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20160716/0717ゆず台北演唱會感想

  柚子說來台灣開唱是他們的夢想,我其實沒有特別的感覺。一直到演唱會結束我才想到這次的演唱會對他們來說是夢想,對我來講卻是連做夢都沒想到的事。我在知道柚子的這些年雖然不是沒動念過想聽他們的演唱會,但是就算是沒能實現,都沒有想過能在台灣聽他們演唱會的可能性。我也沒有想到第一次在台灣聽日本歌手的演唱會的對象是柚子(總覺得會是陪長輩去聽誰之類的)。

  雖然這幾年聽柚子並不算積極,但是畢竟是聽了十幾年的組合,所以演唱會開始的瞬間還是讓我心情有些激動。不過說起來柚子大概是我長年在聽的音樂人當中,極少數我記不得「起點」的。那時日本的音樂作品才開始開放沒幾年,總覺得好像是台灣有進時就自然而然開始聽,真正印象鮮明的是在2000年7月那時第一次去日本自助旅行,為了買當時剛開始喜歡上的藤井郁彌的新專輯時,剛好看到旁邊一盒盒的「ゆずマン」限量CD,當下決定購入。所以聽ゆず應是在那之前,其他我就不太記得了。不過在那幾年內的時間中,我先是知曉了佐田雅志,後又喜歡上藤井郁彌,花不少時間追他們的過去,所以分給ゆず的時間並沒有那麼多。去日本的唱片行之前並不知道「ゆずマン」也算是一個可供參考的事實。

  雖然這麼多年中確實有熱烈支持時期與惰性支持時期(尤其是這幾年),但是從開始至今已是超過十多年的歲月,亦是事實。所以當演唱會中第一個音響起,還是洶湧著自己沒有預想的激動心情。

不曉得為什麼今年在台灣聽的演唱會幾乎都是含安可曲約莫兩個鐘頭的演唱會,也許是避免超時罰錢之類有的沒有的,但是說真的場場演唱會都有兩個演唱會並不太夠的感覺。雖然一方面我覺得看柚子的演唱會我能施出氣力的大約也就只有兩個鐘頭,但還是覺得有一點可惜。只要能再多一兩首歌曲,感覺還是不同。

這次是我第一次到ATT FUN BOX,也是第一次體驗這種以序號排隊入場的形式。不用七早八早去拼排隊對我來說是一大好事,但是總覺得從樓下到樓上跟其他客人共用扶梯的動線還是怪怪的。場地不差,地點也不壞,但是倒也沒有覺得有很好。尤其是那種幾乎是轉瞬被拉回現實的感覺我終究是不太中意。離舞台是不遠,我在後面也覺得應該比前面舒適,但是…大概很難跟我產生別的感情,也許還有別的機會看演唱會後會改變一些想法,但我想在一想起地點,只想到一堆人在排隊等著進餐廳的光景。

  以前我也曾有熱心的看柚子演唱會影像的時期,記得之前對於台灣演唱會延遲一小時以上開始之事有不滿時,想的也是柚子在東京巨蛋的演唱會能夠準時開始的事。這次演唱會第一日的進場一開始就延遲,所以也晚了二十分鐘左右開始,但是第二天就準時了。我不知道第一天是否場內有什麼未準備好的事,但的確會希望能再準時一些。

  以前佐田雅志曾經受邀去柚子的演唱會,對於粉絲全程站著或是激烈動作印象深刻,還說笑說若是他自己的演唱會是這樣的台下的觀眾會死(因為他演唱會的客層大致上較高齡),我這次其實也有看到柚子演唱會中有較高齡的觀眾照樣跟做各種動作,也還是挺佩服的。我是不會真的完全沒力,但是感覺到要全力而且集中也並非那麼容易,但的確也想去日本看看實際更多人的演唱會會是怎樣的模樣。只是購票也必然不簡單,這些年沒去除了時間湊不攏之外,能循一般管道購入的機會實在很小,也是原因之一。

  說真的我本來完全沒想過柚子演唱會這麼難買。只是到現場聽到這麼多日文,才意識到我並不是只跟台灣歌迷搶,還要跟日本歌迷搶的事實。有一些人顯然是住在台灣的日本人,但也有看到一些應該是專程來的。我在買票時真的沒有設想這個部份,但後來想想柚子在日本的票也並不好搶,能安排這樣的行程也是合理。我自己都會跑去日本聽演唱會,卻沒有設想日本人來台的可能性。不過既然日本人之中有那麼多人會買票,我希望未來他們可以考慮稍微大一點的場地,不然我還真的差點放棄了。

  我雖然也有買柚子的新專輯,也聽了一下,但說真的實在對新歌不熟,連中後期的作品我也記不太牢,這跟自己聽歌的熱心度多少有關,但還好這次並非以新專輯為主的演唱會(海外演唱會大概也很難走這種路線),我也比較安心一些。說起來自己最熟的終究是早期的歌,連在會場上反應頗大的卡通主題曲對我來說都是很後面的事(而且不熟),我甚至訝於「栄光の架け橋」已經十二年。總覺得在那之前柚子初次上紅白到這首歌曲,都不是很久遠的事。只是時間真的已經走了好遠好遠,我最關心柚子的時光已經過去。在演唱會之後我立刻下單買了一些柚子這幾年的演唱會實況(會場上其實有播幾十秒TOWA演唱會的片段,會想買跟那個部份也有一點關係),日後收到時再好好花精神重新面對柚子。

  我與柚子的兩人算是同一世代,即使是不同世界、受不同文化影響的人,但因為年齡的變化相同,總覺得對他們有一點點特殊的理解。這次首度親眼看到他們,給我的印象和過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一樣(比如說演唱會的點子或是帶氣氛等等都是悠ちゃん,厚ちゃん依然寡言),但是實際體感的那種氣氛終究不是在影像能得知的。悠ちゃん真的是那麼誠摯的;而即使離厚ちゃん較遠,我還是會特別注意到他的聲音。其實我並不確定悠ちゃん的聲音是否真的沒變,但是厚ちゃん真的就是那個讓我覺得不變的存在。悠ちゃん那麼認真的使用著硬記下來的中文,然後用心說的那一字一句。雖然也有聽到別的粉絲吐槽說他在別的地方也一定會說在當地開演唱會是夢想,不過我覺得本來就可以都是夢想啊。某方面來說就是因為跟他們同個世代,對於他們還有如此活力且還能那麼誠摯像少年般,也有種特別的感慨。

  演唱會前除了爆笑的台語體操(不曉得日文原來是怎樣的),也宣佈全程允許手機的照相。第一天時還引起一陣騷動,第二天就沒有什麼反應了。我想也是有相當比例的人跟我一樣是兩場都聽的吧。印象中日本的演唱會對於這方面都很嚴格,再加上第一日的騷動,我想這也是海外觀眾特有的福利吧。不過以我在台灣聽演唱會的印象是很難禁止觀眾拍照,這樣做也許也算避免不必要的糾紛吧。

  因為唱的歌曲實在不算太多,所以我最希望聽到的幾首歌並沒有登場(但某某首歌在開演前是有播放的),不過聽著熟悉與不熟悉的歌曲,看著每一首歌不同的動作或手勢(反正就是學那些會的人就是了,日本人好像很喜歡這樣),感受到某些變與不變,心中真的有好多好多情緒。雖然悠ちゃん說會再來而我不敢肯定(畢竟這種事變數比較多),但我真的希望能在演唱會場上與他們再會。


演唱會感想 | 留言:0 | 引用:0 |
<<「警視廳搜查一課長」第一集觀後感 | 主頁 | 未完的旅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