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2016/09/18 佐田雅志飛火野演唱會

  2016年9月18日的下午近兩點,我踏上了飛火野的草地。

  飛火野是我踏上奈良的起點。第一次在走訪奈良時去觀光案內所拿取地圖,知道那裡有個「鹿寄せ」的活動,而且是最後一天。當時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的我也就這樣糊裡糊塗的去了,然後還因為搞不清楚方向,走到後面的鹿苑那邊,結果變成跟聽到聲音而跑出的鹿群一起跑到飛火野。

  而後才知道這個飛火野就是「まほろば」的那個飛火野,後來才把歌跟那一帶有了比較明確的連結,之後又看了次人比鹿多的「鹿寄せ」,隔了幾年又回到了這裡。
  這次能來到這裡並不容易,六月時演唱會門票開賣,但我根本沒機會買到,八月底不死心再查看時竟發現也有票釋出。在時間很接近的狀況下自然機票和住宿也就無暇仔細選擇。等住宿與機票確定之後就是颱風消息。一開始馬勒卡颱風(颱風16號)生成之時就是三個時間點(出門的時間、公演的時間、回來的時間)都會撞上,後來因為颱風腳步放慢,我也算剛好在它接近台灣的早上飛了出去,除了一些延遲之外還好。只是到了日本之後,又得知隔日關西這一帶會受到低氣壓的影響而天氣不安定,演唱會也有中止的可能性。實際上奈良南部也因大雨而發洪水警報。我因為有陣子沒去奈良,早也決定不管怎樣也一定會從住宿的大阪難波前往。所以倒也抱定若真的中止,就當再來和大佛見面的心情踏上旅程。

到奈良之際已經飄了一點小雨,後來在我在前往二月堂的路上還下了陣頗大的雨,我的褲腳都已經溼了,不過沒有狂風暴雨也沒有打雷, 經過會場外面時看到一些人也普通的在做準備,所以我倒也頗安心。這次因為是配合春日大社式年造替而辦的音樂祭,所以我也去了春日大社表達感謝之意。之後也到東大寺的大佛殿與大佛打招呼,之後則去舉辦「修二会」的二月堂。我雖然來奈良公園週邊的話一定就會去看一看大佛,但春日大社就不是次次都來,因為也一陣子沒來奈良,和大佛也是有陣子沒見。

  大佛殿雖然觀光客很多,但是到二月堂就很安靜了。若不是因為佐田雅志的歌,我說不定也不會知道二月堂吧。上一次來二月堂的時候,因為馬上就要「修二会」,所以很多人在忙著準備,此時就僅是閑靜的地點。離開二月堂之後還有一些時間,我還去參觀了東大寺的博物館順便躲雨,之後再慢慢走到演唱會場的入口,大約開場前沒多久,雨就停了。

  進場之後,發現我的位置還算是整體的中央,還覺得有點驚訝。畢竟我是很後來才買到票,而且座位號碼的數字並不小,所以在我初時的想像大概是後排的左端或右端,沒有想到竟然還蠻中間的。不曉得他們拿什麼蓋住觀眾席,我坐下時椅子都是乾的。若非地還有點微溼,還感覺不出方才一直在下雨。

  在等待的時候,聽到左前方的觀眾與友人相遇,跟對方斬釘截鐵的說不會下雨。當然我也知道關於佐田雅志是晴男的傳說,不過自己沒有真的經歷過,還是不敢太大意,包包裡也備了一件在日本便利商店買的雨衣。

  演唱會開始之前由春日大社的宮司(?)出來講話,話題自然圍著天候打轉。他也提到春日龍神司雨,也提及一點佐田雅志在戶外演唱會的戰績。大概也是這個時候開始,我也漸漸覺得應該不太會下雨吧。

  因為一直掛念著颱風而已經有好幾日的不安,我對於能平安無事的坐在場中而且看著演唱會順利舉行一事是無限感激,因此雖然唱的歌依然不夠多,可是會真的覺得不再需要在意。唯一真正在意的是這幾年佐田雅志不太有跟宅間久善合作,這一場也是如此。但我實在覺得「修二會」還是有他的木琴最好(而且我一直覺得這幾年負責打擊樂器的木村誠…)。

