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sp的碎碎念

一個人在途上 あの月の光に 恋を託した

夢破…之後

  最近看著林威助加盟中信的關連消息,心中總有著非常複雜的感觸。因為這是一個混雜了幾個我破碎的夢但卻又讓自身另一個夢因此變得鮮明的場面,至今仍不知該喜該悲、該抑鬱又還是該歡欣。也許走到這樣的場面已經是如今最好的狀況,但那麼多歲月以來的心情終究難以輕鬆收拾,所以至今仍感到複雜。

  記得成為林威助球迷是2007年的事,當時我所湧起而未言的夢想是希望看著他在日職風光的於球場上退休。其實日本職棒能那樣風光退休的比例很低,不但要有帳面上足夠的好成績、長年的好表現,還有一定的人氣,我也知道那個困難度,所以並沒有寫出來或說出口,但是當下就曾經幻想著自己如何辛苦的搶票,見證那樣的時刻。即使後來林威助的路途並不順遂,而我對過去的某些關鍵時刻甚或是自己努力買週邊是否正確也一直頗為介懷。當林威助被阪神戰力外之時,我心中還抱持著薄薄的期待,希望他在別的日職球隊有一些機會(即使明知年齡與近期的成績並不是那麼容易),所以真正感受到那曾有的夢完全破滅,便是得知他參與中職選秀的新聞。

  考慮到林威助的狀況,或許加入中職是最好的選擇,畢竟比起日本獨立球團,也會覺得中職還是好一些,而對他母親來說,兒子能在身邊是最好的。只是對於在那時那刻就沒能再走進中職比賽現場的我來說,終究是一個不甚期望的選項。這是自身感情的問題,即便多少覺得「或許此次會有不同」,可是望著那一再反復的暗黑光景,還是無法真正放寬心。而這兩年看著陽岱鋼,也會覺得那才是我對於林威助在日職的某些期待(在日職風光、在台灣又因國際賽成名),走到此時此刻的場面,心中終歸有些寂寥之感。

  而我從多年前便看著而一直以為會一直在那裡的球隊結束,也是一個失去了夢。即使自己不再走進球場、大部份的時候也不會看任何轉播,可是總覺得它會一直在那裡。那或許是對自身曾經青春而有的緬懷,也或許就是香港人會說的情義結,那一個失卻的情緒卻始終存在。雖然看起來好像一樣,但對我來說是改穿黃色球衣的中信鯨,而非是原來的黃衫軍,即使喜歡的球員仍在那裡。
  
  那樣的心情其實頗為矛盾。某一部份的自己已經釋懷而且接受,但是卻又還有一部份的自己在掙扎著。面對眼前的這個球隊,有點像同時有著「自己人」跟「陌生人」的兩種認知,但卻又無法加起來除以二而變成「認識但不熟的人」或是「如今形同陌路的自己人」。關於那曾有的歲月,說要放下倒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畢竟那終究是自己某部份的過去。

  心中對於林威助曾有的想望、還有對失去一個球團的難理情緒,在今年又糾結在一起。明知倘若其中一個夢沒有破滅,那麼這樣的場面並不會出現,而走到這一步或許還是我最能接受的現實,可是依然有積壓在心口的什麼,無法真正坦然面對。即使這樣的變化可能會讓我五年前曾在球場望見的那個夢成為更常見的光景。

  也許我該感謝自己失去的夢以某種方式圓了自身曾有的另一個夢,走到這一步對我來說也許也是一種幸運。只是這些歲月之中所有的感情倒也不是自己以為淡去就淡去,依然在那裡翻攪,尋不到出口。當年之後沒再走入中職比賽現場的我或許也還是不會再走進球場,而日後看新聞或是影像時或許也會一直糾結下去,無法坦然面對,但是不管自己的心境如何複雜,還是希望這一切帶來的會是好的結果,那麼放下心中遺憾的日子也會比較快來到吧。
台灣棒球 | 留言:0 | 引用:0 |
<<星新一「声の網」讀後感 | 主頁 | 影武者>>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