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愛上哥們」第十七集感想 黑道線收尾


本文已發表於ptt,有提及劇情
   坦白説我看完這一集之後最深的念頭其實是煙火工廠到清理門戶的整段戲是否必要。以鋪陳與結構來説,那整段確實不差,但是當從前面一路鋪過來的七年前的事件的情緒與鋪陳只能匆促處理,就會讓我開始覺得在時間已不夠多的後半添入那整套情節是否有點太浪費所餘的時數。我明白為了要收尾什麼狀況都是可能的,只是增添新的恩怨卻變成沒有時間細細處理原先有的設定,還是挺讓人遺憾的。

   在經歷過造船廠一役時強調的關於扛霸子的責任還有對翰昇扛不起的評價之後突然因為子楓改變想法而想把位置讓出去的安排讓我覺得也很糟。本來前面的鋪陳便是交待子楓不過問江湖中事,就算擺了一次排場,感覺起來扛霸子的位置也不是一定要處理掉的東西。而且翰昇已經因為意圖謀害子楓被逐出組織,加上那個時間點翰昇的老爸被認為幹下了組織不可能容許的罪,其他人怎麼可能容許被這樣的人帶領?我覺得翰昇跑來找麻煩是還蠻符合翰昇萬事怪子楓的做法,而子楓與翰昇之間也需要一次正面對峙,但是應該可以講別的情緒而非扛霸子問題,否則前面那些排場不就白演了嗎?如果沒有清理門戶的事件,而是因為父親不願接回去而允諾重新討論扛霸子事宜的話又是另一回事,可是這麼隨便想把位置讓給傷害過自己真要保護的人的兇手也真的很古怪。兩人間有些東西需要面對,但真正要解決的心結其實也不是位置本身。總覺得這場戲的確需要,可是應該可以寫得更好,而不是讓人覺得不明所以。

   關於七年前的事件也理應有更好的鋪陳方式,前面在那邊説動用各種手段來找尋線索或是懷疑不是意外而要查一查,結果卻完全仰賴新登場的袖釦也未免太鳥。倘若是讓他們查到翰昇有問題時他老爸就寧願出來揹的話意思也會不太一樣。當然這就是故事邊寫邊拍邊播的結果,原先對於七年前的事故的底可能也設定得不夠明確,才會有這種收尾很怪的狀況產生(青陽父母的事是第五集才提及)。老實說倘若是三人遇襲落水,三人都被撈起來而且失憶回不了家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但是反過來説翰昇對三人都動手並無法成為確知兩人已死的明證(翰昇也認為光柱肯定掛了)。我知道這不是偵探片,不需要交待殺害的細節,但是知曉是刻意造成的事件而非偶然的意外跟人是不是死了是兩回事。本來一開始看的時候我沒想那麼多,想的是青陽和哲瑞都要對明知不太可能的希望斷念,然後就發現青陽取得的資訊還不夠打破現狀。更別提警方要怎麼憑自白跟不夠有力的袖釦來辦案了。

   我這輩子所看過比這樣情境還糟的推理小說或推理劇也多得是,不會因為這樣就覺得看不下去,但是會遺憾理應鋪陳比較久的梗卻不如隨現隨破的梗來得好,時間的分配問題好像也一直沒有改善。我並不討厭黑道線,但是新加進故事的煙火工廠謀害加上清理門戶又沒有跟七年前的事件有效結合,結果各起自各自收,反而給七年前的事匆匆收尾感。理論上當萬豪出來坦時刑天才是心情最複雜的人物,青陽心必然是從向著父母的角度出發,但是刑天的話一邊是兄弟、一邊是摰友(?),還有情同父子的青陽、失而復得但又忘記一切的光柱…。就算要相信不是萬豪做的,最該出聲的也是他(比如說萬豪不可能販毒之類的),可是他的戲在關公廟卻是輕描淡寫,反而是花時間在和青陽的談話結果造成娜娜的誤會,實在是浪費了之前他出來管教小輩的氣魄而又只剩娜娜爸的功能而已,真的很可惜。真要讓青陽能選擇放下,刑天和青陽之間有某些情境的交待也會更合理些。我真的一直覺得刑天的設定超好用的但是為什麼都沒有好好用啊。

   因為只剩下一集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沒放多一些時間來安排女諾所面對的變化還是覺得很可惜。亞諾就是亞諾,公開真實性別之後不見得會變很多,但是她要改上女廁要拿掉束胸要跟周圍一些不知道與知道的人以新性別面對,應該有很多可以表現的部份,而非把焦點都放在訂終身上面。沒有留下足夠時間處理女諾讓我覺得最後幾集的時間分配還是有問題啊。
台劇 | 留言:2 | 引用:0 |
<<2014.09.21 出雲 | 主頁 | 內田康夫「佐用姬傳說殺人事件」讀後感>>

留言

我有點覺得從兩人共舞不小心的一吻開始,諾就開始慢慢變身了,到後期兩人告白交往後,諾的服裝、表情就轉換的比較柔和了,初期男生的那種剛強漸漸看不到,大概只出現毆翰昇那段。

假設最終回瞬間切換為女諾,求婚or婚禮之類很突然,有種啊變成女生像換衣服一樣,轉換為女生生活有很多可以發揮啊,戲裡相關的親友怎麼反應至少可演個一集吧^^
2016-02-20 Sat 17:01 | URL | mtya [ 編輯 ]
to myta:

其實從最後兩集各種照片流出時我就已經覺得不妙,果然編劇硬是把亞諾的女兒身問題留到最後。那時我就已經無法期待女諾部份了。我一直覺得比起結婚或訂婚,更重要的是亞諾如何面對自己人生重大的變化。即使我也覺得不可能真的驟變,因為人的個性已經定了,但是明明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描述。寧願七趕八趕的許終身而不願多著墨本來是戲最重要的部份,真的很可惜。本來捨棄了初始的設定時能有機會做深度描寫的是這個部份,但想必編劇根本寫不來吧。前面我真的蠻喜歡琵亞諾與杜子楓,所以會特別遺憾編劇在後面沒有仔細著墨他們是怎樣的人。子楓還前週的話今週崩,唉,只有算了。
2016-02-20 Sat 18:24 | URL | kksp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