完整看到任何一個字幕(全場有好幾個),而整個影像或是舞台的設計都需要接受與消化,我雖有「回不去」之感,但其實並未能百分之百接收到所有的意涵。所以像我第一場聽到達哥唱「每日一禁果」只覺得頗興奮,但到第二場真的仔細聽(看)歌詞時,才覺得放在1984的世界裡有多麼的恐怖。而在演唱會後半唱的「繼續追尋」,我也是第二場才比較強烈感受到那依然映照了達明現在的路。連「It's my Party」我也是終於搞清楚是什麼PARTY啊…。

  這場演唱會中有唱幾首明哥個人的歌曲,其實過了這些年,達明的歌與明的歌也許界線也不再那麼明晰,像「填充」和「下落不明」我倒都不會那麼覺得是明哥的歌,但是「暗湧」是王菲先唱,我即使當時便喜歡明哥的版本,但會比較強烈覺得「這不像達明」。當然如果明哥的個人作品最終也還是能歸結於達明,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就是了。

  這次倒也挺開心達哥唱了比較多的歌。雖然也不是真的多了多少,但是能唱整首「每日一禁果」,又唱了一點「今天應該很高興」的確讓人驚喜。我其實也很喜歡達哥唱的「晚節不保」,可惜尾場時的安可曲就拿掉了這首。說真的,我再年輕一點時,並沒有那麼在意達哥唱的作品(雖然因為「神經」專輯聽了非常多遍,現在對那一版的「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還是最熟),可是真是愈到後來,愈感覺那種獨特的韻味,所以我是真的很期待尾場也能唱「晚節不保」的…。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的新版提及的人物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還算能了解許多香港人希望能普選特首的心情。即使面臨的情境有些不同,但畢竟台灣在香港回歸中國前年就開始直選總統,即使選舉並不代表能解決一切的問題,很多事情還是要繼續去參與或表達意見,可是我當然希望香港有機會能直選。只是遠觀香港的狀況總覺得形勢嚴峻,也只能希望能一點一點慢慢改善。

  以前就多少有所感覺,我因為很早以前便開始接觸達明一派與BEYOND,所以很早以前便多少知曉香港的一些光與影。只是近幾年仔細思考這件事時,會覺得或許受達明的影響還是多了些。這倒不是說因為BEYOND後來這樣那樣所以我才這樣想,而或許是因為詞上的差距。當然BEYOND的作品也沒有什麼不好,但是相比起來詞的世界並沒有那麼突顯,但是達明的詞是建構達明世界的重要部份,即使我在習慣上並未首首細讀,但在聆聽的過程中還是透過達明作品多感知了一些什麼。現在想想也是因為有了那些構成達明世界觀的詞,所以更能在這樣的舞台表現中發揮新意。

  我所看的兩場演唱會的構成大致相同,只有安可曲有較明顯的變動(後半的曲目也許也有一點小更動,但我並不那麼確定),我聽的第一場演唱會中以「天花亂墜」壓在最後,但尾場時就提前了好幾首歌,最後則由「半生緣」做結。以我的印象來說,我覺得尾場時明哥的聲音較第前一場好,我聽的第一場演唱會中有幾次覺得明哥的聲音有幾個地方卡卡的,但尾場就幾乎沒有這種感覺。只是尾場明哥在唱「石頭記」的時候麥克風出了問題,換了不只一隻麥克風、空白了大段歌曲才算解決,可是聽著台下的大家一同唱和,也覺得很感動。身在其中總覺得不只是自己的心中湧出熱流,而是整個會場都有某種共通的溫度。以聽歌的觀點來說這場算出了個大問題,在別的心情或是氣氛下我也有可能會覺得生氣,但或許因為走到這一步的歲月真的太長太長,還沒有餘力去不滿,倒也覺得多了一段珍貴的回憶。
 
  雖然演唱會之後我為了要保留心中的感覺,刻意不去聽達明的作品,可是這些日子中腦海裡總是有著不少達明歌曲的片段在迴盪。演唱會上聽過的曲子自是比較容易在腦海響起,但是也有一些預習時也沒有聽、演唱會也沒有唱的歌曲也從舊日的記憶中跑了出來,也許是因為最近較常翻攪的歌曲跟那些歌也有頗深的連結,那在心中始終留存的東西也就逐漸湧現。即使不是近期時常聽,可是曾經那樣依恃過的東西,不管經過都久都還在心底。

  其實在現場聽「半生緣」之時,倒也沒有想太多,只是聽著,然後還隱隱期待著演唱會能繼續下去。直到後來看著明哥在FB貼出其中的幾句歌詞「立志守候 雨飄風同舟 苦中可忘憂 以歌解愁 疑惑我想透」時,又覺得此時此刻這首歌又有了別的意義。而離開演唱會這麼久,大概也是在想起這首歌時,心中又會湧現一點苦澀,那樣的感覺也許包含在離別時所感覺的苦之中,也許沒有。但或許這首歌在我心中的位置未來會有些不同吧。

  離演唱會的時日漸久,當下所湧出的感情有些也不再那麼明晰,像若非隨手記下,我在回憶過程中已沒有想起旁邊的人一直穿過我要去小舞台的干擾。若未來演唱會有發行DVD,我有可能會因此想起什麼,也有可能因為之後的觀賞而沖淡演唱會時的記憶。只是行過二十七年再走這一遭,接受了那麼多訊息與自身各種各樣翻攪的思緒,望著自己目前為止所見過最衝擊的演唱會,還是覺得有思緒未能理清。自身那些凌散的少數記錄,確實也是自己耗盡氣力而記下,即使時光再能重來,相信也無力再書寫更多什麼,也只有遺憾自己的筆力不足了。

  

  親愛的敬愛的達明,真的很高興在27年前遇到了你們。雖然因此也有了些心傷與心有未甘,有著依恃你們音樂的歲月,也有不怎麼關注之時,可是我真的很高興能遇見你們。我不知下次何時有機會訪港,但但願仍有聽你們演唱會的一天。





演唱會感想 | 留言:0 | 引用:0 |
<<「BYPLAYERS」第三集觀後感 | 主頁 | 「重版出來」第八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