  另外一個覺得有憾的是這個月是前一日的17日才滿月,倘若演唱會再長一點,或者是再晚一兩個小時開演,也許就能看到近乎滿月的月亮升起了。只是沒下雨也已是萬幸,就當是再留待未來來期待吧。

  這一場演唱會中佐田雅志還是講了不少跟他晴男傳說有關的事,但是大概為了平衡,也講了一些因為天候不佳而發生的趣事。反正這是他的拿手絕活,但是真的很讓人佩服,一邊介紹他過去「夏  長崎から」幾乎沒碰到下雨的事蹟(歌迷們很多人也知道這一點),但也穿插一些關於颱風的失敗談,內容上的平衡也真的掌握的很好。他在最後其實也有說過去有公演雖然颱風停滯讓他演出順利,但其實颱風在別的地方造成災害,所以他並沒有那種颱風不來會場就可以的想法。

  他也提及這次音樂祭雖是第一回,但他卻不是第一次在飛火野開演唱會。那必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所以對我來說終究是第一回。他也詳細再敘述了當時寫「まほろば」的情境。雖然過去也是有聽過,但是總覺得這次講得更為詳細。他也說了本來是想要把歌叫「飛火野」但作罷,也提及並未放棄寫「飛火野」一歌的事。希望聽到那首歌的日子趕快到來。

  也許因為這樣的演唱會還是有機會有比較多非死忠歌迷來參加,所以佐田雅志最先唱的兩首算是比較知名的「案山子」與「birthday」。只是我總隱約的覺得佐田雅志有為他今年過世的母親唱歌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唱描寫兒子看著母親人生的的「無緣坂」之後便是「精霊流し」的緣故吧。畢竟一個月前他才送走母親的精靈船。而之後的「秋桜」亦是他當年看著母親與妹妹而做的歌曲,「フレディもしくは三教街」更是以他母親在漢口的體驗為藍本而做的歌曲。不過「フレディもしくは三教街」真的是非常適合在戶外唱的反戰歌曲。佐田雅志還唱了以他父親的經歷而寫成的「戰友會」,這一首歌大概是整場演唱會中算是演唱機會最少的歌曲。

  這幾天我的喉嚨狀況並不算太好,到日本的這兩三天聲音是整個啞的。身體是沒有特別不適,但就是發聲很吃力(後來開始了近一個月咳嗽不好的日子…),所以當佐田雅志帶著大家一塊唱「北の国から」之時,我雖然有張口但是自知沒有發出聲音,想著自己就跟「濫竽充數」的故事一模一樣,也覺得有點奇妙。

  最後自然是重頭戲的「まほろば」與「修二会」了。上次在大佛殿前聽的時候像在「修二会」主場,而這次像在「まほろば」的主場。只是畢竟「修二会」真正描述的是二月堂,所以並不是在那個地點聽到,「まほろば」就不同了,我們就在飛火野,而且會場外面還有著鹿。能真的在這裡聽到「まほろば」對我來說真的有很大的意義。就算佐田雅志真的一直跟著音樂祭一起每年繼續下去(他自己是說真的多幾次大家之不會來了),我也還是會想來這裡。

  安可曲唱「風に立つライオン」大概也已是這幾年固定的狀況,雖然多少還是希望能聽別的歌曲,但這首歌終究代表佐田雅志這幾年最想做的事,他成立的基金會以此為名,所以也有明志之意吧。因為在場中不知道,但聽說在唱到最後引用amazing grace的部份時,草地上的鹿也一起叫了。只是會場整個有用白帳圍起來,我一直到好幾日之後看到佐田雅志的文字才知此事。

  演唱會結束時是由工作人員引導下分批出場,我在中間的梯次,等我走到東大寺前的路口之時便開始下雨。後來看一些人的網路留言才知道,當最後一批觀眾踏出會場時雨就下了。今日又為佐田雅志的晴男傳說留下了一筆。

演唱會感想 | 留言:0 | 引用:0 |
<<「勇者ヨシヒコと導かれし七人」第三集觀後感 | 主頁 | 「警視廳搜查一課長」第二集觀後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